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有感
 
鄭清源
 
2010-7-27
 
【人民報消息】聽聞中共今年要在全球建立500所孔子學院,有感如下: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並闡釋說:“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中共在海外建孔子學院甚至達500所,說明一點,中共已經給孔子正了名、平了反,因為孔子在文革時是被批判成“開歷史倒車的復辟狂”。那麼,我們要問一下,從來沒有向中國人承認過自己過錯的中共什麼時候給孔子平的反,因為平反還多少意味著一點認錯,哪怕這一小點的認錯是違心的,我們仍不免要問,中共,你什麼時候給孔子平的反?或曰什麼時候在孔老夫子面前認的錯?儒家有經典名言: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我們知道中共是不會認錯的,在孔子問題上,中共也不會認錯。中共的想法是蒙混過去得了,反正現在已經高調宣揚孔子了嘛,沒見投巨資拍攝的《孔子》電影在四處放映了嗎?飾演孔子的還是個著名的以扮演黑老大而著稱的武打演員。我告訴大家中共不敢在孔子面前認錯的一個原因,要是中共一認錯,就說明以前將孔子批判成“開歷史倒車的復辟狂”的定性是錯誤的,那麼孔子要不是一個開歷史倒車的復辟狂的話,你把人家定義為開歷史倒車的復辟狂,這一平反,或曰這一認錯,正說明你中共是開歷史倒車的最佳車手。如果從對孔子的最初批判開始算起的話,那可不是只有一個文革時期,中共在建政之初就把儒家倡導的“天地君親師”的牌位給砸了,就是倒今天都沒有立起來,你說這一歷史倒車開了多久?

針對孔子的這一歷史公案,中共恐怕永遠都無法說清的。那麼我們要問一下,中共在海外建立的孔子學院都開些什麼課程?我們不妨拿我們漢語言專業的大學學生與之對比一下,可能看得更清楚。要是在孔子學院裏學的真是儒家學說的話,培養出來的學生絕對和中國的漢語言專業畢業的學生交流不到一起。要知道,中國的學生即使是大學本科畢業,哪怕是專學漢語言專業的,課堂上也沒有系統地傳授孔子學說的課程。我們中國都不學孔子的東西了,海外的孔子學院能學到?真不可思議。

那麼孔子學院不學孔子的東西,你打孔子的招牌幹什麼?孔子還說:“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茍而已矣。”這意思是說,君子做事情一定要有一個名分,這名分還必須能夠說得明白,說出來還必定能夠行得通。君子對於自己的言行,是從不馬虎對待的。那麼,中共建孔子學院取孔子的名字又不傳授孔子的東西,自己都說不明白,你這是君子所為嗎?那麼不是君子就只能是小人了。

當然了,在海外建立孔子學院也不過就是想推廣漢語,目的也就是一個宣傳自己,掛個好牌子也不過就是掛羊頭賣鼠肉嗎?作為一個初學者,能學什麼?當然這不會像文革時那樣,小孩子一入校門就先學習“毛主席萬歲”。那麼會學什麼?可能會像現在的孩子在幼兒園學的東西,要學一些“人、口、手、足、風、雪、雷、電”等字詞,保不准還讓背背千字文或百家姓之類的東西。但是有一些東西是必定要傳授給學生們的,像“為人民服務”、“學習雷鋒好榜樣”這些玩意兒。學“為人民服務”有錯嗎?可是“為人民服務”是誰提的?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下提的?那個為人民而死的所謂烈士是幹什麼的?當然這不會如實的告訴你了,你就知道“為人民服務”就得了。至於學雷鋒,只要你學你就不可能不受中共黨文化的影響:雷鋒的出身如何?他母親是怎麼死的?他是怎麼在新社會過上幸福生活的?他經常學習的是誰的著作?他高尚行為的動力是什麼?誰提出的“向雷鋒同志學習”?等等等等。

當然,這些只能是初級班的教程,高級的要是不教你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以及和諧社會之類的東西,那就不是中共投資辦的學校!

日前,加拿大情報部門指加拿大的孔子學院配合了中共對西方國家的滲透,加拿大情報局局長法登明確指出,孔子學院受制於中國政府。中國問題專家認為,孔子學院確實是中共對外擴張軟實力的工具。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孔子學院院長李彥立即反駁說,法登言論的背後是中國威脅論的陰影,這是因為一些害怕中國崛起的人,在別有用心地造謠。李彥認為,法登對孔子學院顯然一無所知,其言論是道聽途說的結果。她介紹說,滑鐵盧的孔子學院是經滑鐵盧大學校長與南京大學校長雙方協定之後成立的,並沒有任何第三方的參與。但是李彥也承認,在孔子學院的運作上,中國政府會給一定的啟動資金;同時,還派來一位中方的代表,負責部份日常管理和教學工作。

那麼我們請問李彥女士,你這個孔子學院在不在中共在全球籌辦的500所孔子學院之一?中國政府憑什麼要給你這個孔子學院資助?你所說的這個第三方顯然就是指中共了,可是與你協助辦學的對方,也即南京大學校長,他代表不代表中共?別忘了,他與你的合作,在做出之前和事後都要向中共匯報的,沒有中共的允諾他敢與你協助?你這個孔子學院的教材會與其它孔子學院的教材有多大的不一樣?那個被派來的中方代表能負責日常管理和教學工作,還說別人對你的指控是在散布什麼所謂中共威脅論,實際上,你已經站在中共一方了。如果說孔子學院學的都是這些中共黨文化的東西,那豈是一個“威脅”所能表述的,那純粹是毒害,是想以這種方式變異海外想學習漢語人士的思想,從而做出對中共的惡行默認或縱容的選擇。

和中共協助辦學,你怎麼不取“中共文化學院”?事實上,中共的意識形態與孔子思想及道德倫理完全背道而馳。正是基於這一點,也就是害怕外國人對中共的排斥,所以才選擇用孔子的招牌來兜售其黨文化的私貨,這也就是中共掛孔子學院招牌的真正用意。在中共辦的學校裏想不教不學中共的東西,做夢去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