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后的荒唐言论
 
郑义
 
2010-7-3
 
【人民报消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先生介绍了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的结果。然后表示,根据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来看,人均GDP为8千美元的时候,污染达到峰值、之后开始下降。由于中国走的是不同于发达国家走过的经济发展之路,所以中国污染有可能在人均GDP为3千美元的时候,将出现峰值、之后开始下降。

我认为张力军先生位高权重、是个文化人,不应该发表这样荒唐的言论。据官方消息,2008年中国人均GDP已突破3千美元。按张力军先生的意思,这也就是意味着我国环境污染状况已经达到了峰值;换句话说,就是即将出现拐点,环境状况将获得明显的改善。

对这种的说法,我有两点评论。第一,不符合事实。中国环境恶化的趋势至今没有减缓,哪里会出现转折?第二,不符合历史。发达国家并不是赚足了钱之后才开始治理环境,不存在一个人均 GDP八千美元之后环境才开始好转的所谓规律。这是一个抄来抄去、以讹传讹的诡命题。

让我们来看看历史事实。泰晤士河污染及其治理,一直是环保界密切关注的经典案例。工业革命之前,泰晤士河河水清澈、水中鱼虾成群。随着人口急增、工业兴起,大量废水和污水流入,终于使泰晤士河变成了伦敦的一条臭水沟。

但是呢,泰晤士河治理并不是从人均GDP八千美元之后才启动的。当污染后果引起了社会的普遍的关注之后,英国就开始了治理。从 1858年开始,英国历届政府制定了许多治理泰晤士河污染的措施。

那个时候,连人均GDP这个概念还不存在,而且当时的英国人离生活富裕还差得很远。第一件事是修建了三条与泰晤士河平行的大型地下水道,1874年全面投入使用。这套系统把污染转移到了泰晤士河河口。紧接着又在排污口投放了石灰和铁盐,用来沉淀污染物。接下来又修建了几百座污水处理厂。

但是这些初步治理见效不大。随着工业和人口的急剧增加,20世纪中期泰晤士河干脆变成了一条鱼虾绝迹的死河。从这个时候开始,英国人开始使用法律和经济手段,政府通过立法对污水排放进行严格的管理。1963年又颁布了《水资源法》,并依法成立河流管理局,实施许可证制度。十年后的1973年又颁布了新的《水资源法》,逐步形成了一体化流域管理的模式。

简略地说,从英国政府开始使用法律和经济手段之后,泰晤士河治理大见成效。短短二十几年,泰晤士河恢复清澈,115种鱼和350中无脊椎动物回归。泰晤士河成为欧洲最洁净的城市水道之一。

时至今日,泰晤士河防治污染没有停顿。英国政府又开始了一项耗资20亿英镑的治理工程,计划在2020年前在伦敦地下80米深处,修建一条长达32公里的污水隧道,进一步改善泰晤士河的水质。

从以上时间长达150年的泰晤士河污染和治理的过程中,我们实在找不出污染、治理、峰值和人均GDP之间的关系。发达国家治污的过程是一个逐步加深的认识过程,是一个寻找有力手段的探索过程。并不是我们某些不良文人所宣称那样是先污染、后治理,就是明知污染后果、还昧着良心硬干,等到挣足了银子,才开始治理。

所以我早就说,发达国家的污染是知识型污染,是不知道利害,等明白了、下了决心,很快就会见成效。而我们中国则是制度性污染,出了癌症村、癌症河,再厉害你也制不住,这就更腐败无法遏制一样,是制度性的。官商勾结,从国土和生态的破坏、污染中,窃取了天大的好处,让他们自我监督、自我改善、自我罚款、判刑,岂不是与虎谋皮、异想天开吗?

──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