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
 
志根
 
2009-4-14
 
【人民報消息】對於共產黨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的問題,至今還有很多人不明白,所以還有必要深入分析。

一、法輪功是修煉,根本沒有威脅到共產黨的政權

現在還有不少人不相信法輪功修煉者沒有政治和權力欲望,不相信法輪功修煉者是看淡世間得失的。因為他們都用自己的觀念看待法輪功修煉者,用自己的尺度去衡量別人。在現代各種思潮的影響下,特別是在中共邪惡的黨文化的洗腦之下,他們是很難相信世界上還有無私的好人的。

也有的人講:法輪功現在不想奪權,等勢力一大就會奪權了,歷史上哪一個集團不是這樣的?

這樣想的人是不了解修煉文化的,其實在歷史上有許多真正的修煉團體,他們雖然發展到人數眾多,可是從來不想要什麼政權。佛教的創始人釋迦牟尼本是王子,可是他為了修煉,根本不想要王位,而是走上了出家修行之路。

隨著法輪功的真相在全世界的傳播,現在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並相信了法輪功修煉者是重心性修煉的,是不求世間得失的,是沒有權力欲望和政治企圖的。

不管人們怎麼猜測法輪功的所做所為,上億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自己的心裏最清楚,我們沒有任何政治上的企求,相反,我們在修煉過程中是要不斷看淡這些的。

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大法這麼多年,極力的抹黑法輪功,可是卻始終拿不出法輪功有政治企圖的證據。它所有說法輪功有政治企圖的說法不過是誣陷和誹謗,是“莫須有 ”的罪名。它最大的所謂“證據”無非有兩條:一是那麼多法輪功學員上訪,包括集體上訪,它歪曲說成是“圍攻”。可是上訪就是上訪,而且是和平上訪,不是圍攻。在全世界,沒有政治動機的請願、遊行、示威每天都在發生著,例如惡黨的報紙不是對美國民眾的反戰遊行毫無放過的做報導嗎?可是他們並不想奪取政權,只是為了表達反戰的意願。二是它歪曲說法輪功與所謂的“西方反華勢力”勾結。這也算不上是什麼“證據”。在受到如此嚴重的邪惡迫害下,法輪功當然可以爭取全世界道義的支持。實際上這些支持並不限於什麼“反華勢力”,很多與中共關係不錯的政府也都支持法輪功,呼籲中共停止鎮壓。

中共這樣做是為了欺騙民眾,使民眾認為它鎮壓法輪功是出於無奈,是正確的,是合理的,是自然的,是必然的,是人人都會這樣做的。從過去的幾年中看,惡黨的謊言確實得逞了一陣子。很多中國人確實受了它的騙,也有的人至今沒能清醒過來。

惡黨這樣做更是為了欺騙黨內,企圖通過製造一個威脅到它“生死存亡”的“敵人”而使“全黨上下”“團結一致”參與鎮壓法輪功。它這些邪惡的招數至今還在毒害著廣大的黨員,它的邪惡企圖是把這些黨員緊緊捆綁在一起成為它的陪葬品。

受到幾十年黨文化洗腦的中國人特別是中共黨員很難看清這個問題的實質,這是他們拒絕接受真相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們在講清真相中就是要破除人們的這種誤解。法輪功其實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這已是為世人所共知的事實。

二、共產黨因為自己極其邪惡才感覺到法輪功是個威脅

有的中國人這樣想:儘管法輪功沒有政治動機,實質上對共產黨沒有威脅,可是共產黨感覺到法輪功是個威脅,所以它要鎮壓。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越來越多,已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法輪功實力越來越大,多次集體上訪充份顯示了法輪功的實力,令共產黨感到害怕。所以它要鎮壓。這種看法是接近事實的。

事實的真相就是:儘管法輪功並沒有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可是共產黨中的某些人由於心胸狹窄而感覺到法輪功是對它們的威脅,所以它們就惡意的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

共產黨本是一個唯我獨尊、心胸狹窄、打擊異己的專制黑幫,它容不下任何的異己力量——不管這種力量對它是有利還是有害的。共產黨當時的魁首江某某,更是一個心胸狹窄、極端妒嫉、理智不健全的人醜,它明知法輪功是修善的,是和平的,是對社會有益的,可是它對那麼多的法輪功修煉者如此尊敬法輪功創始人感覺到受不了,它妒嫉不已、心血噴頭,所以就惡意的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

