中共GDP游戏的代价
 
2010-8-4
 
【人民报消息】作者李剑芒日前在博客发表文章《GDP游戏的代价》说,外国的经济专家们往往被中国不断增长的GDP搞得摸不着头脑。中国怎么会持续保持这么高的GDP增长呢?一位伦敦的专家捅破了这个游戏的精髓;他说:我们的经济计划是围绕着社会进行的,我们总是建立一个需要达到的社会目标,一切计划都是试图达到那个大家认为对社会有好处的目标。GDP只是一个侧面衡量的一个工具,但不是目的。GDP的高低本事不说明任何问题,是否达到了那个社会目标才是问题的关键。他转过来说中国的GDP:他们的社会目的就是GDP,他们是围绕GDP进行经济计划的,每年GDP增加多少,怎么增加都是计划的范畴。中国是为了GDP而GDP!达到目标GDP就是整个计划的目的。

文章道,这就是说,当局认为社会的一切都包含在GDP里面,计划好了GDP就解决了一切社会问题。这就造成了外面的专家们无法理解的奇怪行为!即巨大的,没有效率的投资行为。GDP作为衡量经济活跃撑的的标志之一,这没有什么可否定的。投资在GDP中占有比例也没有什么可质疑的,但这个投资是假设投资者投出去的是自己的钱。这是什么意思呢?我如果去投资,我如果不知道这个投资将来的效果如何,那么我是一个赌徒!我如果明知道这投资根本收不回成本,那么我是一个败家的二傻子!可中共当局在很多场合连赌徒都不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二傻子行为!为什么呢?非常简单!那投资的钱不是他们自己的钱,丢了不心疼!

根据Bloomburg信息,中国去年各大银行向地方政府疯狂放贷7.7万亿,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工程。现在看到了后果了;这7.7万亿的23%可能无法收回了!而有能力靠自身项目偿还银行的工程只占全部工程的27%。这东西可真慎人啊!这篇文章特别谈到了农行的问题。

农行为什么要上市?因为它的本金不够了。按照国家巴塞尔协议,你放出100万的贷款,你自己必须有起码4万元的本金来消化可能造成的坏债。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你放出去的100万不是你自己的钱,那是银行存款人的钱。如果一部份贷款变成坏债,你必须用你自己的本金冲掉那坏债,你不可以用存款人的钱去冲掉你造成的坏债。农行去年一家伙放出去9.5万亿(我是从文章中1.4万亿美元转换来的)。4%的9.5万亿是多少?是3800亿人民币!文章说他们搞到了535 亿美元,我换算了一下大概是3600亿人民币。没错了,这确实是为了补偿本金严重不足而上市。

但这个巴塞尔协议中关于4%的本金安全限制是对正常商业银行来说的啊!一个正常商业银行,坏债率达到5%就要命了,谁会想到23%的坏债率啊!如果这么高的坏债率,那4%的本金安全要求就应该是 20%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农行放出去9.5万亿,其中一部份是地方政府贷款,另外是企业贷款,由于中国主要经济支柱是房地产,可以想像企业贷款的重要部份是房地产相关的企业。这些企业的潜在坏债风险不低于地方政府。也就是说9.5万亿的23%将可能变成坏债。9.5万亿的23%是多少啊?是2.2万人民币!也就是说农行的2.2万亿的本金将被冲掉,而农行上市只拿到0.36万亿!读者看看,这个本金的窟窿捅的有多大!农行需要6次这种规模的上市圈钱才能安全度过这个2009年的疯狂放贷造成的难关!

这只是农行的问题,中国所有银行面临同样的问题。我没有各个银行的准确数字,我把农行对本金需求的数字放大5倍(原因是考虑到农行不是中国最大的银行)。也就是说中国各个银行由于2009年的疯狂放贷捅出来的本金窟窿大概在10万亿左右,吼!吼!吼!中国的财政收入是多少啊?去年是8万亿,对不对!把中国全年的全部财政收入塞进银行还不够补充银行的坏债损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指望当局补充银行是不可能了,银行只剩下一条路;在近一两年内将不停地从股市抽血。对于那些长期投资股市的人们,银行将成为一群吸血鬼,他们将不停地吸血。这意味着什么,自己琢磨吧!注意抽血不一定非得是发行新股票,银行现在正忙乎的包装出售债务也是一种抽血行动。

这一切来自中共当局不是在玩儿经济,他们没有把经济当做一个为人服务的服务项目,他们只是在玩一个叫GDP的数字游戏!为了玩好这个数字游戏,他们发明了一大堆违背经济规律的玩法。不但把GDP游戏玩儿成了一个与公民消费能力无关的游戏,而且他们为了这个游戏不惜伤害真正经济游戏的心脏;银行!下面我们就只好等着心脏病发作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