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九評》怎樣解決中共?(下)(圖)
 
三人行
 
2008-12-9
 
【人民報消息】接《論《九評》是怎樣解決中共的?(上)》

三·風送邪片向何方?無生門內是故鄉!

《九評》發表之初,有心人可能已經察覺到中共極其反常的表現:《九評》有如初升驕陽,在烏雲密布魔影幢幢的華夏上空剛剛一探頭,中共數百萬文宣密集大炮群、謊言流彈火力網以及謠言連環地雷陣在剎那間一齊啞了火!這一啞就啞了三年多,看樣子還得啞下去,一直啞到下無生之門去!

中共或許辯解說,不提《九評》是為了避免幫助宣傳《九評》,這種辯解值得一駁嗎?難道中共一反常態不提《九評》,不是更強有力地向世人宣告:

《九評》句句是真,令中共難以面對,無言以辯,只能放棄“上訴”嗎?難道中共一反常態不提《九評》,不是更強有力地向世人宣告:《九評》一擊而中中共死穴,一擊而定天下混沌嗎?

說到“幫助”,豈止是“幫助”宣傳!難道不正是中共每日每時全力以赴在華夏大地布雷管、鋪幹柴、灑汽油,以只做不說的方式最有效地“幫助”《九評》這把天火傳播得更迅猛,燃燒得更轟轟烈烈嗎?難道不正是中共製造了這麼一個悲慘魔鬼世界,以只做不說的方式最有效地“幫助”華夏兒女渴望《九評》如大旱之望雲霓?

從某種意義上講,《九評》的威力和中共的邪惡成正比,它的凶殘無比令《九評》威力無比,它的卑鄙無倫令《九評》威力無倫。可見,所謂“避免幫助宣傳”完全是一種無奈的托詞,遮羞的遁詞而已!

《九評》歷數中共道義名節出身歷史以及現行惡行之斑斑劣跡,直指一個道義滅亡的暴政之非法性要害,面對正義對邪惡昭告天下的文字討伐,中共有膽量直面《九評》晃一晃腦袋說半個“不”字嗎?不敢;中共有膽量直面《九評》巧言令色辯解一二嗎?還是不敢!更不用說惡語相向還以顏色了!

那麼我們要問:為了回應《九評》中共能做什麼,敢做什麼?閉目養神遊太虛?!破帽遮顏過鬧市?!權當過關“保先”秀?!打掉大牙和血吞?!橫暴如斯流氓如此的中共竟然失態如斯無奈如此,實在令天下人仰天大笑,笑掉大牙!總而言之,面對堂而皇之的檄告天下,打馬虎眼,裝楞充傻,頂個鳥用!

值得一提的還有中共海外狼媒別動隊,稱這一幫是“狼人”也好“人狼”也罷,反正它們離不開一個狼字,專以鼓吹狼騷散布狼毒為能事。只要中共狼大使一個眼神他們連冤大頭都敢泡制,再借泡制冤大頭去泡制假新聞,將親共僑領蒙頭拖到混水裏,讓他們一個個也成了冤大頭。一旦露出狼腳,立刻拋出冤大頭作擋箭牌,前駐法大使胡建民和歐洲時報就是這麼幹的。但是,直到《九評》問世,海外狼跟海內狼一樣裝熊,一個個顫驚驚繞開《九評》走,到現在為止三年多了,放眼海內外的狼們,居然連一起擦槍走火提及《九評》的事故都不曾發生,堪稱神奇之至。

《九評》就這麼厲害,就這麼威嚴!君不見,從狼臉到狼牙,從狼腦到狼爪,《九評》這兩個字神聖不可侵犯,不僅不能碰,根本就不能提!君不見,自從《九評》問世,《九評》二字一律從狼語系統中消失,一律從狼字典中消失,一律從每個狼腦細胞中消失,似乎倉頡老先生當年壓根兒就沒有造過這兩個字!中共這種極其反常的表現,實在令人印象深刻,值得細說一番。

