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什麼背負罵名(圖)
 
龔平
 
2008-4-14
 
【人民報消息】北京奧運火炬自希臘點火開始,便一路抗議不斷。國際輿論一邊倒的支持抗議群體;很多大陸網民則群情激憤,對西方媒體、抗議群體或抗議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口誅筆伐,似乎真是“反華勢力亡我之心不死”。
  
4月9日,杜克大學學生王千源在中國留學生反抗議示威時站在了抗議者一邊,結果被千夫所指。據傳有人很快查到她父母的家,砸碎了她家玻璃,甚至還有人揚言要殺她全家。
  
這種極端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的傾向,非常值得人們深思。
  
作為一個中國人,筆者可以深深理解中國人的愛國情感。愛國似乎是中國人與生俱來的特性,沒有幾個中國人是不愛國的。既然如此,誰又有資格可以輕易去指責別人不愛國呢?再說,罵聲與人身攻擊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中國”為什麼會背負罵名,作為中國人該怎樣做才是真正的愛國,怎樣做才對華人有好處,如何才能真正的使我們的祖國更有尊嚴的在世界立足,這才是最值得每個中國人、尤其是那些罵民思考的問題。
  
依筆者看來,“中國”背負罵名有三個重要原因,一是因為中共的做法與主流文明價值不符,廣受外界批評;二是很多西方人沒有嚴格區分中共與中國,引起誤解;三是很多中國人分不清中國與中共,並對所有外界批評作負面解讀。結果批評者本來想說中共,卻往往說成了中國;或者本來說的就是中共,解讀者卻當成了中國;本來是善意批評,卻被當成惡意攻擊,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誤解。

一、中共政策偏離主流文明價值

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日益緊密的走在了一起。各個民族、各種文化開始近距離的接觸,彼此互動交融。這時,既需要各民族互相包容不同的特點,也需要一種共同的價值觀來作為彼此交往的基礎。於是,普世價值觀,例如尊重生命,尊重人的基本權利,禁止迫害與虐殺,等等,便成為主流通行的文明價值觀。
  
在西方社會裏,這些基本價值通過人權來表現。在中國,因為中共的負面宣傳,很多人對人權有一種潛在的負面看法與抵觸情緒。但如果他們能夠冷靜思考一下,便會發現其實他們內心也希望自己的正當權利得到保護;至少,在他們受到不公的時候,他們會盼望有渠道可以申張正義。因此,出於人道與人性,在基本價值觀方面,各個民族、每個人都是共通的。
  
在中共迫害人權的時候,西方人出於人權的理念很自然的就會提出批評。很多中國人不太理解美國人的這種率直與正義感。中共的黨文化總是仍我們時刻保持警惕,戒備別人可能的 “不良動機”。其實在美國得到義務幫助或自己主動無償幫助別人都是非常普遍、非常正常的事情。一百多年前,法國著名學者托克維爾和德國社會學泰斗馬克斯· 韋伯就已經對美國的義工精神驚嘆不已。早前轟動一時的賀梅案中,賀家就曾長時間得到過美國義務律師的鼎力相助。
  
如果仔細思考或分析西方社會的批評言論,可以發現,西方所針對的,其實是中共的粗暴政策與人權侵害,是不法行為本身,並不是中國。事實上,那些提出批評的西方人,往往是非常熱愛中國的人,因為他們對中國文化感興趣與嚮往,所以才會那麼關注,並希望中國變得更好。如果中國政府能夠保障人權,他們絕對會為之歡欣鼓舞。
  
1999年4月25日,朱镕基接見上訪法輪功學員,西方社會一片讚譽之聲。後來江澤民發動迫害,引發全球譴責,那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問題不是國際社會對中國有什麼偏見,而是中共的做法偏離了世界的普適標準。敗壞中國形象、丟中國人臉的,不是那些批評者,不是那些抗議者,而是中共。

