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唐柏橋:大時代、大背景下的神韻晚會(上)(圖)
 
2008-2-9
 
【人民報消息】中國和平民主同盟主席唐柏橋博士,在觀看由神韻藝術團在紐約曼哈頓無線電城音樂廳上演的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主場演出後,接受了看中國記者王一峰的專訪。以下文字是根據看中國採訪報導整理。

大時代背景下的深刻內涵

神韻晚會的演出有很深刻的內涵,在哪裏呢?就是說她有個大時代背景,一個是中共這個背景,它是世界上這麼邪惡的一個勢力,不僅是中共,共產主義社會這麼一個背景,可以說共產主義幽靈從歐洲一直到中國,但是一定要結束,在中國終結這個大背景。

第二個大背景,整個社會道德淪喪,它不僅是中國,也是全人類的。

第三個大背景就是整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這個大背景。所以,結合這三個大背景,看這臺晚會,你就會從這臺晚會裏體會設計者和表演者帶給人類社會重大的信息。

善的力量是無窮的

第一個信息就是這個善的力量是無窮的,雖然中共現在很邪惡,它有幾萬軍隊、有原子彈、有幾十萬、幾百萬武警,它貌似很強大,它的監獄系統,對中國人民的迫害,無以復加。但是當這個所謂的強大遭遇善的力量時,它就虛弱之極了。善的這個力量是無法想象的。

第二個強烈感受到信息就是:人類歷史上幾千年來,自有文字記載以來,它基本上就是正與邪的較量,這次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體現在這幾年中共的邪惡。因為中共的邪惡在全世界是獨一無二的,也是最強大的。

法輪功反迫害,包括我們這些民運,和中共比較起來,力量懸殊是非常大的,但現在是變化了。將來我們回過頭來看歷史,一百年,一千年,你會看到這段歷史上所有的人都會被感動,因為你看以一抵十,以一抵百,以一抵千,這麼弱小的以少勝多,以善勝惡,很多很多的事都聚焦在這一點上了。

你看99年以後江澤民是要三個月把法輪功消滅掉的,全世界都認為法輪功不堪一擊。那現在你看的話都開始在佩服法輪功,真的。就是在這場正與邪的較量中,力量在消長,而且是正的徹底戰勝邪惡的時刻了。

就像晚會中《覺醒》一樣,晚會中唯一想讓我控制不住要掉眼淚的就是那個情景,因為那是民心的凝聚。儘管你手上有幾根棍子,張牙舞爪,最後在善的力量面前就變得虛弱不堪。

晚會要傳達一個信息,你必需理解到那個信息,才能對她表達的東西有所理解。今天你看它這個節目不停的在傳達這種信息,善的信息,非常強烈的信息。就是善的理念,我想大部分人都能接受,也許有少部分人不接受,那些受中共黨文化太深的人,一下子很難接受。這沒關係,我個人就是這慢慢走過來的。

在這裏讓我體會很深,去年我看了個節目,有一個燭光,穿白衣服的少女,小孩,你看她那麼弱小,但她們絲毫沒有表現出那種暴力呀,我有原子彈啦,我有坦克大炮,因為中共搞檢閱的時候喜歡炫耀它的武力,北韓也是一樣,張牙舞爪,你看那些共產主義國家,都愛搞那個閱兵,北韓閱兵搞的是世界上最大的,但是你說它真的可怕嗎?

你看美國他閱兵過嗎?很少閱兵。老兵節,閱兵的都是老頭,因為他真是有實力,他不需要靠那種東西來炫耀他自己。所以我就說善的力量。

善的力量就是最強的。人類的歷史就是神說了算。有了這個善的力量以後,善的力量可以擴散,所謂的以柔克剛,以善制惡。

兩個小時的奇特效應

你比方我上次看這個聖誕晚會的時候,帶了個北大教授去,他本人對法輪功的很多事情他不是很理解,有誤解或有很多看法,但他看了那個節目啊,就是公園裏面很多人把那個壞蛋打走了(註:節目《覺醒》),你知道他得出了個結論:哇,是不是法輪功要向中共發動全面反擊啊,看了這個節目很震撼啊,他感覺共產黨就要完了,這個印象就是2個小時之內得出來的,不知道你名不明白我表達的意思,他剛去的時候他是藐視"法輪功",對"法輪功"有很多偏見,說"法輪功"怎麼可能跟中共抗衡,不堪一擊的,看了一個多小時以後,法輪功表現出的那種正念,那種反迫害決心的時候,他真的認識到,共產黨會給擊垮。

