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温如想办一个成功的奥运真的很简单
 
2008-4-12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黎紫报导)作家章天亮4月10日发表文章《中共有办好奥运的诚意吗?》指出,一向对中共采取绥靖和怀柔政策的国际奥委会,日前也不得不要求中共在北京在奥运会期间开放互联网了。文章说,如果国际记者采访奥运会时,猛然间发现他们连自己公司的网站都无法上去,难道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吗?

文章特别提到,胡锦涛和温家宝如果想办一个成功的奥运会真的很简单。只要至少迈出一小步──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恶法、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那么全世界都会对中国的进步感到欣慰,抗议者必会极大减少。办这样一个奥运会,我们中国人才真有面子。

文章全文如下:

奥运火炬全球传递,所到之处抗议日趋激烈,许多华人学生或社团则被组织起来欢迎火炬乃至直接与抗议者发生冲突。此次抗议奥运火炬的除了“自由西藏运动”成员之外,还有“记者无疆界”和“拯救达尔富尔”等组织,其中“记者无疆界”的抗议最令人深思。

2007年1月,记者无疆界秘书长梅纳尔受邀访华,他向中共提出了改善新闻自由的十点要求,并提交了一份被关押的记者和网路异议人士名单。名单上列举的都是健康状况最差、年纪最大、坐牢时间最长的。中共煞有介事地答应“没问题”,并定下了释放某某或探视某某的日期。结果在会面七个月后,中共所有承诺无一兑现,这才有记者无疆界设计了五环手铐的黑色旗帜,用抵制奥运来回应北京的出尔反尔。

记者无疆界的抗议颇具代表性。因为2001年7月13日,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主办城市前,每个申办城市都可以做最后陈述。当时中国的承诺是:1、改善人权;2、开放媒体。

国际奥委会一向对中共采取绥靖和怀柔政策,日前也不得不要求北京在奥运会期间开放互联网。想想这也是人之常情,奥运会期间聚集北京的记者来自数千家媒体,然而又有多少家记者所在的媒体网站没有被中共封锁呢?这些记者采访奥运会的时候,猛然间发现他们连自己公司的网站都无法浏览,难道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吗?

1963 年,肯尼迪总统面对柏林墙的时候说“自由有很多困难,民主也并非完美,但是我们从不会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锁在里面”。然而今天,经过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民众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中国人却仍然被一个“信息柏林墙”封锁着。这不仅是对奥运会开放精神的讽刺,也是中国人的耻辱——自己不但没有说的自由,连听的自由都没有,却还在为蒙住自己眼睛、堵住自己嘴巴的政权呐喊助威,这情形怎么想怎么觉得看起来很傻很幼稚。

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国的人权问题。绝大多数中国人也都知道中国没有民主、自由、法制,至少几十万人因为言论或信仰被关押在劳教所里,受到苦役、酷刑和洗脑。而“劳教”是一个违反宪法第三十七条的行政法规。

如果这些未经审判就关押在劳教所的政治犯、良心犯、信仰人士能够得到释放,无疑是对奥林匹克宪章所说的“让体育为社会和谐发展服务”原则的实践。

所以我说,胡锦涛和温家宝如果想办一个成功的奥运会真的很简单,当然这里的“成功”乃是依《奥林匹克宪章》来衡量的“成功”,特别是《宪章》所列出的第一条和第二条:尊重普世的基本道德价值;让体育为社会和谐发展服务,推动社会的和平和维护人类的尊严。

如果胡温能兑现当初申奥时的承诺,至少迈出一小步——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恶法、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那么全世界都会对中国的进步感到欣慰,抗议者必会极大减少。办这样一个奥运会,我们中国人才真有面子。

“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恶法”是胡温想做,就可以在一夜之间做到的。大学生孙志刚被打死后,《收容遣送条例》不是一夜之间就废除了么?所以这里不存在能不能废除劳教制度,而是想不想废除劳教制度,或者更进一步说想不想办好奥运会的问题。

如果奥林匹克宪章的精神真能兑现,中国变得开放、自由,这才是中国人的福音,如此民族幸甚,国家幸甚!

当然,中共敢不敢兑现它“改善人权”和“开放媒体”的承诺,这才是我们应该严重怀疑并严密关注的。如果它食言在先,就不能指责别人抗议于后了。如果奥运会没开好,我们应该把指责的矛头对准中共才是。


***************************************************************

神韵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