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接訪”秀(圖)
 
宋紫鳳
 
2010-10-25
 
【人民報消息】10月18日上午廣州市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迎亞運、促和諧——廣州市領導公開接訪活動”。接訪官員包括市委書記張廣寧、市長萬慶良等15名主要官員,活動時間從9點到11點半。民眾反映“熱烈”,等待“接訪”的人潮達3千人,更有大批民眾17日晚便到會場外露宿排隊。大陸的各大媒體也都紛紛對此重點報導。

從截訪到接訪,不過是中共維穩術推陳出新。可能是久病成良醫的道理,中國的百姓們虧吃得多了,對於中共的技量也能識得幾分了。

此次活動的口號——“迎亞運,促和諧”,一看便知解決百姓疾苦並不是市領導們的任務,市領導們的任務是迎亞運,把不“和諧”因素統統“和諧”掉。

接訪活動時間前後共兩個半小時,訪民們多是想見市長本人反映問題,如果每個人只被允許說一分鐘的話,那麼只有150個人有機會對著市長說話。其餘的兩千多人只是背景圖片。

能以這種方式上訪的老百姓,基本都是有重大冤情或嚴重不公平對待長期得不到解決的,僅兩個半小時的活動,就有三千冤民前來喊冤,可見這社會並不和諧。

活動要求,所有訪民必需到當地派處所登記,準備好書面材料才能有上訪資格。這個規定作用很多,第一,是排除首先需“和諧”掉的棘手要案。其次,是確保了對有資格參與活動的訪民們的控制。再就是對於絕大多數沒機會說話的訪民們,至少讓他們可以交一份材料上去,不虛此行!從而活動才能圓滿結束!

再看看這些訪民,這其中有七旬老伯、白髮阿婆、退伍軍人、下崗職工……。這些弱勢群體的代表們為了能夠見到官爺們一面,從17日晚便露宿在會場外面排隊等待。而一則搜狐的新聞中竟寫到,“市長張廣寧在忍受著餓肚子的情況下,連續接訪了6個多小時”。市長延時吃頓飯竟然也要宣揚一翻,黨媒文章向來是無良心與羞恥之心可言的。

在接訪大廳裏,看到訪民們有長跪不起的,有失聲痛哭的,有面色憔悴的,個個如披枷帶鎖,希望化為失望,失望變為絕望,便是如此。

截訪是壓制,接訪是疏導。政府亦懂疏導之理。看看政府是如何疏導的呢。首先一定要解決幾例問題。被解決的問題,一定是人民內部矛盾,不可以是政府失職之類有傷官家顏面的案例。並且還要指靠被和諧的訪民們站出來感謝黨感謝政府。其次對於多數不好解決的案例,復以回去調查,回去研究等,敷衍了事。當然對於更多的連官員的面都見不到的人,就收上一份材料來。政府給了冤民“希望”,冤民給了政府時間——有多久?不需長,保證亞運結束即可。

我們在中國大陸的民眾都知道,按照學校教課書的觀點,現在的社會主義社會被視為歷史發展的最進步時代,往前推衍是一代不如一代。那麼不妨我們來看看比之封建社會都不如的奴隸社會——周王朝的一個“接訪”故事。

周武王的弟弟姬奭,也就是召公,是歷史上有名的賢臣。史籍記載召公在地方上治理有方,很得百姓擁戴。傳說召公深入民間,經常巡行鄉邑。為了方便當事人,他在棠樹下受理當地百姓提起的訴訟,並即時進行審判,晚上就在樹下搭建臨時的草屋中休息。他聽訟清明,上自侯伯貴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各得其所。召公死後,後人懷念召公的平訟親民的政績。傳說他曾在一棵甘棠樹下辦公,後人為了紀念他,捨不得砍伐此樹,並作《甘棠》之詩歌詠其德政。這首詩在《詩經》中保留下來,並且還留下了“甘棠遺愛”、“甘棠之思”的成語典故。

看看這一則被世代傳頌的召公聽訟的千年舊事,再看看眼前的這一幕接訪秀,歷史是在進步還是在倒退,便不言而喻了。事實上,這些訪民所反映的問題多數都是因國家失政,政府失職而造成的,比如強拆問題,社保問題,就業問題等等。當所有的社會問題因制度的致命缺陷而無法解決時,便只能惡化出更多更亂的危機,比如校園血案,幼兒園屠童案等等。中共製造了訪民、冤民、亂民、愚民,製造了這一切亂象和並欣賞了你全部的痛苦與屈辱之後,再以救苦救難之姿挺身而出,為的就是要你一句“感謝黨感謝政府”。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