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睹为快!辛灏年多伦多演讲实在精采(图/视频)
 
2010-10-9
 

2010年10月3日,辛灏年先生正在多伦多大学演讲。

【人民报消息】辛亥百年前夕,沉寂了近四年的「黄花岗」杂志主编,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于2010年10月3日在多伦多大学重返讲台,发表了题为「谁孕育了辛亥革命」的专题演讲,也开启了他「迎接辛亥百年系列演讲」的旅程。

由于辛灏年先生的演讲正在赶制当中,应观众的要求,我们先公布一段辛灏年答观众提问的视频,供大家先睹为快。

提问:您分析了辛亥革命内部和外部因素,但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变化也是必然的,它的内部和外部因素也都非常成熟了,那这种变化与辛亥革命有什么不一样?我想这也是我们今天研究辛亥革命的意义。

辛灏年:你提的问题是相当有水平的。今天中国的环境与一百年前辛亥革命时期的环境有什么区别?是一样还是不一样?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详细回答你,但是我可以说这么几句话。

从民族、民权、民生三个方面来说,在民族问题上,当时列强是坚船利炮打进来,所以容易让中国人感觉到民族危难,对不对?很明摆着嘛,今天打你;明天瓜分你;后天抢你的主权;又强迫传教等等这些作法都让中国人反感,归结到一起就是一句话:列强侵略我们,欺负我们,所以我们要民族主义。辛亥革命的三个组成成分,民族革命、民权革命、民生革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中国大陆人民似乎感觉到,共产党不也是汉人吗?这个政权这个国家不也是我们汉民族,中华民族的国家吗?

我刚才讲了,海外有一句话,说我们华人叫「黄皮白心」,说我们年轻一代是「黄皮白心」,黄脸皮,心是白的,就是指我们生在海外这些人,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是「黄皮俄心」嘛,他一切都是根据苏联的模式过来的嘛!他的思想、政治、经济、文化,我刚才讲了为了「马列」这两个字,他杀了多少中国人啦!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民族问题,只不过这个民族问题,还没有给太多的朋友或年轻人认识到,也没有为他自己所认识到,你知道你在中国实行的是什么吗?与传统文化决裂,抵制西方的现代进步文明,你要的全部是俄化的马克斯主义的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的那一套。这就是最大的民族问题,他把我们的灵魂给挖空了,他把我们中华文化给腐蚀了。这难道还不是民族问题吗?你打我我身上疼我是肉疼,你挖了我的心你挖了我的灵魂,我全身都疼,从里疼到外啊!我们现在只感觉到肉疼的那一面,我们还没有感觉到我们心里面疼的那个东西,那就是灵魂。所以今天的民族革命就是思想革命,彻底的驱逐马列思想,将中国传统的好文化、好思想和现代世界进步的文化和思想相结合,这是孙中山说的。「驱逐马列、恢复中华」的意义就是,还我文化之魂、还我思想之魂、还我民族之魂。这是第一个差别。

第二个,民权。我想不用解释了,晚清人民办报纸有四百多份啊!今天中国大陆有哪一家报纸是人民办的?你告诉我哪一家报纸是人民办的?那么多的网民,四亿网民,连「钓鱼岛」都成了「过敏词」,在网站上全部消掉。伍十万网警啊!比晚清政府的民权上,它不是进步了,都不能讲这两个字,它倒退到了中国三千年的专制都没有到这一步。民权上是一样的,人民完全被剥夺人权了,说「一样」那是埋汰满清了,比满清厉害的多,共产的专制是全面专制,是超级专制腐败。

第三,民生,我刚才没有多讲,因为我今天讲的题目的关系,腐败今天比那时候还腐败,腐败是什么?腐败就是有权有势的人发财,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受苦,一锅饭就这么多,你百分之零点几的人吃了我大半锅饭,留一口饭给我十三亿人民分。你说是不是一样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中共高级干部子女,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百分之零点四的人里面,有两千个这样的家族,占了我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全国人民财产,这样的腐败比满清厉害一万倍。

大家想一想,民族问题表现的形式不同,表面上不同实际上更厉害,民权问题更黑暗,民生问题更腐败。那怎么办呢?我想我们的民族是个死不掉的民族,我们的人民别看他老老实实的,真到了那一天,他是非反抗不可的。要相信一句话,「天不变道亦不变」,作恶多端的结果,多行不义的结果,就只有被推翻这一条路。

「不进行政治改革,只有死路一条」。我请问大家,中华民族的文明史都有五千年了,中华民族会死吗?中国会死吗?中国人民会死吗?我们两次亡国,别人用武力亡了我的国,我用文化同化了他的民族,我们的民族不但没有变小,没有灭亡,还变大了,中华民族不会死,中国人不会死路一条,中国更不可能死路一条,死路一条的只有共产党自己啊!我觉得海外对这句话关心程度非常高,可是大家都没有看到一个根本东西,是共产党怕死路一条。而中国人民要求「新」,要求「变」,要真正的繁荣富强,要真正的民主和自由。
谢谢。

(略有删节)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新唐人记者谢宗延、林冲报道,听打:田素清)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