2個小時能產生這麼大的變化,他脫口而出,他說:哇,法輪功要反擊了,中共就完了。

正邪較量的消長是神的昭告

另外一個就是有人類以來,正義與邪惡較量,這個較量基本就是這樣,你看那歷史,那故事:背水一戰,破釜沉舟,以少勝多,以寡敵眾,那些故事基本上都是正的最後就是贏了,還不是權謀啊,技巧啊。

好萊塢很有名的一個電影:第一滴血,史泰龍演的,他一個人差不多窮途末路了,狠狽不堪,最後的時候,他奮起反擊,他是正的,那些追他的人是不應該的。所以他奮起反擊的時候,他的力量爆發出來了,最後勝利了,那不是虛構的。

還有,最重的是歷史為什麼總是發生在正與邪的交戰的時候,開始那正的力量還是很弱小。其實他就是告訴別人,你不要害怕那邪惡,因為正的雖然小,但它因為正,最終它是勝利者。

我覺得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細節在裏面:就像一個人讀書考試一樣的,學校他不會一天就教完你所有的課程。它會教你小學,然後等到你小學成績考到好了後,再讓你上中學,什麼原因?因為教的太多了,你擁有的東西太快了太多了,你會承擔不了,因為你德性未到,你承擔不了。

這正義也是一樣,如果一下總是給那正義力量,如果沒經受過磨難,人們沒體悟到正義的可貴,堅持正義,堅持良知的那可貴以及那個決心。如人稍一有麻煩了,那有正義的就去幫他,那他就不知珍惜了。像財富一樣,人家突然給你很多錢,十個有九個都活得不幸福。要慢慢靠辛勞丶靠智慧積累的財富人就知足,所以中國人講富不過三代。

得之容易,那就失之容易。所以正義也是這樣,越是得的不容易,越是經過那磨難呢,最後那正義戰勝了邪惡,那個社會它持久的時間就越長。

神一再昭告、暗示人類,你們在神的面前,你們是非常渺小的,你們要知道萬事生長有規率,這個我們所謂的規率就是說神的意思吧,如果不是神的意思,就不符合規率,不符合道家講的道,那你會受到逞罰。

我喜歡講一個例子,一個螞蟻與人的關係,一個比較通順的例子,就比如你是螞蟻,比一般的螞蟻大一倍丶二倍,你就很炫耀、很驕傲,你覺得你無所不能,但是人如果看到你這螞蟻,你走了路,到我家這櫃子來,我一盆水啊,一把火,就把這螞蟻,幾千萬幾億的這個螞蟻全部都毀了,就是說我一念之間就把螞蟻全部消滅。

而螞蟻意識不到。所以也就是說,當然這比方也許不是很確切,螞蟻不相信有人。

而人跟螞蟻的關係,跟人和神的關係是類似的。你要感悟到這一點的話,就不會做得很過份,那共產黨呢,他意識不到這一點,所以最後結局非常悲慘,所以你看東歐東德到印度尼西亞那些獨裁國家,還有南美洲那些軍事獨裁國家,那些人基本上都沒有好下場。都非常慘,包括北韓那些人。

藝術表現與境界不同凡響

第三個我想說的就是讚美這些演員,這些的修為和他們本身的境界,把他們內心的氣質和涵養溶入到藝術中來了。這是"春晚"國內那節目,以及很多好萊塢的節目中比不上的。

還有一個就是這個晚會二個多小時它表現出的美感。正義的力量、善或者是人類社會賴以生存的精神,這個精啊、氣啊、神啊,從各個角度講它達到了一種比較高的境界。這個境界不是說你有藝術細胞、或你學過舞蹈、學過唱歌就能達得到的。這有點電影藝術也好、音樂藝術也好,其實藝術到了一定程度以後,它不是靠你的技術,它是靠你的涵養。