眾所周知,中共從來就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從來都是有理無理攪三分。若說《九評》是真理,無懈可擊,難以辯駁,這是事實。不過,按照常理想像中共,這個號稱“久經考驗”的劣畜從來就是一碰就跳的主,縱然怯於正面迎戰,絕不會善罷幹休,好歹也要曲線迂迴,最不濟總得勉強敷衍。不然,瞞天過海,詭辯撒謊,造謠生事,混水摸魚,聲東擊西,轉移視線,等等,都是中共的拿手好戲和看家本領。最近,在西藏屠殺抗暴藏民僧侶就是這麼幹的;六四屠城之後,中共也是翻著白眼咬緊牙關死不認賬,一口咬定“六四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一個學生”,採取一賴到底的戰術。然而,面對《九評》,中共居然自動放棄一切抵抗與一切耍賴,說來惶恐得很,堂堂“偉光正”,自吹“無法無天”,居然可憐到連放個二踢角〔兩響爆竹〕壯壯膽的勇氣都竄溜到爪畦國去了!

中共遭遇《九評》,充分展現共記黔驢主特徵的退化性狀。就算是黔驢技窮,蹬兩下後腿的伎倆還是有的;唯獨這一次,經過筆者嚴肅認真的考察,三年多來共記黔驢的後腿千真萬確沒有蹬。這就比較難以解釋:

往日這個鋼頭流氓的潑皮橫蠻勁兒哪裏去了?!

往日那種“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紅幫青皮無賴勁兒哪裏去了?!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為了蘇共一封公開信,中共九罵九跳腳的潑婦勁兒哪裏去了?!

那個手撥乾坤,翻雲覆雨,沐猴而冠,搞完陰謀搞陽謀的華夏攪屎棍,攪得腥風血雨昏天瞎地的攪屎勁兒哪裏去了?!

那個在天安門令人民兒子屍橫遍地而後厚顏自封“人民兒子”的三K黨教父的厚黑勁兒哪裏去了?!

那個裝瘋賣傻不識羞恥為何物的醜類,遊說自由世界共建反佛法反真善忍世界大同盟的瘋醜狂邪勁兒又哪裏去了?!

再說了,惡人死到臨頭了還要拉個墊背的呢,瘋狗逼到牆角了還要反咬一口呢,中共倒底究竟這是怎麼了?!

中共遭遇《九評》,好有一比:鐵扇公主碰上孫悟空。好個火眼金睛孫大聖,居然鑽進邪靈的胸腹之中作起法來,翻腸倒肚,摘心揪肝,令中共口不能言,手不能抓,兩眼一抹黑,甚至鬧不明白對手何在,反叛是誰?對於密封式的邪教中共而言,實在是犯了兵家大忌。

眾所周知,中共最忌諱叛逆者,為了阻遏反水,歷來不惜採用最血腥的手段進行報復,阻嚇效尤者。中共黑店招牌菜巧偽人周恩來於三十年代在上海灘用三K黨手段慘殺顧順章一家及有關知情者三十余口,包括周的救命恩人斯邁,就是中共懲叛的黑色經典。這一次,中共大概連做夢都想不到,《九評》一發飆,這架永不透氣的邪氣機透風漏氣成什麼德行了?!有詩為證:

大風起兮雲飛揚,處處透風籬笆墻!
相認容易相識難,誰在曹營心在漢?

不過非常遺憾,退化黔驢也罷,鐵扇公主也罷,處處透風籬芭墻也罷,遠不能描繪中共遭遇《九評》的真形實狀。如果說,上述比方只能形似中共“敗像”之一二;那麼,下述評斷必能神似中共“亡相”之八九,決不離十:

一·撞上冰山了!共產泰克坦尼克號正在下沉。無論怎樣鼓吹鶯歌燕舞,無力回天兮,恁是王母娘娘天王天老;大限將至兮,冰海沉船之宿命難逃!

二·魂不附體,肝膽俱裂,如同從陪綁刑場又拉回來暫緩執行的死囚犯,它,嚇傻了! 

三·這邊廂,面若夭桃,迴光返照;那邊廂,閻王爺在生死簿上將中共大名一筆勾銷了!

四·蠍子精狹路相逢昴日星君。

這劣畜時運不濟,招來命中剋星,取它的小命來了!可嘆它,惡貫滿盈造業無算惹天怒,多少如意算盤到頭來全都玩兒完!顯見得:加減乘除有穹蒼,無往不復天之道,報應遲早到!只須昴日星君一昂首,蠍子精就認命吧:骨酥筋軟,肚皮亮翻,曝曬《九評》,魂飛魄散!

