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李克強的背影 薄熙來坐在了即噴的火山口上(圖)
 
姜維平
 
2009-7-21
 



7月10日至1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在重慶考察。

【人民報消息】昨天,一枚恐嚇炸彈在重慶沒有引爆,但10萬居民卻慌忙疏散,虛驚一場,人們的安全感已蕩然無存。剛當上重慶武警總隊一把手的公安局長王立軍,剛喝下一杯薄熙來賜的慶功酒,立即就變成了苦味。搶槍的匪徒還沒抓到,又要跟著電話信號不得不去抓搗亂分子。當18個驢友墜入萬丈山崖之際,薄熙來及其死黨終於明白了一個事實:望著李克強回京轉去的背影,他坐在了一坐即將噴發的火山口上。

除了新疆的王樂泉之外,在中國21個封疆大吏中,目前最徹夜難眠的人,非薄熙來莫屬了。近日,李克強在周永康飛赴新疆坐陣的同時,破例到了重慶巡視,雖當地媒體只發了一兩篇文章與照片,但也在字裏行間透露了玄機。李克強帶上了建設部長等數位北京部級高官,可能亦現場辦公解決了一些問題,但並未對重慶工作總體上有任何明確的評價,只是薄熙來自己在新聞稿中說,中央對重慶是滿意的,是支持的。顯然,這不符合他的身份。李克強沒這麼講,他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接照我對其思想性格的了解,此舉恰恰表明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對其在重慶的工作相當不滿。很有可能他受到了嚴厲的批評。同時刊發的李薄兩人各自打傘,表情陰陽不一矛盾盡出的一張照片,也佐證了我的判斷。

那麼,重慶究竟發生了什麼?儘管,薄熙來在重慶大刮紅色風暴大唱高調,但人們不會只相信謊言,不看事實。他入主重慶之後沒幾天,他歷來所重用的城管人員,在鬧市街頭,就殘暴地打死了一個商販,然後是訪民在廣場自焚,又在北京喊冤聚集示威,接著全市出租車全線罷停,鬧得聞名遐邇,這本來應當引咎辭職,卻憑借媒體包裝搖身一變,成了被的哥們擁戴的包青天,這其實是假象,如同甕安事件與石首事件一樣,中共高層的策略亦有轉變,並非薄熙來一人之能。當他正沾沾自喜之時,又忽發搶槍事件,中外媒體一起問罪,薄熙來厚黑學早有專長,竟對香港記者說,沒什麼了不起,不必大驚小怪。話音未落,重慶武隆地區雞尾山垮塌事故又震驚全國,一下子多達74人遇難。據報導,山體垮塌之後,把附近一座鐵礦,徹底地掩埋了,只挖出10個人的屍體,其他的不幸者,連同這些礦工妻小的夢想,永遠隨風飄散。5月30日,同華煤礦礦難,又死亡30人,受傷77人。7月11日,重慶一天又發生兩起洪災事故,其中光潭獐峽的驢友空間自助遊一項,就死亡了18個人,而面對這些變故,向來視小民生命似草芥的薄熙來只做了幾行批示了事,並未受到問責。我想,他太忙了,忙於選紅歌,修塑像,建廣場,請大款,編經典,發短信,但恰恰忘記了,作為中國西部重要的直轄市的一把手,他應當首先把民生與人權放在第一位。難怪原山西省長孟學農以詩大發牢騷,他不論多麼背運,但他要臉,薄熙來不要自己的臉,他一方面把認真兩字的短信發送了1600萬遍,鬧得重慶無人不知,雞犬不寧,但另一方面,重慶的公安局沒有認真偵破搶搶案件,重慶旅遊局設有認真監督驢友關愛生命,重慶地方官員與礦主沒有認真及時地發現礦山的隱患,而且,薄熙來也沒有了認真深究21個民族身份造假的學生家長的責任,亦沒有深究毆打北京律師張凱與李春富的江津區派出所警員......這些無一不暴露了他的與人民為敵的本性。

俗話講,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上述種種天災人禍均與薄熙來在重慶的胡作非為有關。他從遼寧錦州調來了公安局長王立軍做打手,以打擊黑惡勢力與反腐倡廉為由,把原汪洋在重慶的嫡系人馬一舉網盡,在數周內使當地的監獄看守所人滿為患,不明真相的百姓大為高興,卻不知與 2001年其在大連徇私枉法一樣,又造成了無數起新的冤假錯案。我不否認,被捕的人中確有貪官,但他的動機險惡,便不可能司法公正。試問,薄熙來操控公安,把精力全部放在權力內鬥上,豈有時間偵查搶槍大案?他把基層官員搞得人人自危,焦頭爛額,怎能有時間盡職盡責?他把土地又大量批給了一些不法奸商,怎能不造成折遷戶與政府的對立與衝突?他把太太與兩個兒子送到英美讀書,加速海外財產轉移,卻叫重慶百姓子弟建設紅色革命根據地,怎能不激化社會貧富不均兩極分化造成的矛盾?別的不說,單以近日重慶報導的反腐肅貪新聞為例,法院還沒判刑,他就利用新聞發言人,給重慶高法的副院長張某等人定了罪,並大張旗鼓地宣傳,這一手法與其當年在大連如出一轍,他在2000年底先抓捕了大連中法副院長劉曉濱,因為劉是薄的政敵,原大連市委主要領導高某的秘書,他想在深挖牽扯高某等人問題的同時,阻嚇與打擊其對手,迫其順從就範。現在,薄熙來在重慶,又把這一套再次翻版,不僅逼攻團派,抓其把柄,搶奪政治局內的話語權,而且排除異已,安插親信,籠絡人心,以便日後在重慶占山為王,伺機反撲。人們可以想見,由於一黨執政的制度使然,哪個法官不貪?他抓了副院長張某之後,就洞開了一條官員通向地獄的大門,從此他一言九鼎,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重慶官員自我劃線,紛紛倒戈,汪洋危矣!他們除非廉潔奉公,不留把柄,否則必惟薄馬首是瞻,重慶成了薄的天下了!難怪在7月16日重慶安全生產會議上,薄熙來毫不在乎地承認,重慶去年安全事故2萬起,直接經濟損失12個億,這相當於10萬個民工外出打工一年的收入。他大言不慚地說,用生命換的GDP白給也不要!彷彿他是李克強,不是重慶地方大員!其厚顏無恥,天下第一。

古人雲,天下未亂蜀先亂,由於薄熙來出身於宮廷,熟於權鬥,長於陰謀,又人品惡劣,巧於言辭,視民生如糞土,故重慶的社會矛盾已似幹柴烈火,一旦點燃,不可收拾。所謂炸彈恐嚇不過是先兆。而且他正值本命年,野心勃勃,已成胡溫勁敵。唯其如此,李克強才領銜受命飛赴重慶應對隱患,此近日中共政局一大亮點也!

2009 7 18 多倫多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