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感恩(圖)
 
章天亮
 
2009-5-14
 



【人民報消息】 每年五月十三日,世界各地法輪功弟子都以各種形式慶祝他們的節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並表達他們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敬意和感恩。這一天既是李大師的生日,也是李大師將法輪功公諸於世的紀念日。

圍繞法輪功,不了解的人存在許多疑惑,譬如法輪功團體為什麼能夠從無到有,七年內吸引上億的追隨者?為什麼面對中共舉傾國之力的鎮壓,法輪功團體不但屹立不倒而且越來越壯大?這絕不是中共妖魔化法輪功的那些謊言,或者一句“政治團體”所能解釋的。事實上,這一切解釋不但不能自圓其說,而且與法輪功的真相南轅北轍。

設想一下,一門學說沒有任何榮華富貴的誘惑、沒有任何暴力的脅迫,就能夠吸引上億人,且信仰者從政府高官、各領域專家教授、傑出的表演藝術家、富商巨賈,到普通的工人、農民、學生及引車賣漿者流,遍布各個種族、社會階層和文化背景,這本身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現象。

迄今能夠達到如此規模的團體只有宗教,且這些宗教已建立了兩千年以上(唯一的例外或許是共產黨,但它是以國家暴力為脅迫,以巨大的貪腐利益吸引人加入其中的)。它們的興盛都經過政府的扶持,如基督教被羅馬帝國定為國教;中國許多皇帝都是道教或佛教的虔誠信徒等。法輪功不但沒有官方支持,反而被官方極力鎮壓,卻依然蓬勃發展,從鎮壓之初的遍及30個國家和地區發展到今天遍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或許有人說,因為現代通信技術的發達,使得信息的傳播十分迅速,故而法輪功可以被很多人所聽聞和了解。但是我們必須看到,信息技術的發達也衍生出了“信息爆炸”,使許多人面對海量信息而無所適從。即使某件事,贏得了公眾的廣泛注意,但這種注意力通常都是曇花一現的,很快就會有別的事轉移公眾的注意力。

另一方面,在中國也有一些異議人士,其中有些組成了地下的政黨。但是這些具有政治訴求的團體常常在中共鎮壓後轉入地下,聲音變得零星而微弱,甚至其中一些人轉而與中共合作。能夠真正堅持下來的人不但數量少,且大多處境艱難。而法輪功的真相在中國大陸傳播卻極為廣泛,揭露迫害和反思中共罪惡的《九評共產黨》更傳到了每一個人的手裏。且中共迫害的力度越大,法輪功的揭露力度就越大,這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

這些問題的答案其實非常簡單。如果讀者對法輪功本身稍有了解,自然就會有一個結論。

一、淨化身心的奇蹟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佛家的一門修煉大法,在久遠的歷史中一直以師父選擇徒弟的形式歷代單傳。李洪志大師將其改成適合普及的功法後,於1992年5月 13日在吉林省長春市開始面向社會傳授。作為當時中國氣功協會的直屬氣功師,李大師在國內傳功講法50余次,共數萬人參加過法輪功的面授班。

1994 年底,李洪志大師結束了在國內的傳法。1995年開始把法輪功傳向海外。1995年3月13日,李大師與當時中國駐法國大使等使館官員進行了小範圍會面,並於當天下午在使館文化處舉行了一場講法報告會。1995年,李大師結束了在國外的傳功。至1999年,中共官方媒體統計,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已經達到了一億人。

法輪功的傳播速度之快,讓很多人震驚不已,視為奇蹟。這其中的原因卻並非是法輪功善於組織和宣傳。恰恰相反,法輪功既無組織也無宣傳,而是許多人在修煉中身心受益後主動介紹給親朋好友。

李先生1999年在悉尼接受中文媒體的採訪時說:“在我們中國大陸,有許多人是高級知識份子,有許多是高級幹部,甚至於是搞政治工作的,他們經過了文化大革命,有過思想信仰,追求過,也有過盲目的信仰,也經歷了這樣、那樣的運動,這些人是傻子嗎?他絕不是,他能夠盲目地追求一個東西、盲目地信仰一個東西嗎?這些人是絕對不會。”