如果當時不是如此一個極端妒嫉的魔首在臺上,共產黨也許不會鎮壓法輪功。像世界上其它的共產黨國家不鎮壓法輪功一樣。

如果共產黨不是一個極端專制和排斥異己的黑幫黨,它也不會鎮壓法輪功。

事實真相是:法輪功並沒有政治動機,是共產黨自己由於極端妒嫉、理智不清而產生錯覺,認為法輪功是個威脅。

法輪功是善的,所以善良的人會感覺到好,邪惡的人則會感覺到是個威脅。

對於法輪功的出現,不同的人產生了不同的感覺,產生了不同的態度。

因為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是善良的,是純正的,是提升道德的,所以,一切善良的人都會感覺到法輪功的好,而一切邪惡的人都會感覺到法輪功是個威脅。

共產黨之所以感覺到法輪功是個威脅,是因為它自身是壞的。這個以常理便能明白:一個黑幫頭子對於它地盤內出現的任何一個優秀的人員或團體,都必然會視其為最大的威脅。如果共產黨及其魁首不是邪惡、變態的,它就不會感覺到法輪功是個威脅。

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無論是政黨領袖還是政府人士,也包括社會大眾,都能正面感受到法輪功給社會帶來的益處,無論法輪功發展到人數如何眾多,無論法輪功發展到多麼強大,人們都不會感覺到法輪功對自己是個威脅,相反,人們會認為法輪功的發展對自己是有利的,他們都真心希望法輪功能發展壯大。

說白了,共產黨感到法輪功對它是個威脅,就是因為法輪功太好,而它自己太壞。

為什麼現在世界上普遍接受法輪功,而偏偏只有共產黨鎮壓法輪功呢?就是因為共產黨是個最壞的、變態的黑幫,而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是正常的人類社會狀態。

三、共產黨選擇鎮壓法輪功是因為它要行惡

面對法輪功,人們有兩種選擇:從善或者作惡。

因為法輪功是純正的、善良的,所以面對法輪功,人們有兩種選擇:或者是選擇同化“真善忍”、提高自己的道德;或者是選擇做惡,打擊“真善忍”。

非常遺憾的是,共產黨選擇了與“真善忍”為敵,等於選擇了與全人類為敵,與宇宙為敵。

中共惡黨本質上是反天反地反一切道德準則的,是想拋開一切準則的約束而為所欲為的,是想統治一切人以至統治整個天和地的,是最敗壞的生命,是最邪惡的組織。關於這些,從“馬克思”的狂妄的蔑視一切傳統倫理準則的共產邪惡主義理論體系中,從毛魔頭的所謂“詩詞”和言論中都可以充份的看出來。共產惡黨其實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的鼓吹“超人”和“權力意志”的尼采的十足信徒。

可是,無論共產黨怎麼壞,面對法輪大法“真善忍”,它還是有兩種選擇:選擇同化善良或選擇打擊善良。是共產黨選擇了自絕之路。

當然,對中共惡黨而言,如果沒有法輪大法的出現,它會有系統的最終完成它完全異化、毒化中國人的邪惡計劃並永遠統治中國,達到“萬壽無僵”的權力欲望。

可是它的罪惡計劃因為法輪大法的出現而破滅了。因為上天不會讓人世間永遠敗壞下去,“物極必反”“晦極生明”是天理,“人不治天治”體現了上天對人世間的關注與主宰。

共產惡黨無視神的存在,以為它自己可以為所欲為,這是它最根本的愚蠢之處。在人世間的表現來看,它的手段多精明啊,可是因為它無視神的存在,也就變成是最愚蠢的了。

它企圖最後的徹底的破壞人類的良知的邪惡計劃因為法輪大法的出現而受到根本的挑戰。在這種情況下,它不是反觀自己,在正法中歸正自己,回歸良知和理性的狀態,而是選擇一意孤行,選擇了在與宇宙徹底為敵的道路上走到底,所以它迫害法輪大法就成為了一種必然。其實這不是必然,從本質上說這是出於惡黨自己的選擇。

它選擇了打擊善良,所以它等於選擇了在邪惡的道路走到底。

所以,如果簡單的說,共產黨為什麼鎮壓法輪功?就是因為共產黨太壞,並且它要繼續變壞、作惡到底。

如果共產黨黨選擇變好,它還是有機會的。因為法輪功並不反對共產黨,法輪功只是教人向善,任何人、任何組織,只要向善,都有發展的機會。共產黨儘管已經作惡多端,如果它不選擇迫害“真善忍”,它同樣是有機會的。它選擇與人類道德為敵,那等於是選擇了自我滅亡之路。

