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自掘奧運陷阱
 
章天亮
 
2008-5-6
 
【人民報消息】《清史稿》第237卷上講了一個故事:明末時,清軍圍攻錦州。薊遼總督洪承疇奉詔馳援,在松山戰敗被俘。一開始,洪承疇不吃不喝不說話,大家都覺得他是必定不會投降的。清太宗皇太極派出範文程勸降。範文程只與洪承疇古今中外地閒聊 ,並不提及投降之事。這時房梁上落下一些灰塵,剛好掉在了洪承疇的衣服上。洪承疇趕忙將灰塵撣去。

範文程看到這個動作後,就起身告辭,立即去見太宗。他回稟說:“洪承疇不是個死節之人,自己的衣服都如此愛惜,更不要說自己的命了。”皇太極聽了,就親自去見洪承疇,將自己的貂裘大衣脫下來披在洪承疇身上,問他說“先生冷不冷?”洪承疇於是便跪倒投降了。

中國文化深受道家影響,認為人的舉手投足都帶有這個人的全息特點,所以有個成語叫“見微知著”,從一個小動作上能看到這個人的根本性格。範文程就是從洪承疇撣衣服這個小動作看出了他貪生怕死的心理。

圍繞奧運傳遞,中共也做了不少小動作。仔細分析起來也很有意思。

比如說:在申奧前,為迎接奧委會官員,中共把天安門前枯黃的草噴成綠色。它反映出的是中共已為奧運會定下了“造假”的調子。在造假哲學的驅使下,中共除噴綠草坪外,還假裝答應改善人權、假裝準備開放媒體、從農民口裏奪水沖洗因污染嚴重而發臭的運河以假造出一個“綠色”奧運、以清查“暫住證”為名清理外地民工和上訪人員以假造一個“和諧”氣氛、乃至現在假裝與達賴喇嘛談判以緩解國際壓力等等不一而足。

還有一個小細節,就是申奧成功的消息傳到北京後,江澤民跑到天安門城樓上“脦瑟”了一番。中共頭子們一般上天安門都是因為“國慶”閱兵,通過“耀武”來 “揚威”,宣揚自己權力的穩定、偽造自己被擁戴的程度。而當江澤民因申奧成功而去天安門的時候,他就在暗示──奧運會已經與中共的權力穩定掛鉤了。

因此,中共一下子利用宣傳機器把奧運會抬到了一個嚇人的高度,似乎辦好了奧運會,中華民族就揚眉吐氣;辦不好奧運會,中華民族就一蹶不振了。

古希臘的奧運確實有一種精神——和平、公正、在神之下的人互相關愛。而現代奧運會在職業化和商業化後,這種精神就越來越暗淡,以至於有人說:奧運會就是個運動會,誰得了金牌最多說明誰身體比較好。

如果中共真這麼想,國際上利用奧運會給中共施加壓力的機會和影響就自然大大減小。然而當它把奧運與政權掛鉤時,中共就等於給自己掘了個奧運陷阱。它把奧運看得越重,國際上利用奧運杠桿可施加的壓力就越大。

孫子說“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當中共在國際上四面樹敵時,降低奧運會的重要性也是緩解壓力的權宜之計。然而中共連這個“治標不治本”的策略都不敢採用,因為它在政治、經濟上陷入困境,外交上四面楚歌,社會矛盾隨時可能爆發時,太需要一個轉移國內外注意力的事件,而奧運會就成了它現在唯一能打的牌。

其實真正擺脫國際壓力最好的辦法就是兌現申奧時的承諾,譬如像我一再建議的:打開互聯網封鎖、釋放被關押的信仰人士和異議人士、廢除違憲的勞教規定。中共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無論是逮捕高智晟、胡佳,還是對法輪功學員、維權律師、上訪人士、失業工人、失地農民、股民乃至少數民族和外國政府,中共或公開鎮壓、或秘密搜捕、或嚴密監管、或出錢收買、或虛與委蛇、或巧言令色,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奧運會辦得風光體面,為延續其獨裁統治注入一支強心劑。

那些還嚷嚷著中共如何強大的人不妨想一想──如果一個小小的運動會都能涉及中共政權的穩定,那麼這個政權也真是虛弱得可以了。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