李先生還說:“我們在國內沒有經過什麼宣傳,這樣大張旗鼓地去搞,在國際上也沒有這樣去做。我認為佛法是嚴肅的,通過媒體像做廣告一樣吹,這本身就是不嚴肅,所以我們就一直沒有借用媒體來做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學員覺得好,學了之後,他就把自己心裡的感受,身體的好轉,整個狀態告訴他的親戚、朋友。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對自己的親屬撒謊,對自己的丈夫撒謊。那麼說出的話就是真實的,絕不會我受騙上當了,再叫我的妻子、兒女、親戚、朋友再去上當,絕沒有這種事情。那麼也就是說,基本上是這樣一種形式傳的,不是我叫他們這樣傳的,而是他們自己感受非常好了去告訴別人,然後這些學員通過自身的感受再告訴別人;然後別人覺得好了,再告訴他親戚、朋友,基本上就是這樣。”

中共自己也曾經對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作過調查。國家體育總局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了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10月20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髮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1999 年2月,美國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镕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如果說上面的統計結果只是枯燥的數字,《中國經濟時報》則在1998年7月10日刊登了一篇題為“我站起來了!”的文章,講述的是一位叫謝秀芬的病人在癱瘓16年後修煉法輪功而重新站起來的故事。

中共在鎮壓後為抹殺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把這些顯著的療效歸結為“心理暗示”。心理暗示或許會治療心理疾病,但又如何能夠治療器質性病變,乃至讓癱瘓病人可以站立行走呢?

在法輪功的主要網站“明慧網”上有很多學員的來信,這些人有的親身參加過法輪功的面授班,而有人僅僅與李大師有一面之緣。他們的經歷更加神奇。

一位長春的法輪功學員回憶道:“師父教功是從勝利公園開始的,那時是以氣功的形式來傳的,為了讓人們認識大法,師父開手給人們治過病,清附體,直羅鍋,手到病除。…勝利公園的西側是航空部隊的俱樂部,在這裏師父辦了第三期班。當時,有個人當年在單位上班被米袋砸了,癱在床上很長時間,所有的方法都治了,就是不好,家裏人把她從醫院擡了來,用擔架抬到講臺上,醫院還跟來了幾個病友。師父講課之前親手給她調整身體,拍拍前身,又讓她翻過身來拍拍後邊,之後,讓她坐起來,她就坐起來了;師父讓她站起來,她就站起來了;師父接著讓她走一圈看看,她就真的在臺上走了一圈。家裏人和跟來的病友們感激不已,從此,全家人走進大法開始修煉。……勝利公園和省委禮堂只有一路之隔,師父在這辦了第四期、第五期班。四期班時,師父讓幾個參加班的學員站在講臺上,有一個人肚子裏有個大腫瘤,師父給她清理身體,當時連膿帶血順著褲子往下淌,腫瘤消失了,肚子平復了,褲子一下子系不住了。多少學員見證師父的神跡,大法的神奇。”

在一篇回憶李大師在武漢傳法的文章中寫道:“有一個老太婆,因病癱瘓在床五六年,生活不能自理。這次聽說有氣功治病,由她老伴和兒媳兩人將她架來,將她扶到師父面前的靠椅前扶著,站也站不穩。師父只是看著她,並沒動手。過了一會兒,師父要她站直,她開始不敢,師父鼓勵她不要怕,她很快站直了身子。師父又說你往前走,她猶豫了一下,在大家的鼓勵下,她終於向前邁了一步,接著很自信的向前走去。後來又叫她上臺階,她不敢邁步,師父說‘你上去,沒有關係’,在大家的鼓勵下,她真的上去了。後來她是自己走回家的。過了一會,我到禮堂外面,看到她一個人在場地上走。我問她怎麼不在家休息,她說:‘不知怎的,老是想走路,回家後老想走走試試,在家裏走來走去的,又走到這裏來了。幾年沒有這樣走路了,太痛快了!’”

