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要沈!中共內部“跳海”事件飆升(多圖)
 
張建浩
 
2008-10-26
 



2008年10月,相繼發生兩起中共官員滯留法國不歸案。(網絡圖片)

【人民報消息】2008年10月22日,上海市盧灣區副區長忻偉明日前隨團在法國巴黎考察時“失蹤”。在巴黎下榻的賓館留下紙條稱將在法國會友。但直到考察團踏上返滬航班,都沒有忻偉明的任何訊息。大陸媒體懷疑忻偉明是近年來中共高官外逃現象的延續。

另據大陸媒體10月21日的報導,溫州市鹿城區委書記楊湘洪“十一”期間隨團到法國考察,原定行程為12天,後來楊以治病為由明確拒絕回國。知情人士稱,得知楊滯留不歸消息的第二天,溫州市緊急召開了市委常委會,通報了有關消息。溫州市委為此成立的一個專門三人工作小組已到達法國巴黎,以“勸告”這位省管幹部回國。

外逃金額驚人 專家:根本無法治理

根據中共商務部曾披露的數字顯示:中國有4000多名中共貪官外逃,共捲走資金高達 500億美元,很多貪官通過境外的金融機構將贓款轉移到國外。中國專家紛紛譴責這是中共極權制度引發貪污腐敗的問題,而且實際的外逃數字很可能更大和難以估計。專家預測近期的經濟危機也可能引發新一輪的高官外逃高潮。外逃官員並不全是貪官,近年來也有些官員因不滿中共的極權暴政,而放棄高官厚祿,與中共決裂。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問題專家曹思源認為中國大陸腐敗情況令人觸目驚心的根本原因就是政治體制改革的嚴重滯後,“我認為根本的原因局勢政治體制改革滯後造成的,有貪官不奇怪,但是如果是由於制度性的原因導致這種情況的發生或是惡化,那麼就很值得思考。”

北京憲政學者張祖樺說,反腐敗對中共來說事實上是個老話題。從上世紀80年代,中共歷屆中央領導,包括陳雲、鄧小平在內,都提到反腐敗是關係到中共和“國家”的生死存亡,但是,腐敗現象卻愈演愈烈。他認為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不實行民主法制,腐敗問題就是不治之症。

他說,“執政黨也在講反腐敗,搞運動,但是我們看到的結果是越反越多,越反越烈,所以我認為最根本的是它的制度原因,沒有民主,沒有法制,沒有新聞自由,沒有司法獨立,沒有憲政體制,所以腐敗變成了整個社會的一個癌。根本無法治理。”

資料顯示,開設地下錢莊、投資空殼公司、以個人名義在美國註冊公司,然後用中國資金在美國購買物產作為抵押轉移巨額贓款。這些花招都是中共貪官移資美國的慣用伎倆。另外,還有些人以進口公司購買設備為名將巨款轉至海外,然後以“美方商業欺詐”的苦肉計報銷損失。甚至有人先將貨物發到在美家屬手中,然後以“無法追討海外資金”的方式瞞天過海。

洛杉磯、紐約、加利福尼亞是中共貪官最愛逃亡的目的地,他們的到來甚至影響了當地經濟的正常發展。加州地產經紀稱,近幾年來,在華人聚居的美國聖蓋博谷,來自中國的巨額購房款額比過去增長了四成左右,並且購買的還都是百萬美元以上的豪宅,很多人常常用現金一次付清。這讓該地區高檔住宅的價格漲了一倍。

“船”要沈 中共兩類人率先“跳海”

中共官方媒體將近年官員外逃事件完全歸咎於官員本身為了逃避貪污腐敗的懲罰,或被海外資本主義所吸引而選擇留在海外民主國家等等原因,以轉移中國人民聚焦中共政權正處於倒臺邊沿的視線。