如果一定要說法輪功威脅到共產黨的什麼,那就是法輪功的出現在抑制著一切人、一切組織,包括共產黨的行惡。法輪功是向善的,當然要抑制行惡的舉動,當然共產黨會感到某種不便,可是法輪功卻從不威脅到共產黨的政權。共產黨選擇迫害法輪功,就是為了它能夠不受任何限制的作惡到底。

法輪大法從新喚回了人們的道德良知與判斷是非的能力,人們從惡黨灌輸的最邪惡的“黨性”中清醒過來,能從根本上認清惡黨的那一套。惡黨不能再為所欲為了。它為了為所欲為下去,就必須鏟除法輪功而後快。

也就是說,共產黨鎮壓法輪功是出於罪惡動機,而不是因為法輪功有什麼錯。中共惡黨不管如何自扮“偉光正”,也逃脫不了越來越清醒的人們的眼睛。

四、不是法輪功與共產黨作對,而是共產黨與法輪功作對

寫到這裏,可能有人講了:那麼,這不是因為法輪功與共產黨作對嗎?如果法輪功不宣揚“真善忍”,不與共產黨作對,共產黨會鎮壓嗎?

這種思想包含著很多重意思在裏面,不容易一下子說清楚。

這種思想中有一種“言外之意”:與共產黨不同就是與共產黨作對,或者,不順從共產黨就是與共產黨作對。

法輪功遵從“真善忍”,與共產黨宣揚的“假惡鬥”確實不同,法輪功也不會順從於共產黨的恣意迫害。這是事實。站在黨文化的思維上看,這或許就是與共產黨“作對”了吧?其實,法輪功一直對共產黨採取非常包容的態度,在1999年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之前,法輪功從來不提到過共產黨的名字,也從不指出過共產黨的罪惡,處處要求修煉者盡最大限度符合社會狀態和法律規定,根本不想與共產黨“作對”,甚至不想觸及到它那極端敏感的神經。但這不是法輪功懼怕共產黨,而是修煉根本就與任何政權無涉。如果共產黨不主動鎮壓法輪功,法輪功根本不會去揭露共產黨的罪惡,更不會去解體共產黨。

因為法輪功是純正的,是向善的,法輪功太好了,法輪功又不會向共產黨妥協和遷就,不會受共產黨利用和隨意擺布,而共產黨太壞了,所以具有黨文化思維的中國人當然也就很自然的認為法輪功是與共產黨作對才導致共產黨鎮壓的。

這種思維是習慣於共產黨黑社會化了的長期統治的產物。在一個黑社會絕對統治的區域裏生活久了的人,會很自然的認為:如果發生強盜搶劫或強姦,誰要反抗就是與強盜“作對”,那麼當然應當受到強盜的“懲罰”。在這種黑社會國度裏生活久了的人們,不會去譴責強盜搶劫、強姦、殺人的惡行,反而會去譴責被害者的反抗。甚至會譴責說:“誰叫你不收藏好自己的錢包?”或者說:“誰叫你打扮的那麼漂亮?”

在法輪功受迫害的問題上,很多中國人也會這樣譴責法輪功:“誰叫你宣傳真善忍?”“誰叫你上訪(而不是乖乖的接受共產黨的”取締”)他們的意思是:如果你放棄“真善忍”不就沒事了?(等於是對被搶劫的人說如果你不要錢你不就沒事了,對被強姦的人說如果你不要貞操你不就沒事了?)

這些人分不清誰才是應該受譴責的,分不清誰才是真正的在與別人“作對”。在他們看來,共產黨搶劫、強姦不是與別人“作對”,而你有錢、長的漂亮而又不願意接受強盜的任意侵害就是與人“作對”。

受共產黨洗腦後的中國人,就是這樣想的:人家共產黨壞就壞,關你什麼事呢?你們法輪功為什麼要那麼好呢?為什麼要與人家共產黨“作對”呢?為什麼要與人家共產黨“爭奪群眾”呢?你們法輪功如果不是宣傳“真善忍”的理論,如果不是與共產黨那一套相反,共產黨也不會鎮壓你們。

把法輪大法的出現當作是惡黨鎮壓的原因,那真是荒謬之至。這就等於是說,強盜之所以搶你是因為你有錢。你要沒錢強盜就不會搶你了,所以你不應該有錢。錯的不是強盜,錯的是你有錢。又等於是說,強姦犯沒有錯,錯的是因為你長的漂亮。被惡黨洗腦後的很多中國人就是這樣思維的。

這種中國人的思維是:不是強盜錯了,強盜天生就是要搶劫、強姦的,強盜犯罪沒有錯;是你錯了,你不應該生來就這麼漂亮,你不應該生活的這麼有錢。你有錢,你長的漂亮,而又不願意被搶劫、被強姦,那就是你的錯,你這就是與強盜作對。

受洗腦後的一些共產黨員,也錯誤的感覺法輪功是與共產黨“作對”的敵人,因此被共產黨煽動起對法輪功的無比仇恨,在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運動中表現的特別瘋狂。

就是人沒有善惡與是非標準了,不自覺的就站在強盜的一方立場上看待問題了——“你反抗的話,要是我我也要殺死你。”“我要是共產黨,我也鎮壓法輪功。”“我要是江XX,我也這樣做。”實質上就是認同了強盜與共產黨黑幫的道德標準與做法,那麼,雖然這些人沒有實際做惡,卻是與強盜和共產黨同樣壞的人。你說是不是呢?