在明慧網上《留給未來人的神話點滴》中還提到這樣一個故事:一九九四年七月五日,正值大連二期班師父講法傳功期間,突然來了兩位法國先生,神情焦急的請求拜見李洪志大師。他們自我介紹說:他們父子二人是法國人,是他們的神讓他們專程來中國請求李洪志大師救治他的孫兒,他的孫兒七、八歲。去過很多醫院都治不好。現在已不會說話,癡呆,並且臥床不起。師父詢問了孩子的情況。因為孩子沒來,讓他們父子想一下孩子的形象,師父用手比了一個小孩形,然後動手像抽絲一樣清理救治小孩。過了一會兒師父說好了,你可以打電話問一下孩子的情況。因為師父住的不是高級賓館,當年這個賓館沒開通國際長途,兩位法國客人回到自己下榻的賓館,馬上給家裏打電話:他妻子接電話就說你怎麼才來電話,剛才家裏發生奇蹟了,家裏進了一片金光,孩子突然會動、會說話了,問:“媽媽怎麼了?”孩子好了,真是奇蹟!在此之前,孩子躺在床上不會動、不會說話。

並非只有參加過法輪功面授班的人才會見證這樣祛病健身的神跡。一位武漢的法輪功學員回憶道:“1994 年4月份,當我聽到一位同事得了一種嚴重的血液病,在醫院內出不了院時,我就去看她。她說:她的臉上、身上皮膚上到處都出現了褐黃斑點,到醫院檢查,抽出的血都像泥巴水一樣褐黃色的,醫院內要把她的血抽出來,經過化療以後,使其清亮起來,然後再輸進去,做一回需一萬多元,已連續做三次,出院就發,幾乎不能出院。因為我們是同一辦公室,對我很了解,看到我的氣色、精神那麼好,就問我:‘你現在身體那麼好,是怎麼搞的。’我說:‘我煉法輪功,煉的,煉功一年多了,一年多沒去過醫院,沒吃過藥,煉功第一天藥就摔了。’她說:那麼好的功法,教我煉吧!我說:‘你出院,我教你煉。’過了幾天她真的出院,到我家來,要我教她煉功了。我教她煉功動作,還給她看《中國法輪功》的書。由於她的悟性好,一下子全信了,從1994年4月至今也沒有再犯,全好了。”

類似這樣的神跡,在法輪功中俯拾皆是。幾乎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能夠講出許多發生在本人或親朋好友身上的實例。

法輪功的傳出並不是為了給人治病,也不把煉功法動作視為最重要的,而把道德的提升,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煉心性視為第一位。

《大連日報》1997年3月17日登了一篇文章《無名老者默默奉獻》,報導一位古稀老人,利用一年時間,默默為村民修了4條路,全長約1100米,當人問他是哪個單位、給多少錢時,老人說:“我是學法輪功的,為大夥兒做點好事不要錢”。1998 年初夏,中國發生大洪水。在一個抗洪工地上,有十幾個人,從早幹到晚,好像不知道累一樣。去視察的幹部問他們是哪個單位的,他們說都是自願來的,細問之下才發現,才知道他們都是煉法輪功的。《大連晚報》1998年2月21日報導了大連海軍艦艇學院的一位法輪功學員,2月14日下午從大連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1名掉進冰窟窿的兒童。

法輪功最主要著作《轉法輪》的第一句話是這樣寫的:“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這句話表面看來簡單,國內外上億的法輪功學員都是親身的見證人。

二、法輪功學員回憶師父的事跡

2002年9月16日,明慧網發表了《隨師萬里行》一文。這篇文章是一位法輪功學員記錄她從1993年開始追隨自己的師父到中國大陸各個城市去聽講法的過程和親眼看到的李洪志大師的點滴事跡——