2004年11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正式頒布一項《個人財產對外轉移售付匯管理暫行規定》,主要內容是允許大陸居民在移民海外時攜帶個人財產出境,並且對轉移出境的財產不設上限。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分析道,很明顯,中國開放移民資產轉移是為了滿足急於轉移大筆資產的“成功人士”的需要。已有資料均證明,真正熱衷於攜產移民出國定居的“成功人士”無非是兩類,一是各級官員,二是通過權錢交易撈了大筆財富的企業家。這兩類人甘願移民他國做邊緣人士,是與他們對中國未來的預期有關。如果這兩類人普遍希望移民出國定居,那就說明他們已經判斷出“沉船”徵兆,要率先“棄船”而逃了。

中國經濟衰退將引發新一輪逃亡潮

著名評論員伍凡先生和草庵居士指出,最近中國經濟的衰退將引發新一輪的中共官員外逃高潮。美國金融風暴引發世界經濟危機恐慌,世界工廠中國也不能幸免。經濟危機將使許多中共官員擔心本身利益受損,紛紛撤出資金外逃海外,脫離中共。

伍凡說,“中國經濟既然出現了衰退,那麼中共的貪官就會受到很大的打擊和影響。目前中國股市暴跌,雖然在中共的所謂四大利好消息刺激下反彈了幾天,但最終的結果還是又跌了下去。中共已經是沒有任何辦法來解救危局。而房地產泡沫的繼續發酵更加加劇了中共貪官的擔心和憂慮。”

草庵表示,中共在股市高漲的時候,很多貪官在利用權力向銀行借款炒作股票,或者把企業和機關的資金及小金庫的錢挪用拿出來為自己謀利。但股市和房地產一大跌而沒有回升的希望,這就會讓很多有權利的貪官無法回收挪用或向銀行借貸的錢和資金。到了年底,這些資金窟窿就會露出來。而目前中共官方內鬥又非常激烈,這些貪官就會被有野心或另一派的人揭露出來。面對這樣的問題,中共官員除去被逮捕“雙規”之外,只有外逃,盡量攜款跑到海外西方國家。

正義的“叛逃”

中共官員外逃的原因並不全是貪污腐敗的,有些官員外逃是為了道德原則與中共決裂而鋌而走險,到海外民主的國家尋求政治庇護。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國際媒體《大紀元時報》推出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露了大量中共不為人知的史實和暴政。文章發表之後在海內外中國人中引起了極大反響,並引發了中國人民退出中國共產黨及相關組織的運動。到今年十月,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的中國人數接近四千五百萬人。




原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法人代表秘書長賈甲。

2006年10月24日,原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法人代表秘書長賈甲在臺灣脫隊尋求政治庇護,公開與中共政權決裂,號召中共黨員幹部退出共產黨並解散中共政權,實現中國的民主、法治、人權和自由。

此後,賈甲無論走到哪裏都不停的呼籲大陸民眾退出中共。他說:“共產黨是中國實踐民主的最大障礙和絆腳石,共產黨是中國一切動亂和災難的根源和罪魁禍首,因此,我號召中國大陸的廣大黨員幹部、解放軍、武警、公安和警特人員迅速退出中國共產黨,推翻共產主義的殘暴組織,實現中國的民主。”

賈甲不斷的呼籲國內廣大黨員幹部和全國民眾,對中共政權的殘暴統治要採取不害怕、不相信、不服從的態度,勇敢的站出來,面對共產黨,結束共產主義的殘暴統治。




前中共駐澳洲外交官陳用林。

近年來更有中共駐海外大使館官員的“外逃”事件。2005年6月4日,也就是天安門六四事件的16周年,澳洲前外交官陳用林出現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別中共、聲援二百萬人退黨”集會上披露自己脫離中共的心路歷程,轟動了國際社會,更揭露了九評引發退黨潮的現象。

陳用林回憶,在悉尼中領館,他日常60%的工作是針對法輪功的,法輪功也被中共當作頭號敵人,可是當他和這些法輪功人士的接觸中,卻被他們的善良和誠實所折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和中共對法輪功的宣傳完全不符。

“回顧我的外交生涯,我這個外交官和西方的外交官是兩樣的,不是為了國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而是站在人民的對立面。”陳用林表示,這樣的外交官再繼續做下去,他的良知無法承受。“我不想做這樣的角色,即使是給我提升,也是對我的尊嚴和良知的侮辱。”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