我覺得用神形兼備來形容這場晚會比較合適,我覺得純粹從表演的角度,這場晚會不僅僅是場娛樂,從娛樂的角度,從藝術的角度講神形兼備,形容得恰到好處,你要是看好萊塢的表演或是看一場什麼晚會啊,從這個角度。

你看神韻演員跳舞的時候你感到有一種精神在裏面,他不是一種樣子,他是一種精神,我仔細看每一個演員,完全是一種精神,甚至你感覺他們受教育背景都一樣,他們學的是一樣的東西,就是那種感覺了,因為他們接觸的信息是一樣的,那種靈魂,他們都是有靈魂的,這些演員他沒有想到突出個人,在臺上他沒有表現個人,他是表現這個精神,但是你看所有的人類社會現在的演出啊不管他多麼優秀,他是每個人都想表現自己。

如果他們只是想表現出一種藝術,看起來整齊,看他們的功夫高等等。但是這個裏面它要表達的是一種境界。你看一個博士和一個小學生,也許他們表面看起來差不多,但他們說話與行為就能表現出來他們的氣質、內涵。神韻演員有一種內在美。表現出極深刻的內在美,這是在其它演出團體裏面找不到的。

我想這些演員也好,這個背後的工作人員也好。因為有些東西具體細節我不知道,設計這個晚會的大設計師們也好,其中一個比較重要的一個設計,他們的用心不是純粹為了娛樂。從娛樂別人方面我想他大概可以做得不像現在這樣...。

所以也有些朋友他就不理解,他就跟我說,你能不能給他們提個建議啊,唱歌能不能唱些娛樂性的歌曲啊,關貴敏唱什麼"青春!啊青春",類似這東西,我就給他們解釋,就是從娛樂的角度講,我就解釋,我說如果是這樣的話,當然也無可厚非,但是吶,那個東西就是曇花一現,就過去了,因為我們每天都在娛樂,晚上看那個精彩電視,第二天早上起來以後,就那幾個小時滿足你了,讓你有點快感,然後讓你很舒服,但第二天早晨以後是一片空白,你什麼也沒有收獲。那個東西當然有可以,沒有也可以,象睡一覺起來也一樣,這臺晚會他有點不同,設計者和表演者帶給大家一個信息,就是我剛才說的那三個大時代環境下將帶給人信息。

因為我看過好幾次節目了,我會看到他們本身的修為也在提高,這種內在的美很多時候都在體現,比如說鼓聲,你感覺到他們基本是純潔無瑕的。如果說你心不到的話,象"春晚"那些演員全是國家一級演員,他們在一起打鼓的話,都會有雜音在裏面,因為那隻有他的技術,他的態度、他的念不純粹。"春晚"你有沒有發現它都是在放錄像,在對口形,他們唱歌的技術按理說是很高的,都是經過專門訓練的,可他們怕,他緊張他怯場,因為他沒有自信,他沒有這種內在的東西。

而這裏都是原聲原味,而且都是實況轉播。他們能做得到,他們的訓練可能還要比那些人還短,但因為他有內在的涵養,他有強大的自信心與念頭。

神韻晚會將是"春晚"的照妖鏡

這臺晚會就可以把中國的黨文化徹底摧毀掉。因為它會感動越來越多的人,越來越多的人來認同的時候,人們就有知道該做什麼了,該追求什麼了,就這麼簡單。

這個晚會起到這個作用,有點象照妖鏡,一個妖怪,他要沒有照妖鏡的話,他不現原形,白骨精啊在孫悟空面前,在照妖鏡面前,它現原形,它醜陋無比,所以新唐人晚會有點象照妖鏡,比方說照出春節聯歡晚會,照出國內的現在的文化,低俗的文化現象,惡黨宣傳的那一套東西,那種蒼白無力,一下就把共產黨做的那種醜的東西照出來了,這個東西照出來以後啊共產黨賴以生存的那種文化環境啊,意識形態的那種環境啊,就不存在了,所以它主要是怕這個東西,它就極力打壓。

(未完待續)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