五·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不僵者,死蟲對於局部刺激的殘存反應之謂也。

遙想賈探春當年,待字閏中未嫁時,慷慨論說賈府:“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得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果然見識不凡。不過,這種自殺自滅的死亡模式應用於中共則頗為欠妥,蓋因龐大肢體細胞群盡毀,裹脅殉魔者亦眾,大拂天地造物仁愛之心好生之德。故而《九評》問世,對中共開創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模式:先令其死而不僵,然後,善解它的肢體細胞及其裹脅者,使之成為美好生命。

六·中共最本質的亡相是:靈魂已死,俗稱“死靈魂”是也。據高人天目所見,邪靈在其所在空間被粉成碎片,它的根已被拔起,儘管籬笆看上去還像一堵墻,儘管邪靈碎片還會附體在那些邪性不改的肢體細胞上,依其慣性釋放能量。正是:處處透風差可似,未若籬笆拔根起,於是我們有新詩吟唱:

大風起兮雲飛揚,連根拔起籬芭墻。
風送邪片向何方?無生門內是故鄉!

直到《九評》問世,人類真正的春天呼之欲出了,中共完劫的時刻也就到了。不過,作為惡貫滿盈的回報,枷銬還鄉者居然整魂難覓;直落得,“榮”歸故裏兮,碎片一堆!

望聞問切這六大評斷,試問:中共還可救要嗎?答曰:縱然是扁鵲在世,華陀再生,也無可救藥了!

不過,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外行人雖然也承認中共確實畏《九評》如虎,但是又覺得中共鼓吹鶯歌燕舞從不含糊。什麼二零零七年百分之十一點四的總產值增長,什麼順利落成了天安門墳包劇場,什麼奧運覆巢式便盆如何漂亮,等等。致使他們心存疑惑:中共看上去滿面紅光,難道說真的已到了迴光返照的份上?

答曰:蒼蠅儘管飛得強勁迅捷,只需觀察飛行曲線的不光滑轉折,就透露出蒼蠅沒頭的消息,欲知沒頭蒼蠅之奧秘,且待另文分解。〔‘論《九評》是怎樣改變人類的?生逢末世命危艱,鳳凰涅槃應念間’〕

說千道萬,觀察中共遭遇《九評》到底發生了什麼,最簡單最牢靠的檢測法是應用“生理反應判據”:如果不是《九評》一擊擊中中共心腦要害,令它魂飛天外,一定會有抽搐掙扎反抗等等的本能反應表現出來。就算裝死躺下,總不致於裝死裝到效達摩面壁的長效水平吧!

四·降滅妖魔大威至,佛法無敵天下奇

不費一槍一彈,三年解決偉光正兩千萬,堪稱天上或有,人間絕無!按照這種打法,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中共還能“挺”“撐”幾個時辰呢?須知,這退黨兩千萬,一正一反,其實包含兩個兩千萬:親共擁共中的精銳減少兩千萬,吐共棄共的精銳增加兩千萬。何況,這吐共棄共的精銳兩千萬一身而二任焉:一是反叛中共;二是酵母他人。總而言之,邪消正長,威力難當!據此筆者斷言:按照這種打法,奸人授首,奸黨化泥,只是時間問題,世人不妨拭目以待。

神奇的是,這算是一種什麼打法呢?誰見過商湯發了“湯誓”周武宣了“太誓”,夏桀商紂的腦袋就獻祭太廟了?普天之下,古今聖人,誰能真正做到,馬放南山,刀槍入庫,僅憑一紙檄文,不必兵征天下,遂令奸人授首奸黨化泥呢?普天之下,中外名家,又有誰見識過這種垂拱雙手不戰而屈人之兵呢?筆者以為:《九評》堪稱天上經典,人間絕版,兵書不能述,聖人不能為,實乃降滅妖魔大威至也!

人們想必要問:《九評》別開生面不戰而勝的奧妙在哪裏呢?或者更直捷了當地問:《九評》之威力之神奇的奧妙在哪裏呢?

