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生競爭“掏糞工”說起(圖)
 
風火哪咤
 
2010-3-22
 
【人民報消息】最近,濟南有391名大學生競爭5個名額的掏糞工,最終有3男2女被選中,其中4名是本科生,1名是大專生,所學專業有土木工程、法學、信息與計算機科學、工商管理及會計專業,現在他們已“光榮”上崗。實際在2008年,廣東一環衛公司就曾要以年薪10萬招生1名研究生做掏糞工,可見其公司對自己的行業極為“重視”。為此,山東電視臺還專門開展了“大學生當掏糞工”的現場辯論,並且組織了發信息投票活動,自然反對者還是占絕大多數。



今年23歲,材嬌小的張婷是5名大學生掏糞工中2女性之一。
圖為張婷在吃力地挑糞。。

真個讓人不明白,當今中國大陸,一個掏糞工到底需要多少知識與技術,難道十幾年學校的培養、家庭的付出只是為了培養一個掏糞工嗎?難道當掏糞工他們會比那下崗工人或打工農民幹得更好嗎?難道掏糞工現在都是機械化與

現代化,需要有知識者操作嗎?稍有頭腦的人都會清楚問題的答案的。

這是當今中國社會與中國教育的一大悲劇,也是教育資源的莫大浪費。

十幾年寒窗苦讀,社會家庭花錢無數,畢業竟然去當掏糞工,還要數百人競爭上崗,真令人傷心難過。而在調查中約有70%的人更是大呼教育之悲哀,有的建議國家直接開辦掏糞工技校,這樣更專業,於國於民也節約成本。

有的網民感嘆道:“天天講民生,到頭來大學畢業能當上掏糞工都成了謝天謝地的事情,有的甚至還沒被聘上。難道我們的大學培育出來的人才連做掏糞工都不合格?真是學生的悲哀,教育的悲哀。”

還有的網民諷刺講:“這個糞桶不偏不倚地扣到中國當代教育體制、人事制度的頭上,扣到中國當代高等教育的頭上,扣到中國當代大學教授的頭上,扣到中國當代大學生的頭上,真是巧奪天工、嚴密合縫,再也恰當不過了。改革開放30年,中國的高等學府終於能培養出文化水平合格率為1.3%的掏糞工了。”

更有的網民憤慨地說:“看著那些因為供孩子上學而重回貧困線的家庭,以及那些因找不到工作而蜷縮在城市底層的所謂“莘莘學子”們,大學時候的輝煌夢想與燦爛宏圖終被現實生活的殘酷而徹底擊碎。”“我看純粹是用權力在褻瀆知識。我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我更相信扭曲的權力可以改變知識。”“那些坐在權力寶座上,抽天價煙喝高檔茶,每天口口聲聲說掏糞很光榮,卻把自己子女拚命往好單位裏塞的人,他們才是浪費人才卻絲毫沒有羞恥感的無恥之人。”

再說,中國人才濟濟使用不了了嗎?難道大學生都所學非用、改行換職對中國各行各業發展有益處嗎?所以讓北大文科畢業生去賣豬肉,清華理科生下海經商,致使某些科研單位、技術檢測部門進口設備無人會用,成一堆廢鐵。所以藥品也好,食品也罷,不達標、不合格處處可見,因為那些崗位上的所謂技術員大都是靠關係走後門進去的大專生、中專生甚至是中學生,大都是達官顯貴子弟。

如此人事制度,中國如何能發展?如此人才機制,中國在外留學生如何能安心回國創業呢?據2009年調查統計,自1978年以來,中國共有139萬人留學,而回國創業者只有39萬人,僅占總數的28%,人才流失居世界第一。中國的教育體制、人才培養模式、人才安排及創業渠道,難道不應該深刻反思嗎?前段時間,美國耶魯大學畢業生張磊向本校捐款 800多萬,曾在中國引起激烈爭論,有的罵張磊“忘恩負義”、“不愛國”,有的堅決支持這一做法。其實事件是有來龍去脈的。正是耶魯大學改變了張磊的一生,在其學習及創業期間,耶魯大學及其導師,無論是精神還是物質上都給予他極大地支持與幫助,所以他才有事業的成功與發展,難道他感恩回報於學校不應該嗎?假如在中國,他也許早被改行,做無所成。也可能畢業即失業,連一份工作也找不到,何談創業,何談成就?再說,他把錢捐給中國大陸,肯定會擔心捐款的去向與使用,也許很快就會被利益集團瓜分,被當權者貪占。因為連大陸的救災款、扶貧款及所謂的希望工程款都可以被大量貪污、占用,何況是外來捐款呢?

