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美国人在中共监狱的日子(图)
 
田清/综合编译
 
2008-9-1
 
【人民报消息】一名尝试把美国的言论自由带入中国而遭到牢狱拘禁和虐待的艺术家,在被释后日前返回了纽约市布鲁克林的家。

《布鲁克林日报》28日报导,获国际赞赏的灯光艺术家詹姆士-包德利(James Powderly)于奥运期间被中共当局监押6天,其他数名与他一起的美国艺术家也被关押。

他们到北京是去协助一群异议人士,计划在天安门广场附近一栋建筑物的侧面使用雷射光来投影支持西藏的讯息。不过在他们还没有开始时,急切地要阻止任何奥运期间抗议的中共官员在8月19日抓捕了他和他的同事。

安全回到他在纽约市的公寓,包德利告诉布鲁克林日报他如何被虐待,包括被剥夺睡眠、水、食物和药物,以痛苦的姿势被绑,银行帐户也被偷了2000美元。

包德利了解他的支持西藏的讯息可能让他陷入麻烦,不过他以为他遭到的惩罚仅只是被驱逐,而不是被监禁。他说:“我知道后果可能很严重。如果我不是美国人,如果我是西藏人,亲民主中国人或是法轮功学员,我会被带到某处从头部后方射击。不过,我以为他们只会把我送回美国。”

中共警察把这些美国人带到一个高档餐厅的地下室,每个人一个房间然后被连续审讯26小时。在一天多的持续拷问后,警察把这些艺术家和异议人士送到北京监狱,他们被剥光衣服、拍照、审查,互相隔离并且和其他犯人关在囚房。包德利和其他11个犯人关在一个只有8张床的囚房,没有饮用水,而且房间24小时打灯,不让被监禁人睡觉。

当包德利能睡着时,警卫叫醒他,把他带到一个牢笼式的审问室,用手铐把他的腰部紧铐在金属椅上,并质问他的投影计划。

整个监禁期间,包德利获得一个硬梆梆的水煮蛋作为早餐,一碗饭和一碗汤作为午餐或晚餐。囚房内的自来水不能喝,所以犯人把微温的淋浴水装瓶共饮。虽然每天被询问,包德利要求的胃病药物却从没拿到过。

8月22日,包德利和他的合作人员与来自美国领馆的代表会面,代表通知他们因为“扰乱社会治安”被判刑10天。

不过中共的官员说的不一样。“我们一直被告知说我们永远也出不去,而且我们什么办法也没有。”

不过在包德利和其他艺术家被释放之前,警察从他们的银行帐户内取走了2,000美元,说是用于到美国的机票。几小时后,这些艺术家和异议人士被押到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不过即使他不再被允许进入中国,包德利表示,他认为这个护卫言论自由的计划并不是要向执政当局抗议。他说:“我会要中共当局后悔没有把我终身留在那里。”

Gothamist网站29日报导,包德利被逮捕并且拘留6天,不过正式在看守所是5天,是包德利被判刑十天的一半。

包说:“我不知道他们可以对外国公民判刑,我是说,甚至没有经过审判。没有司法程序,他们就是抓你然后把你监禁。”

当被问及:你当时知道事情的进展吗?包说:“不,我们完全被隔离。而且我们和美国领事的会面是在中共秘密警察(包括中共警察翻译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所以我们没有私下对话,所有谈话都是在中共当局的戒备中。”

“所有的审讯都是和几名审问人员一起。我的情况是,有3人在审问室内。一名徽章编号1300的女性是秘密警察翻译员,还有一名徽章号码3250的男子问了一大堆问题,还有他们徽章号码3158的头子。”

“ 我们以不舒服的姿势被绑在椅子上,我们被放到地上有血的监牢并被告知我们活不了。我们一直被剥夺睡眠。每天晚上都有审问,而且他们都不让我们睡觉。囚房的灯从来不关。我们的食物难以下咽,我们也没有饮用水。要我们以不舒服的姿势整天坐在椅子上,而且晚上绑在监牢内的金属椅子上是一种肉体折磨。我们因为这些都有割伤和淤血,而且我的一些同事被殴打。”

“你知道,肯定有中国人民愿意表达意见。不过他们只是没有像我们一样有表达多样观点的机会。希望如果中国放宽管制,如果从放宽舆论开始,最后会出现态度的改变,而不是所有的国民都意见一致。我也不期望他们都同意西藏应该获得自由,我们的希望只是,我们可以说服人们西藏有权利表达意见和新闻与言论自由。而联合国宪章对所有这些都有明确揭示。”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