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東血案之七大冷幽默(多圖)
 
慕透
 
2010-8-27
 
【人民報消息】一個身穿警服的年輕人橫躺在馬路中間,上身浸透了鮮血,不省人事,行兇的男子手持尖刀,站在離他五、六米遠的一箱酒旁邊,輕鬆地向人群揮手致意。三輛警車停在周圍,公安、武警、狙擊手、便衣將兇手團團圍住。周圍是人山人海的圍觀百姓。

這就是發生在遼寧丹東檔案局門口、一時間傳遍網路的一幕,一交警被一市民當街刺成重傷。事件最終以交警死亡,兇手被制伏而告終。

查遍大陸主流媒體,我們只能看到少數幾個媒體低調地用一小段話描述當時的情景:據丹東警方證實,丹東市公安局指揮中心中午12時12分接到報警:在丹東市振興區興七路一男子對民警持刀行兇。警方到達現場後發現,一民警身中數刀倒在馬路中央,犯罪嫌疑人手持兩把尖刀,與警方對峙。民警鳴槍警告無效後,開槍將其擊倒制服後送往醫院救治。被刺民警當場身亡。




被刺交警當場死亡。(網路圖片)

乍看上去,這不是一條警方英勇伏兇的新聞嗎?應該大報特報啊!7月5日揭陽殺交警案不就是各大主流媒體追蹤報導、大書特書警方如何機智擒兇徒嗎?為什麼這一案件卻如此低調呢?

看事情就怕看真相、看細節。仔細解讀一下,我們發現,悲劇後面處處透著某種讓人哭笑不得的冷幽默。“惡性”事態當前不能全方位報導,只能被中宣部定調,大陸媒體只好避重就輕、輕描淡寫,把一樁史上如此另類的當街殺警案一筆帶過,讓大陸民眾悲憫之余,只有私下傳遞民間目擊版本。

冷幽之一:痛快丟命

2010年7月31日中午,王才軍騎摩托車闖紅燈,交警駕車追趕,追上王才軍後,下車踢了王才軍一腳和給了兩耳光,王才軍怒極生惡,從摩托車後備箱裏拿出一把刀,又從超市水果攤拿了一把刀,最後導致這場悲劇。

每個人都明白,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王才軍闖了紅燈,交警執法,符合邏輯,是全世界每天無數次發生著的小事,絕不至引發如此極端事件。中國交警對事主動粗,當街踢人打耳光,是這起兇殺案的導火索,我們只能無語。對於大陸警察來講,也許打人早已形成習慣,死去的交警可能無論如何想不到,痛快了自己的手和腳,換來的是再也沒機會痛快。

警察打人,畢竟擺不到桌面上,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對這起兇殺案的報導要特別低調,而且政府也擔心某些人的超強想像力和模仿力。




現場圍觀者群情激憤,對警察表示不滿。(網路圖片)

冷幽之二:刀切脖子

據目擊者描述,開始時兇手抓住交警連捅二十多刀,刀刀凶狠,交警舉起雙手向兇手求饒,但兇手並沒有心軟,反而抓住交警脖領開始用刀割脖子。交警倒地後,兇手又蹲下,用右手的刀子一刀一刀切交警的脖子。

雖然沒在現場,可看到“像切肉一樣切交警的脖子”這樣的描述,心裏真不是滋味,兇手刀下似乎已經不是人脖子,而是肉了。兇手過度的復仇心態,難道僅為了這一腳兩耳光嗎?一位姓張的大陸人士這樣解讀,中共極權社會呀,已經令人變的太壓抑了,一旦爆發,就有說不出的……。這樣的說法也許代表了一批圍觀者。

冷幽之三:武裝圍觀

交警被捅倒後,大概10分鐘,來了一輛邊防武警車,下來兩人,但並沒敢上前制服兇手,只是在圍觀,疏散人群,大概又過了10分鐘,又來了幾輛警車,約有10多名警察,可仍然在四周圍觀。

大概20分鐘後,狙擊手來到現場待命,雙方又對峙了10多分鐘,一名警察隔著路邊的一輛警車用槍瞄準兇手,開了三槍示警,但兇手並沒有舉手投降,反而不時朝警察扔酒瓶示威。

一個又一個10分鐘過去了,交警仍然躺在馬路中央等死,武警來了,圍觀;警察來了,圍觀;狙擊手來了,待命;保安、便衣來了一堆,手拿鐵鍁還是待命。待誰的命呢,不知道,不會是等胡主席下命令吧?多麼諷刺的一幕。