五、“真善忍”的出現和弘揚不應該受譴責,應該受譴責的是打擊“真善忍”的共產黨

有的中國人這樣想:如果法輪功不出現,共產黨也就不會鎮壓了。言外之意是:法輪功不應該出現。

這句話中的邏輯是:有錢人的出現是個錯,人生的漂亮是個錯,不然就不會有強盜和強姦犯的出現了。

我經常聽到一些中國人,特別是很多中共黨員這樣說——“要是你們法輪功不出現,也就不會發生鎮壓的事了。”這話講的很沒有道理,很不講理。

其言外之意就是,與中共惡黨不同的事物,或者說中共惡黨不喜歡的事物就不應該出現,出現了中共惡黨就有理由鎮壓。是這樣的嗎?

別忘了:追求財富和打扮漂亮都是人正當的生活權利啊。法輪功修煉者追求“真善忍”,也是一種正當的生活權利,不應該受到任何侵害,誰侵害誰就是犯罪,應該譴責的是這種侵害,而不是堅持法輪功信仰的人。

有的人有這樣的思想:共產黨出現在先,法輪功出現在後,你法輪功與共產黨對立,它鎮壓你就是必然的,如果是我我也會鎮壓。

這種思想如果是用於兩夥搶占地盤的黑幫身上是沒多大錯的:後出現的黑幫想搶占現有黑幫的地盤,那麼被現有黑幫打擊當然是必然的,甚至也分不清誰對誰錯。

可是法輪功與共產黨是善惡的兩極啊,再說,法輪功也不想要共產黨的“地盤”啊。共產黨對一批“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煉功百姓大打出手,這與兩個黑幫搶奪地盤有天壤之別啊。

這說明很多中國人已經沒有善惡標準了,已經分不清、也不想去分清好壞了,他們在共產黨宣揚的那套“無神論”和“弱肉強食”的理論洗腦下,看待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是首先從善惡的角度去看,而是首先從“適者生存”的角度去看,從黑社會的標準去看。法輪功出現是為了使人修煉,並不是為了與共產黨作對。有共產黨存在,法輪功也是修煉;沒有共產黨存在,法輪功照樣修煉。法輪功是本於宇宙特性在修煉,根本不是為了針對共產黨而存在的。

法輪大法的出現是必然的,是大勢所趨,既不是針對共產惡黨而來的,也不會因為共產惡黨的存在而不來。

有道是“物極必反”,“人不治天治”。歷史發展到當代,整個世界的道德下滑到了極其可怕的成度。再不制止和回升,世界將變成什麼樣子呢?

法輪大法的出現就是為了整個世界的道德標準從新回歸,就是為了普度和濟世而來的,其目地就是這樣洪大的。這是天理必然,這是宇宙運動的規律,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當然也不以惡黨的意志為轉移的必然。

在中共惡黨的心中可能會怨恨法輪大法的出現干擾了它的“平靜”,甚至會認為法輪大法就是針對它而來的。其實不是。法輪大法的出現和全世界必須從新歸正這是世界發展的必然,是物極必反的規律體現,因為整個世界到這個時候就是要從新變好和回升。

法輪大法的出現是帶著這樣一個洪大的目地的,當然不會照顧共產惡黨是不是高興的心情了。

也就是說,無論有沒有惡黨存在,也無論惡黨會對大法採取什麼態度,法輪大法都必然會出現。

法輪大法的出現是無可指責的。因為法輪大法給世界帶來的是光明與祥和,是回升與希望。到今天,這一點已經為世人所普遍認同了。

六、法輪功的出現可以挽救共產黨,是共產黨放棄了生存的機會

宇宙演化自有其規律,無惡不作者終究要走向毀滅,只有回歸正道才能新生。共產黨本已做惡多端,面臨毀滅,包括其政權也面臨失去。法輪功的出現,抑制了人們行惡,使整個社會道德回升,為共產黨的繼續生存提供了最好的機會,共產黨本可以藉此機會贏得民心、穩定政權。可是共產黨選擇了繼續行惡,也就是選擇了自絕之路。最終,並不是法輪功去打倒它,而是人民會拋棄它,它的黨徒會離棄它,從而使它徹底解體。