“ 一期接一期地聽課,老師講得越來越高,都是我從來沒聽過的全新的領域。那麼信與不信呢?……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暫的,經歷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什麼都親身去體驗。那麼信與不信就看老師本人,老師可信那麼老師講的就可信。我仔細地觀察老師,只要老師在場,我的眼睛就不離開,每一個音容笑貌,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看在眼裏,放在心上。所以下課了我總是磨磨蹭蹭的,走在後面。有一天從十二期班上下課回家,在五棵松地鐵站等車,看到老師從後面走來,旁邊有他的家人,還有一位學員,他們提著飯盒,車來了人們擁著進車門,我盡量向老師所在的這邊擠,想和老師他們進一個車廂。人們本能地擠著,進了車門第一眼就瞟一下哪有位子,稍有可能就一步竄過去。等我進來發現老師他們進了隔壁的一節車廂,我趕緊走到兩節車廂連接處的車門,隔著玻璃向那邊望,見到老師一點不著急,讓別人先進,幾乎是最後進來。我注意到他進來時還有一兩個位子,如果動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裏著急,心想快點,可他靜靜的,似乎根本就沒感覺。人們瞬間就擠著坐定了,幾乎剩他一人站在那裏。我的心在翻動,就感到他和我們那樣地不同。我默默地想,他是以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周圍的世界呢?漸漸地我心裏升起了一個字,就是‘正’。”

“這位老師怎麼這麼正,正的讓人不可思議,沒有人間任何表面的東西可以掩蓋,一切都是那麼真實,沒有造作,沒有誇張,沒有牽強,沒有掩飾。開課的方式也不同於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集體講話的方式。到點就上課,不繞彎,直奔講課內容。所到之處也沒見哪個社會名流來捧場,沒有前呼後擁一群人磕頭作揖地要治病。學費也很低,十堂課九天40元,老學員還減半。後來由於氣功科研會有意見,說法輪功的班收費太低,影響了其它功派辦班的收費標準,這樣又勉強調到50元,老學員仍減半。老師在各地講課都是由當地氣功科研會邀請主辦,辦班收入和氣功科研會四、六分成,所得的這一少半除去隨行工作人員的吃住旅費等,也就剩不下多少了。那時我就在想,老師不為錢,也不治病,他在做一件什麼事呢?”

“每期班老師都在課堂上給大家整體調整身體。學員反應很大,都覺得很神,有的一期班下來,一輩子所有的病都沒有了。不僅在身體上的收益很驚喜,而且我感到一生都沒這麼心情舒暢過,一切都是那麼透明,沒有什麼秘密、親疏貴賤,人間的世態炎涼都進不了我們的課堂,大家素不相識可心想一處,都聽老師的話,都要修煉,幾乎每堂課散場時都戀戀不捨。靜下來時我不禁問自己,我為什麼這麼被打動?漸漸地我感到,老師的為人和老師所講的一切,都和我內心的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一種呼應,或是共鳴,或是感應。今日遇老師,我默默地體會,他真的是那樣的高潔,那樣的堅不可摧。我的心在震顫。”

一位筆名清宇的學員則講了這樣一個故事:“1994年3月14日,師父來天津第二次傳法,地點在八一禮堂。我有幸聆聽了師父的講法,更親眼目睹了師父在日常生活中看似平凡的一點一滴的言行。那時我對大法的認識還很膚淺,對這件事情半信半疑,抱著觀望的態度。”

“一天師父從招待所步行來到八一禮堂,弟子們潮水一樣的向他湧去,把師父團團圍住。那種場面是我從沒有見過的熱烈和激動。前面的人往師父身邊擠,後面的人使勁往前擁,還有人緊隨師父左右,甚至因為看不見師父心裏起急,抓住師父的衣襟不放,更多的人們在熱烈的鼓掌歡迎。”

“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師父正步入禮堂,忽然從人群裏沖出來一個人,他一下子撲倒在師父的腳邊連連磕頭,眼淚順著他的臉流淌。後來才知道他是一個癌症患者,因為在廣播裏聽到師父宣傳大法的節目,就是試著跟師父通話,在短短幾分鐘的談話中,他的病痛減輕了很多,激動之余竟找到講課的地方,跪地叩頭來表達自己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面對這樣的場面,師父始終目光平視,淡淡微笑。對那個下跪的人,師父上前把他輕輕扶起,繼續往裏走去,始終保持著平靜祥和,這裏的歡騰好像跟師父毫無關係。給我的感覺是師父不在這樣的塵世中。”

“這在我的心中引起極大的震撼,我忽然意識到師父不是一個平凡的人。什麼樣的人才能在這樣一個狂歡中始終保持著平靜祥和;又是什麼樣的人能從內心波瀾不驚,榮辱皆無,淡泊從容?這一定是一個覺者的心態,只有真正的覺者才會在這樣不經意的小事中也表現出最與眾不同的行為。”

