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該感謝誰?
 
誠宇
 
2010-3-20
 
【人民報消息】19歲的長春姑娘周洋,2月25日在冬奧會上獲得女子1500米速滑奧運冠軍。比賽結束,央視記者採訪她獲得奧運金牌會給自己帶來哪些影響 時,周洋脫口而出:“拿冬奧會金牌一直是我的夢想,這個願望現在已經實現。我媽媽以前一直都在幫人家織毛衣,家裡的生活一直不好,今後我希望可以讓我父母 有更好的生活。”

周洋的這個回答曾令許多人感動,就是因為她是不加任何修飾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窮人家的孩子真是知道為父母操心啊。可是這樣一句帶有真 情的話卻令中共的官員不忿,3月7日上午,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參加全國政協體育界分組討論時表示,要加強對運動員的德育教育:“說孝敬父母感謝父母 都對,心裏面也要有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別光說父母就完了,這個要把它提出來。”

周洋感言風波之前,恐怕所有的中國人都沒有聽說過像周洋這樣的肺腑之言的,人們聽到的幾乎都是於再清副局長所說的這個“排序”。過多的中 國人面對眾多的運動員雷同的感言也早已習以為常,雖說明知這個排序裏摻進了中共的私貨,可是自己又不是運動員,也沒有資格說感言,其實即使有資格去說的 話,你作為一個運動員能違背上級領導提前叮囑的話嗎?長此以往,人們也只能在無奈中麻木,麻木到認為這一切都是一種常態。

我們從常情常理上說,國也好,家也好,政府也好,父母也好,先感謝誰沒必要硬性搞一個排序。就事論事來講,誰給了運動員的幫助最大,誰的 位置在運動員的心中就最高,誰就應當最先獲得感激。就像一個被父母遺棄的孩子,放到大街上沒人要,被拾荒者撿走拉扯大,後來孩子有了出息,那你說這個孩子 會感謝誰?政府幫助過他嗎?國家給了他哪些溫暖?

現在的中國人,要是說到連國家都不感謝,他就有點想法。是啊,國家都不愛是不大對勁吧。可是當國家被某些人當作幌子對國人欺騙的時候,我們不應該指責那些動不動都把國家放到嘴上的人嗎?

其實在中共官員的意識深處,讓運動員表達對國家的感謝時,其中已經隱藏著對執政黨的感謝了。愛國能是強制要求的嗎?讓人愛國的這個人,他代表的是誰?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在中國,相當一部份人對愛國是不明確的。在權貴階層中愛國的人很多,可是他們的愛國是和他們的名利地位聯繫在一起的,他們的名譽和財富大多 是藉助於中共的勢力而獲得的。說白了,這些人的愛國很多就是愛黨。在幾十年的黨、國不分的教育灌輸下,普通老百姓的愛國雖說也打上了黨文化的烙印,可是相 比而言,還是比較質樸的。

從最基本的感情上來說,一個有感情的正常人是不可能不愛國的,就像周洋一樣,她雖說表達了對父母的愛,能說她不愛國嗎?古代還有“孝子出忠臣”的說法呢。周洋說出愛父母的同時,人們就會說,這個女孩子真好,代表了中國人的真情實感。那麼您說她不就是在間接的表達了愛國嗎?

周洋的家境是貧寒的,父親沒有正當職業,母親靠給人織毛衣補貼家用,在這樣的家庭中培訓出來一個世界冠軍,生活的困苦不難想像。周洋小時訓練時,都是爸爸騎車接送。這樣的家境,這樣的父女深情,周洋得到獎牌後能不先感謝父母嗎?讓父母生活的好一點這才是肺腑之言呢。

可是中共的官員對小周洋的感情傾吐提出了質疑,特別強調周洋在感謝父母前應先感謝國家。我們要問,這些所謂代表國家的官員們,在小周洋為祖國爭得榮譽時,他們感謝了小周洋沒有?周洋的家庭如此之貧寒,她的訓練得到政府應有的補助沒有?在小周洋成才的道路上,沒有她這個簡陋而貧寒的家,她能正常訓練嗎?那些把國家拿在手裏,掛在嘴上的人侵占了多少納稅人的錢?周洋愛國是應該的,但決不要去愛中共官員們所標榜的國。他們所標榜的國家只是一個幌 子,幌子的背後就是這個中共!

咱們舉一個朝鮮的例子,可能看的更清晰一些。在朝鮮,因為營養不良等原因,導致白內障患者是其它國家的十倍。患了此病後大多數人都得不到治療。

尼泊爾眼科醫生桑達克;盧特曾周遊全世界進行人道醫療活動,在訪問北韓期間,他曾為1000名白內障患者免費做了復明手術。

能夠得到盧特博士治療的,都是出身成分好或對黨忠誠的患者。當詢問失明患者“失明的最大痛苦是什麼”時,病人毫不猶豫地回答:“看不到偉大的金正日將軍。”這樣一致的回答是發自內心的,還是得到了某些官員的提前教育?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很多做完手術等待拆線的患者擠在一個大禮堂裏,禮堂中央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畫像。一個女孩子不到30歲,已經失明5年。在那名外國醫生的救治下,重見光明。她重新看到世界的第一句話不是感謝醫生,而是拉著父親的手,來到領袖畫像前,淚流滿面的喊:“感謝偉大的金正日將軍,是將軍為我帶來了光明!!”“萬歲!!!” 全禮堂爆發了歡呼聲。

這在今天的中國人看來,簡直就是在看童話。大家都會說,這些人真愚昧啊!外國人給他們看好了眼病,他們對人家連句感謝都沒有,而是忙不叠的去感謝他們的國王,朝鮮人真可悲!

可是中國要是退回到文革以前,人們就不太難理解今天朝鮮人的言行了。那麼文革之後的中國發生了什麼變化?個人崇拜是不存在了,可是,中共卻巧妙的把對黨魁的崇拜轉化為對國家的感謝和對中共的崇拜了。

中共官員關於感謝對象的排序早已固定下來,中共對感謝者的要求中蘊含著讓感謝者自我奴化的毒素。獨裁的中共對中國人的愚民式教育中所包含的 這種奴性教育是潛在和無所不在的,這樣教育的結果無非就是要永遠的把中國人當成奴隸來驅使。中共希望看到的就是:中共所讚揚的,中國人就要舉手歡呼;中共 所打擊的,中國人就要一起動手把它打倒在地並踏上一隻腳。

隨著中國人自我意識的甦醒,更多的人看到了中共對中國人思想的侵害。特別是《九評共產黨》一書把中共的本質揭露出來的情況下,中共官員再鼓噪愛國愛黨之類的話時,馬上被民眾給罵了個狗血噴頭。

這在以往是不敢想像的。中國老百姓現在真的看清了那些打著愛國旗號的人才是真正的竊國者,而那隻說愛父母的人,他們才是從本質上愛著自己的國家的。

同樣,人們也會想到,那些被所謂的愛國者強行關進監獄、精神病院的上訪者、持不同政見者和堅持自己信仰的人,他們這些人才是真正的愛國者。隨著中國人自我意識的復甦,寄生在中國人身上的並且以愛國為名義讓中國人感謝它的這個中共邪靈必將被中國人扔進歷史的垃圾堆!

其實,解體中共的過程才是真正愛國的過程。中國人的愛國可不要再被中共剽竊了,要想做到這一步也不難,那就是像周洋一樣直抒胸臆,說出自己的真情實感就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