再看看中國幾十年,連一項諾貝爾獎金都拿不到手,而在國外,華人可是多人數次獲此殊榮。國內國外同是華人,如此巨大差異,大陸當權者不感到羞恥與臉紅嗎?

在兩會中,著名電視主持人朱軍對大學生當掏糞工大加讚賞與支持,並“獨有見解”地說:大學生掏糞“能改變掏糞現狀”,“並且無論在思維、還是掏糞工具使用上,大學生都具備優勢”。朱軍是很“聰明”之人,說得自然有其“道理”,我想如果讓他做組織人事工作,定會使各行各業“蓬勃”發展。按照“聰明”人朱軍的思路,中國人才使用早該做一些調整。像那少有的人才錢學森,他不應該去研究極危險又勞民傷財的原子彈,當年若拿出些錢來買糧食,60年代大饑荒就不會餓死 4000多萬人。憑錢學森之聰明才智,他應該搞建築設計,肯定能改變建房與住房現狀,那住宅絕對是既結實又便宜,就不會像汶川地震那樣因“豆腐渣”工程而傷亡那麼多學生,我們平民百姓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房奴”與“蝸居”了。還有那個搞水稻雜交的袁隆平,他應該去“動物王國”研究動物基因,生產或雜交出既少吃料又產高營養的奶牛、奶羊。那時百姓的孩子再不會因為喝“三聚氰胺”毒奶而得結石了,也不會有“大頭娃娃”了。至於著名的“聰明人”朱主持,許多人建議他去掏大糞,我倒認為他當煤礦工更合適。當今中國礦難事故及傷亡人數一直高居世界首位,如果朱軍當礦工改變採礦現狀,工人可以不下礦井即可採煤運煤,既安全又省事,那“貢獻”肯定會受礦工歡迎,他也可名利雙收。只是不知朱軍是否願意為此做貢獻?

還有另一中共高官,即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陳奎元,他以高高在上之官態,面目可憎可惡地棒擊平民與意見不同者:“掏 糞工怎麼了,低人一等嗎?都是為社會作貢獻,為什麼現在人的人生觀這麼扭曲,真是想念毛主席的時候”。

“掏糞工怎麼了”,難道數百名大學生所學非用、競爭幾名掏糞工正常嗎?誰說低人一等了?只有你們這些自認為“高貴”之人,這些大權在握、自稱“公僕”又高高在上之人,才最鄙視平民百姓。無論是掏糞工也好,是農民工也罷,在你們眼中,不知要低多少等。“都是為社會作貢獻”,那你為什麼不去當掏糞工?你的子女為什麼不去當掏糞工?難怪網民說你是 “站著說話不腰痛”,只會說“空話”的政治痞子。“為什麼現在人的人生觀這麼扭曲”,真正扭曲的是這個邪惡的專治體制,是你們這些腐敗貪官,是製造歪理謊言欺騙愚弄百姓的黨閥與文痞。你們的人生觀豈止扭曲,更是卑劣、醜陋與無恥。此公還十分留戀所謂的毛時代。如果文革時他能爬上現職高官時,恐怕那就活得慘了。住牛棚、掏大糞、被關押那是正常事,不經常挨批鬥、被逼跳樓那就萬幸了。也許 今天他也無機會在此發表謬論與“高見”了。

我們不知陳大官人的家況如何,其“高貴”子女做何工作,也許不是“官二代”也是“富二代”,絕不會像我們平民百姓這樣每天為了生活而奔波,更不會幹那“掏大糞”的髒活。

最近,另有一掏糞女大學生王曉陽自白說:“這些天總有人來問我,你為什麼選擇掏糞?這個問題太可笑了。我想當公務員,我當得了嗎?我想進電力、石油、煙草、通訊這些壟斷企業,我進的去嗎?我們這個掏糞工是有編製的,所以才有百人搶著掏糞。所以我才說,姐掏的不是大糞,是編製。”不知天天研究社會,關注“民生”的中國科學院院長陳大官人聽後作何感想?

可惡的中共專制統治,可恨的腐敗貪官,可恥的謊言欺騙,可憎的教育制度,可伐的人才機制,可悲的平民百姓,可憐的青年學生,可笑的群醜表演,可嘆的民主民生……這一切一切以“掏糞工”等為專題的戲劇、悲劇、醜劇、鬧劇,正在中國舞臺上反覆上演著。

不過,舞臺正在崩塌,世人正在覺醒,“三退”大潮澎湃洶湧!

中共惡黨的專制統治已近尾聲!

風火哪咤
2010-3-21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