二、西方用詞引起誤解

與此同時,人們也不難發現,西方人的措詞很容易引起誤解。例如,他們說中國殺了多少人,其實是指中共的屠殺政策;他們批評中國沒有人權,其實反對是中共極權高壓。但他們並沒有嚴格區分中共的做法並不能代表所有中國人的想法,更不能代表中國幾千年來的主流價值觀。他們只是簡單的用中國(China)來指稱那邊發生的不人道的事情。於是,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一個中國人的情感歸屬地,成了中共惡行的承載體。這樣便使很多中國人感到自己受到了指責,受到了傷害,產生一種憤起反擊的心態。這種心態因為中國人愛面子心理以及中共黨文化造成的排斥外界批評而得到強化,表現得更加情緒化並具有攻擊性。
  
當西方人出現這種情況,如果你告訴他,中共不等於中國,請你們把批評指向中共,而不要用“中國”,他們也會樂意接受。他們會說,我們本來說的就是中共。事實上,越來越多的西方人已經知道必須區分中國與中共。例如美國資深國會議員羅拉巴克就說過,中共是我們的敵人,中國人民是我們的朋友;我們跟中國人民站在一起,但不是中共。

三、分清中國、中國政府與中共

從另一角度說,當國際社會批評中共或中國政府的時候,我們沒有必要反應過度。我們的國家、民族已經在世界上存在了幾千年,留下了令西方人神往的歷史文化。那些古老文明智慧,真正的代表了中國,讓中國人引以為豪。外界對中共的批評,並無法貶損這個國家與民族本身。
  
在自由社會,批評某個政要或政黨,沒有人會攻擊他不愛國。反對執政黨,並不意味著就是在反對政府,甚至連“不愛黨”、“反黨”的詞匯都沒有,更別說把反黨當成顛覆國家的罪名了。人們自主挑選黨派,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政黨、政府有討好民眾的義務,但民眾卻沒有討好政黨或政府的義務。不管是中國人自己的批評,還是外界的批評,如果能夠讓執政黨、讓政府更好的為民眾服務,那都是一件大好事。西方人尚且有這種氣度,中國人不更應該有嗎?為什麼美國人可以自由表達對政府、對執政黨的不滿,中國人卻不可以?為什麼馬丁·路德·金在美國可以因為倡導人權而成為國家的英雄,而同樣具有良知與勇氣的中國維權人士卻要成為中共的階下囚?
  
中共建政半個世紀以來,一直在刻意混淆中共與中國、中國政府的區別,讓中國人有意無意的把自己變成中共的一份子,即使中共做了再壞的惡事,也要替它辯護賣命,以至於中共一次次的作惡都可以輕易得逞,歷史的教訓一次次的重演著,為數眾多的不同團體的中國人輪流成為中共的欺壓迫害的對象。




中國的同胞,你可知道你手中的那面“五星紅旗”它浸染著多少遭中共殘殺和迫害的中國人民的鮮血!那是一面代表著中共血腥政權的“血旗”。當你充滿“激情”地搖動它的時候,你可知道,那時你不是在為中國,你是在為殘暴的中共搖旗吶喊。
  
到今天,這種狀況應該被改變了。在人們都期盼用和平非暴力的方法來解決問題的時候,中共依然在迷信暴力迫害,殘害自己的百姓,這是決不能再被接受的。作為每一個有正義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應該起來反對中共對自己國民的迫害,因為,中共對任何一個人的迫害,都是在危害這個國家、民族,在讓其他人也成為受害者。如果我們分不清中國與中共,我們就是在主動的背負中共的黑鍋,替中共的惡行辯護,幫助中共危害中國。
  
所以,筆者有三個小建議,如果日後海外華人再遇到抗議的事情,務必首先抗議中共為什麼敗壞國家形象,丟中國人的臉,以消除中國挨罵的根源;二是讓西方人不要把中共混同與中國,不要讓中國背負中共的罵名,讓他們把責難的矛頭指向真正的罪魁禍首──中共;三是外界對中共的批評,可以多多鼓勵與支持,這樣可以讓中國與世界接軌更快,罵名更少,於國於民都好處多多。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