共產黨本可以有另一種選擇。它不能阻止法輪大法的出現,但可以選擇善待大法,遺憾的是共產惡黨選擇了鎮壓法輪大法,選擇了與整個世界的從新歸正的大方向為敵,也就是選擇了自己的滅亡之路。

這不怪大法。不是大法的出現使它滅亡,大法的出現本來使它有機會變好而得以生存下去。可是它自己選擇了滅亡。大法是為了整個世界從新變好而來的。它不願意變好,那就等於是選擇了滅亡。

七、人沒有作惡的權利,只有向善的自由

沒有了道德觀念的人可能會說:共產黨壞就由它壞好了,誰叫你管呢?法輪功的出現既然抑制了共產黨的行惡,那麼也就不能怪共產黨鎮壓法輪功。

這是沒有善惡標準的說法。

其實這個宇宙、這個世界,我們人類,是有道德標準的,人類只有向善的自由,卻沒有作惡的權利。

你不能說:共產黨作惡也是它的權利。

其實共產黨作惡是不對的,沒有誰給它這樣的權利。共產黨繼續作惡的結果,一定是走向毀滅。

它只有向善的自由,只有向善,它才能贏得民心,穩定政權,繼續生存。所以,法輪功抑制共產黨繼續行惡,那是在挽救它,而不是與它“作對”,更不是威脅它的政權。

法輪功的出現並沒有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法輪功的出現確實抑制了共產黨繼續犯罪。它可以繼續統治下去的,只要它變好。可是它不願意變好,那麼從任何一個道理上說,它也再無資格統治下去了。

有人講“換了其它的黨也會鎮壓法輪功”!其實不是的,法輪大法的出現確實使現存的許多政黨、許多國家、許多人都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可是當今世界上除了中共之外,沒有第二個政黨和國家選擇鎮壓法輪大法,他們選擇了在大法的對照下改正自身的不足,他們選擇了依照大法回升自己。這就與中共的鎮壓態度形成最鮮明的對比。

在法輪大法的對照之下看到自身不足和醜陋的那一瞬間,有多少人感到由衷的欣喜!又有多少人因為受到了刺激從而無理智的反感大法?可是像中共惡首那樣因大法映照出它和其黨的不足而惱羞成怒要跳起來鎮壓大法的卻是少數,真的是少數。很多人都是從大法中看到自身的醜陋而開始走上道德回升之路的。

所以不應責怪法輪大法映照出中共的不足與醜惡,而應該遺憾中共沒有這樣的胸懷改善自己。為什麼世界上那麼多的政黨能善待大法從而走向新生之路?而為什麼只有中共選擇與大法為敵從而導致自己面對今天行將解體的命運?這不怪中共自身還能怪誰?

這就是惡黨在鎮壓法輪大法的文件中所說的法輪功在與它“爭奪群眾”。這是它的錯覺。其實法輪大法在給予一切眾生回歸良知的機會,也包括給予惡黨這樣的回歸的機會。只是惡黨因為權欲太重和偏狹的妒嫉心而看不到真理和真相。

八、從對待法輪功被迫害問題中可看出好人與壞人

判斷一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主要是看他的思想。比如,有的人講:“我要是某某黨總書記,我也會鎮壓法輪功。”那麼他就與江某某是一樣壞的人,雖然他沒機會親自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因為,假如他真的有機會當上那個總書記,他就會真的幹出那樣大的壞事來。

所以,從一個人的思想和態度上可以看出一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

被惡黨的“黨文化”洗腦後迷失了是非標準的中國人常常這樣說:法輪功威脅了共產黨的政權,要是我我也鎮壓。他用惡黨幾十年灌輸的“為我為私”的是非準則去思考問題,從而得出這樣的結論。

如果能以正統的是非標準去認識問題,能從良知出發判斷是非,就不難看出這場迫害是邪惡至極的。

所以從對待這場鎮壓的態度中,從對待中共惡黨的態度中,可以真切的看出一個人的道德底線。這種態度也就成了衡量一個人是否還存在最基本的道德良知的重要尺度。

所以同情不同情法輪大法,譴責不譴責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聲明不聲明退出中共惡黨,也就成為今天世人能不能具備“人”的資格的重要尺度。

如果一個人對如此鮮明的善惡對比仍然無動於衷,則很難說他還是一個有起碼的道德良知的“人”。

寫成於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