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全球配合信息封锁 谷歌忍无可忍(多图)
 
王静雯
 
2010-4-3
 
【人民报消息】据谷歌内部人员透露,“谷歌为进入中国市场,曾召开过了好几次全体员工大会,但内部分歧一直很大。”最让谷歌受不了的是,中共曾多次要求谷歌总部也像微软的Bing搜索引擎那样过滤信息。“这其实是用谷歌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做胁迫,类似用人质的方式要挟谷歌在全球范围配合中共的信息封锁。这毫无疑问是触及到谷歌的最底线了,谷歌连进入大陆的自我安慰的藉口都不存在了。”────



三月二十三日搜索引擎巨头谷歌停止对其在中国的搜索服务器进行审查,并将谷歌中国转到香港新址。据透露,中共进行的网路审查、封锁及骇客攻击,影响和限制了谷歌高端技术的发展和安全,致使Google忍痛退出中国。

谷歌中国发出声明已停止在Google.cn搜索服务上的自我审查,将这项服务改至香港域名,希望北京政府尊重谷歌的决定。谷歌驻东京发言人鲍尔(Jessica Powell)在声明中指出,该公司仍为中国部分合作伙伴提供经审查的搜寻服务。

声明指出,做出在Google.cn上停止审查搜索结果的承诺是十分艰难的过程。北京政府已十分明确地表示,自我审查是一个不可谈判的法律要求。为此,谷歌相信,可行方案是在Google.com.hk上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完全符合法律要求,同时也有助于提高中国大陆用户对信息的访问。谷歌希望北京政府尊重这项决定。

Google已停止在Google.cn搜索服务上的自我审查,包括Google Search(网页搜索)、Google News(资讯搜索)和Google Images(图片搜索)。访问(上网浏览)Google.cn的用户从现在开始将被指向Google.com.hk,在这个域名上,将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这些为中国大陆用户设计的服务将透过在香港的服务器实现。

声明说,今年一月十二日,Google及另外二十余家美国公司受到来自中国复杂的网路攻击。在对这些攻击进行深入调查过程中,几十个与中国有关的人权人士的Gmail帐号定期受到第三方的侵入,大部分侵入是透过安装在他们电脑上的钓鱼软体或恶意软体进行。

这些攻击及所暴露的网路审查问题,加上去年以来中国进一步限制网路言论自由,包括对 Facebook、Twitter、YouTube、Google Docs和Blogger等网站的持续屏蔽,“使我们做出结论:我们不能继续在Google.cn搜索结果上进行自我审查。”

自二零零六年打入中国市场,谷歌一直配合中共网路审查,如今为何要撤离?各方都在猜测。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共政府因政治目的进行的网路审查、封锁及骇客攻击,影响和限制了谷歌高端技术的发展和安全,可能是谷歌忍痛退出中国的原因。

谷歌创始人之一布林的表白

谷歌创始人之一的布林在接受主流媒体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在中国经商所必须做出的妥协,越来越让他回忆起自己母国苏联的专制统治给他家人带来的灾难,在无法找到“给中国人提供信息服务”与“满足中国政府要求”之间的平衡点后,谷歌终于在三月二十三日正式宣布停止对检索结果的屏蔽。




三月二十三日中国网民在北京谷歌总部前献花,声援谷歌停止自我审查。

据易观国际统计,谷歌在离开大陆前生意一直处于上升阶段,其在大陆搜索市场的份额已从二零零六年初成立时的13%上升到36%,而百度降为了58%。

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仿效谷歌也部分撤离中国的全球最大的域名注册公司之一Go Daddy公司副总裁琼斯也证实说:“中国主要利用互联网监视和控制本国公民的合法活动,而不是处罚那些在互联网上从事犯罪活动的人。由于中国政府要求我们提供用户带照片的身份证明,为了保护用户的个人安全,公司决定不再提供新的.CN中文域名,但会继续管理现有的上万中国用户网路。”




三月二十四日美国国会听证会,针对谷歌在中国的网路自由及人权与贸易的议题进行公开讨论。图左为仿效谷歌部分撤离中国的全球最大域名注册公司之一Go Daddy公司副总裁琼斯。

新闻审查 谷歌无法摆脱的桎梏

据Google发展部总裁大卫.多姆德回忆,“我们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在中国推出了Google.cn,因为我们相信为中国人拓展信息获取、加大互联网开放的裨益,超过了我们因在网路审查上做出让步而带来的不悦。当时我们明确表示,我们将在中国仔细监控搜索结果,并在服务中遵循(中共)的新法律法规等。”

这里谷歌把接受中共的新闻封锁披上了“维护中国法律”的外衣,然而令谷歌苦恼的是,中共的审查却是“无处不在、步步为营、深不可测”的。尽管谷歌从没公布中共强制给他们的“过滤关键词”,但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下属的网络局在处理谷歌撤离事件所使用的屏蔽手法中,中共审查制度的黑暗可见一斑。