長春學員則記述了一件小事:“在這期班上的一天,師父騎著破舊的自行車馱著女兒來了,到門前,看到學員停放的自行車倒了一排,就一輛一輛的扶起來立好,當時還下著小雨。師父啊,每一件很細小的事都給大家做了榜樣,師父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我們什麼叫‘懷大志而拘小節’。師父慈悲純善的舉動,化掉了一切不正的,也在歸正著人心。”

三、十七年,走過風雨

法輪大法傳世十七年了,這其中有蓬勃發展的時候,也有遭到無端非議以及殘酷迫害的時候。

在蓬勃發展時,法輪功的修煉者本著“真、善、忍”的原則默默地弘揚大法。一本《轉法輪》12元,如果是按照批發價11元買進的,每個人都會以原價賣出,而不會多賺一塊錢。如果有人來學功法動作,法輪功學員一定免費傳授。在工作上,法輪功學員恪盡職守,在家庭中盡心責任,在社會上謙退自律,在個人利益上與世無爭,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更遑論貪污腐敗與作奸犯科。1998年,退休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曾組織過一次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的結論。

法輪功自傳出後,就一直遇到各種干擾。從1996年《光明日報》事件開始,中共宣傳部門和政法部門對法輪功的誹謗、壓制和構陷步步升級,至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

在這十幾年的風雨中,無論順境還是逆境,法輪功一直保持了和平、理性和善意。儘管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滅絕人性、慘絕人寰的,法輪功學員也從未暴力回應,甚至在迫害開始後,還在向江澤民和中共政府“講真相”。直至中共一意孤行,犯下十惡不赦的大罪後,才以《九評共產黨》和“退黨、退團、退隊”的形式向普通民眾講清真相,和平解體中共這個犯罪集團。

在中國歷史上有許多舍生取義的故事,這些人之所以能千古流芳,是因為為正義敢於捨棄榮華富貴、身受酷刑折磨、乃至失去生命而不悔實在是太難能可貴了。而在中共以傾國之力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我們看到數以百萬計、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都能堅貞不屈,並且仍不斷向人們善意地澄清真相。這也不是一時的激憤,或者只是某一個地區如此,而是全國如此、全世界如此,無分種族、年齡、文化和社會階層的差異。這本身就是一種神跡的展現。

在這個過程中,法輪功學員確實做到了抱著“善心”去講“真話”,也“忍受”了許多中共強加的痛苦乃至世人的誤解,實踐著法輪功“真、善、忍”的要求。

結語

對許多人來說,最可貴的也許是平安、健康,那麼那些從癱瘓或被醫院判了死刑的絕症中康復的人們對法輪功和李洪志大師的感激是難以言表的。任何中共的謊言都改變不了他們親身受益的事實。

對許多人來說,為真理他們可以上下求索。而法輪功所揭示的人體、生命、宇宙的奧秘,絕不僅僅是一家之言或書本上的說教,而是他們可以親身實踐和見證的真理。此時,任何的洗腦也難以動搖他們明悟真理後堅如磐石的信念。

法輪功所帶來的益處,絕不僅僅侷限在修煉的人。修煉者以他們巨大的付出解體中共這個迫害中國人的犯罪集團,這本身就讓中國人可以有自由、有尊嚴的生活。法輪功本身沒有任何權力訴求,並大開方便之門,任何人都可以免費學習,並通過修煉改善健康和提升道德。

在海外,法輪功學員辦起了電視臺、報紙和廣播電臺;其中傑出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則架設網站,開發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軟件,把自由的信息無償地傳給中國大陸鐵幕後的人們。近年來以文藝形式的演出,不僅把中國最美好的藝術推向全球,更把中國文化的信仰與道德內涵發揚光大,由此帶動中國信仰、道德的復興與文化的重建,為未來的中國奠定了堅實的精神基礎。

五月十三日,是法輪功學員感恩的日子。每一個認真思考過法輪功現象、仔細了解過法輪功真相的人,或許也會懷有同樣的心情吧。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