沒人去制伏兇手,沒人去施救垂死的交警,這種情況甚至可能連兇手自己都沒料到。這些平時對待普通民眾如狼似虎的警察,碰上了真正的“硬茬”竟如此束手無措。如果死去的交警能活過來,相信他的第一個舉動就是:脫下警服。

冷幽之四:群眾叫好




兇手在現場表現輕鬆向人群揮手。(網路圖片)

警察、二警們一批批到達,不動手抓王才軍,卻增加了四周的圍觀厚度,又一個不合邏輯的事態,大出兇手預料。故事沒按他理解的方式繼續,他無聊了,又沒別的可幹,就走進路邊超市拿了瓶新特貢酒,喝完又回超市拿了一瓶,最後搬出一箱。藉著酒力,他不斷挑釁,向警察扔酒瓶,並拿酒瓶砸警車,三輛警車擋風玻璃全部被砸碎。兇手還把一輛警車油箱蓋打開,試圖點燃,但最終沒這麼幹,是不是不想傷到周圍無辜人也無從知曉。

目擊者說,兇手在圈裏砸警車,圍觀群眾卻在外叫好,起哄!

警察原本是人民群眾的保護者,應該受到擁戴才合邏輯,然而在兇手砸警車的時候,圍觀的群眾卻在喝采,這不能不說是另一個幽默。

我們不由得想起各地警察掩護房地產商強拆民房時,民眾針對警察的大規模抗暴,早到楊佳刺警,晚到本事件之後的四川內江威遠數千百姓掀翻警車、打傷公安局長,再聯想這一片叫好聲就看到民心所向了。可以說,當今中國社會,早已使警察成為中共的暴虐幫兇,警民衝突已經白熱化,已是中共再塗脂抹粉也和諧不了的了。

冷幽之五:補刀慘死

在警察與兇手對峙時,一名被懷疑是兇手哥哥的中年男子上前試圖對倒地交警施救。

他走到倒地的交警身邊蹲下摸了摸交警的脈搏,然後對著警察大喊:“你們在那幹什麼,打120啊,還有脈搏。”好不容易有人出手,警察該就坡下驢、跟著行動了吧?沒有。這一聲喊卻激怒了兇手:“沒死?他必須得死!”然後走過去又補了致死的2刀。這位中年男子也被嚇跑了。

不知我們應該強烈譴責大批圍觀警察的無能與漠然呢,還是應該怪那位中年人莽撞。不過最起碼證明了一點,倒地的交警當時還沒死。

苦苦支撐近一個小時的瀕死交警在眾多“戰友”的圍觀中被補兩刀而死,若被世界各國警察知道,估計會笑掉每個警察的下巴,而且一定會質疑這事是不是真的。所以此事要嚴控,按上邊說的報導,不得有誤。難怪有線民在《大紀元》的相關新聞後評論說:“這是一場導演的戲。”

冷幽之六:背後開槍

在交警被補兩刀後,一警察在此時終於向兇手開了一槍,但竟是啞火,只好又接連開槍,一槍打中兇手肚子,兇手捂肚痛苦轉身,警察朝其背後又開兩槍,隨後數人手持鐵鍬上前對倒地的兇手猛拍。兇手隨後被趕來的120急救車拉去急救,而交警據稱已經死亡。

就算警察開槍晚了,但為制服兇手,也算行,讓人不解的是,兇手中槍後,已經抱著肚子失去反抗能力,警察幹嘛又朝其背後連開兩槍呢?是英勇還是怯懦呢?大概想,乾脆打死丫算了!要不是兇手倒地,“英勇”的大部隊手持鐵鍬群起而拍之,這射手可能真摟不住火,興許一口氣打完一匣子彈。讀者可能都會問一句,這一幕一小時前演,交警不是還能活嗎!兇手是兇手,拿自己兄弟命不當回事,警察是警察嗎?

冷幽之七:誤傷百姓

未經證實的消息稱,現場一名群眾被槍誤傷。證實的目擊者還說,現場群情激奮,罵警察太熊包(指窩囊)了,就會欺負老百姓。

號稱保護群眾的警方出動大批警力抓一個兇手,還有群眾被開槍誤傷,真讓人啼笑皆非。一未透露姓名的網友說,狙擊手都沒動,你瞎開什麼槍?在這樣短距離內,用手槍開槍本身就是無視周圍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如果誤傷百姓的事是真的話,那真的證明了這位網友的觀點。◇

轉自《新紀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