据法国广播电台报导,三月二十三日,国新办网络局指示大陆各大网站,对于谷歌退出中国, “各新闻环节只能采用中央重点媒体(网站)的稿件,其他稿源一律不采用;转载不得修改标题;不设立专题,不设置讨论议题,不展开调查;有关此事的专家学者访谈等节目必须事先报批;信息评论员(俗称五毛党)要做好舆论导向工作,管理好新闻跟帖,不符合要求者一律删除;等等……”于是随便在大陆某门户网站上找一则谷歌新闻,民众回覆了一万零三百八十五条跟帖,而显示出来的只有不足一百条全是反对谷歌的言论。

若不依命 谷歌ICP年检将“不合格”

在大陆网站上经常有这样的笑话发生。据大陆媒体报导,在北京某大学的博士招生简章中,在“报考条件”第一条中,出现了“拥护中国敏感词过滤的领导”,原来为了省事不犯错,这个网站把“共产党”设置成了“敏感词过滤”,一旦出现“共产党”三个字,网站就自动显示出“敏感词过滤”的字样。同样的问题发生在谷歌上。

当大陆用户用敏感词查询时,谷歌显示结果与大陆本土搜索引擎百度相差不大,都只有官方认可的信息,不同之处在于:谷歌在被屏蔽的检索结果下面有行小字提示说,根据当地法律,某些内容无法显示。在某些检索结果中,虽然大陆读者点进去只能看到“此页面无法正常显示”的屏蔽信号,但从谷歌快照的前几行字中,人们也能猜出一点意思。

据知情人透露,当官方对谷歌提出限制某些搜索结果的输出时,主管机构并不会出具正式的法律文书,列明该行为依据的法律条款及异议途径,很多时候都只是电话口头通知。假如谷歌不依命行事,将被以“ICP年检不合格”等莫须有的理由取消其继续经营的资格,虽然相关法律并无此规定。

ICP 牌照全称为“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是中共为控制互联网而设立的营业许可证。如今无论是出卖师涛、向中共卑躬屈膝的雅虎,还是挂牌贱卖Windows
XP的微软,国际企业都没有为他们的互联网在中国拿下ICP牌照。目前雅虎用的是3721的牌照,微软的MSN为了在中国生存,不得不把其一半的股份让给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而Google则靠关系,用上了“赶集”网的牌照。

矽谷专家:审查动摇谷歌技术根基

至于中共强迫谷歌主要屏蔽了哪些内容,为什么谷歌不想再屏蔽这些真相,这是谷歌事件的核心,是整个事态的最关键点。

据美国矽谷网路搜索专家李戈介绍,谷歌搜索技术的基础理论并不复杂,一个受欢迎的文章(或网站、主题等)在互联网上就会受到转载,如果能把整个互联网上对这篇文章被转载的次数统计出来,就可以得到其排名。这个排名就能在信息爆炸时代的今天,让人们用最少努力、最快速度,找到最相关最权威的信息。

他说,谷歌一再强调,要保证搜索结果的公正,就必须全部采用机器运作,加入任何的人为价值判断,都会使搜索结果不公正。也许谷歌创业者深知检索信息行业背后深重的社会责任,于是谷歌安身立命的根本信条就是“不作恶”,因为搜索不像汽车等有形产品,用户可以看到、感受到,从而按各自喜好选择不同的品牌,而搜索只有一个按键操作,搜索结果是否具有公正性,就决定了公司生存与灭亡的关键。信息产业就跟金融银行业一样,靠的全是信誉,一旦丧失信誉,就会导致用户的彻底流失。

谷歌内部一直反对信息过滤

据知情人透露,谷歌在四年前进入中国市场时就非常矛盾,因为“中共的信息过滤实质上不但要谷歌搜索加入大量的人为因素,还要按照一个共产极权政权的价值取向来影响搜索结果,这是谷歌绝对无法接受的。……然而谷歌又是个上市公司,不是一两个人的公司。当时华尔街形成一种气氛,就是中国是个大市场,不论日后能否赚钱,只有进入了才有前景。”

于是在华尔街资本市场的压力下,谷歌进入了中国市场。截至二零零九年末,谷歌在中国网路搜索市场约占用户流量的20%,营收的35%,在谷歌全球两百三十亿的收入中,中国谷歌的三亿收入只占了不到2%。

据谷歌内部人员透露,“谷歌为进入中国市场,曾召开过了好几次全体员工大会,但内部分歧一直很大。”最让谷歌受不了的是,中共曾多次要求谷歌总部也像微软的Bing搜索引擎那样过滤信息。“这其实是用谷歌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做胁迫,类似用人质的方式要挟谷歌在全球范围配合中共的信息封锁。这毫无疑问是触及到谷歌的最底线了,谷歌连进入大陆的自我安慰的藉口都不存在了。”

(第166期《新纪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