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奧運 中共玩起行為藝術(圖)
 
李天笑
 
2008-7-31
 
【人民報消息】北京奧運除了沿途滅火、奧運豬和戴口罩外,最搞笑的恐怕還是劃定三個公園作示威區的做法。北京奧組委7月23日宣布,將在北京市區的日壇公園、紫竹院公園及市郊豐臺區的世界公園,闢出示威區,讓外國及中國人奧運期間示威。



荷槍實彈的警察到處可見,北京氣氛恐怖。




荷槍實彈的警察到處可見,北京氣氛恐怖。

此消息弄得外國人很詫異,中國人覺得又在惡搞了。在國人記憶中,遊行示威僅是一堆《憲法》廢話。官方允許的反官方的遊行示威從未有過。有過的是官方不允許的示威抗議,如近幾年來不斷發生的維權抗議和警民衝突,但事後都難逃過秋後算帳的命運。總之,示威抗議是絕對的禁區。

中共在專制獨裁上登峰造極,在“藝術”上也不甘落後,從墳墩大劇院到無頂鳥巢,現在又搞起了公園示威區的行為藝術。記得上世紀80-90年代圓明園畫家村興過行為藝術。對此,中共一直擋著,怕引進自由民主理念後一發不可收拾。據說行為藝術最初在20世紀60年代首創時講究“事件”這一概念,指在特定時間和地點,由個人或群體行為構成的表達理念的一門藝術,可包含雜耍、雕塑等。示威區早不搞晚不搞,專在奧運期間搞,只是為了湊成一個事件:有沒有人去示威不重要,重要的是擺了這個姿態,與國際接軌了。

奧運了,豬受惠,人也受惠。史上沒有的,中共可以創新,做俯臥撐可以成為奧運編外熱門,搞點行為藝術也不足為奇。只不過從來沒見過這麼“有效”的行為藝術。

首先,示威區起到了“距離消音”的作用。三個公園都遠離主場館鳥巢。世界公園相距鳥巢22公里,日壇公園和紫竹院公園距離鳥巢8公里。且不說,中共不會真的讓人示威;真的讓,示威抗議隔空放炮,根本傳不到奧運官員和運動員耳中。西方國家民眾的示威區一般都設在離被示威者所在地一街之遙,目的就是要讓被示威者聽見看到示威抗議,但又不會發生肢體接觸。在美國紐約市,示威者如人數不多和不用音響的話,甚至可以不用申請許可,隨時在人行道舉牌示威和發傳單。中共所設示威區故意讓示威者對樹空喊,既作了民主秀又消了抗議音。

其次,中外示威區有別,其背後包藏禍心。據倡議者倪建平透露,中國示威者只能在世界公園活動,另外兩處地點不對中國示威者開放。訪民中很多已流離失所多年、貧困交加、身無分文。他們哪裏拿得出世界公園65元的門票加上長途交通費和餐費去參加一場昂貴的抗議?世界公園裏盡是外國著名建築的縮影版。真有示威,且不說“迪斯尼樂園”裏搞抗議本身就帶醜化意味,背景如果是白宮,正好被中共趁機做文章,可說抗議對象是美國。而外國人如在靠近使館區的日壇公園示威,則成為外國人抗議外國政府,與中共無關。用心何其毒也。

再次,示威區等於陷阱,便於中共進一步清場凈空。在中共持續的恐怖清場政策下,京城裡的抗議群體早被驅趕乾淨,萬人空巷。剩下的潛在抗議者大都轉入地下,待機出擊。中共籍示威區設下鴻門宴,上當者正好逮個正著,一網打盡;或通過申請登記摸清情況,秋後算帳。同時,這個調虎離山計也使真正的抗議集會胎死腹中,化解了奧運期間的抗議危機。

奧運示威區耍外國人,唬中國人,是中共一舉多得的奧運清場手段。

它能說明中共真有自信和包容嗎?如果有自信和包容,就不用設什麼示威區,把高智晟、胡佳等所有失去自由的維權人士放出來即可,把百萬訪民和農民工請回京城即可,停止對所有信仰人士的迫害即可。如果沒有這個自信和包容,那就收起這場荒誕的行為藝術,把公園還給晨練和遊園的人民。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