答曰:奧妙在於《九評》之威力之神奇實乃佛法之威力之神奇是也!

依筆者淺見,佛法的偉大在於他的無邊的包容與圓融,包容宇宙,圓融眾生。人們常說: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但是,如果大海只是熱衷於兼容並蓄而不握有自主淨化能力,大海就不能保有它那蔚藍純淨的特性,並因此提供海中萬物並育的生存前提與生存環境。那麼,這樣的大海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奢談兼容並蓄放縱污穢泛濫的超巨污水池而已!

然而,大海的自主淨化能力遠不能喻佛法圓融於萬一。佛法圓融內含豐富,難以盡述:消魔性,長佛性,化腐朽為神奇;馴兇頑,修善忍,化暴戾為祥和等等,旨在維護不同層次生命的生存標準與法理。而對一切生命而言,只有選擇,不配與佛法為敵,或選擇圓融,或選擇拒絕,沒有第三種可能,因此佛法無敵。打個不恰當的比方,海洋生物可以拒絕大海,但不配與大海為敵。理所當然,佛法圓融令生命選擇上的強制概念成為多餘,諸如“討伐”“征服”“戰爭”等等·

佛法無所不能,對一切事物圓融不破。例如,動物排泄成為植物肥料,植物排泄成為動物滋養,動植物神奇互補共建生物圈等等,都是大自然中佛法圓融的絕妙傑作,對比人類雙刃劍的作為,足令人類卑謙不已。

關於佛法圓融的人間範例,世人不妨撥冗一顧那個慈悲於心清純於體涼薄物欲名利的偉大修煉群體。人們常說佛門廣大,法輪功則“佛門無門”。確實,法輪功不設組織部,不立花名冊,真正做到隨緣隨喜隨修,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雖然佛法無價,但分文不取,所以既無“門”,也無“檻”。無論什麼人,哪怕是中共特務,只要他佛性一出,就跨進了無門的佛門,佛法就圓融他成為佛法一粒子。而中共的破壞性檢驗則為世人作證:佛法粒子金鋼不破。

正是佛法的無邊包容與圓融,成就了宇宙中如恒河沙數般的佛道神魔之偉大宿命。相比之下,某些修煉團體,包容有餘,圓融不足,管不住修煉者的心,在愛神的旗號下,走私夾帶世俗泥沙,內外紛爭不斷,鬧得最兇的時候甚至搞起武裝征服。儘管這樣的修煉團體也出現了許多修持精進的修煉者,但在總體上還是被世俗“圓融”了,成了大社會中的小社會,終究避不可免地導致末法的來臨。

中共及其邪惡集團選擇與佛法為敵,迫害一億人的正信,犯下十惡不赦的萬古大罪,被宇宙眾神判死。影響所及,它的肢體細胞自然也成為眾神攻擊的目標。連帶地,親惡者難免亦有池魚之殃,於是《九評》應運而生。

《九評》棄邪靈碎片中共於不顧,轉而去圓融它的肢體細胞及其粉絲,譜寫成一曲淨化地球拯救生命的神奇無比殊勝無限的佛法頌歌。正是: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有幸此生聞。
一曲凱歌度末劫,佛恩浩蕩免沉淪。

共產邪靈馬師爺曾經說過一句被歷代痞王奉為金科玉律的話:“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通俗一點說,就是嘴皮子不能代替槍桿子,砸碎舊世界靠的是鮮血淋漓。因了這句話,共產邪靈兇焰四射,生靈塗炭,將殺人放火理論化,將滅絕人性神聖化,灑向人間都是怨,灑向人間都是血。但是,“不能代替”四個字是老皇歷了!自從二千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九評》問世,借《九評》化奸黨為泥,世人有幸一睹佛法降滅妖魔圓融眾生的經典與神奇,見證佛家的“批判的武器”化幹戈為祥和,化蠍子細胞為雄雞一唱。

吾人三生有幸,在天滅中共的歷史背景下,通過《九評》展現的威力與神奇,真實感受並領悟“佛法無邊”“佛法圓融”的佛家境界,結緣佛法。

成稿於二千零八年三月底,值三退三千四百萬之際。五月八日定稿時僅作文字修改。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