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的遺憾(圖)
 
2008-10-13
 



諾貝爾和平獎星期五揭曉了,一度呼聲甚高的高智晟律師和胡佳先生落選。

【人民報消息】諾貝爾和平獎星期五揭曉了,一度呼聲甚高的高智晟律師和胡佳先生落選。我雖然有點遺憾,但是並不意外。

這讓我想起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由於法輪功修煉者的和平抗爭,有幾百位議員、教授、律師等連續幾年提名李洪志大師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法輪功從被迫害到今天已經九年有餘,即使是最苛刻的批評者也沒有辦法否定法輪功的和平精神。

歷史上,我們所看到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從印度的甘地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也都是侷限在一個國家、一個種族的抗爭,而法輪功的抗爭從地域上來說遍及世界五大洲;從種族來說涵蓋了白人、黑人、黃種人、印度人、猶太人等;遍布各個社會階層和文化背景,特別是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然而卻無一例訴諸暴力。這份和平隱忍本身就足以符合諾貝爾和平獎的最高精神了。

然而,200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卻給了曾去北京為暴力迫害法輪功背書的前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這一次就足以動搖我對諾貝爾和平獎的評選委員會的信心。後來察看了一些資料才知道,諾貝爾和平獎曾數度頒發給極具爭議的人物,包括前北越共產黨領導人黎德壽和曾從事了20年恐怖活動的阿拉法特。

今年是《世界人權宣言》頒布60周年,適逢奧運會期間中共的人權惡行昭然於世,許多善良的人們希望高智晟與胡佳能夠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以鼓勵中國那些為自由抗爭的人。最後,這些善良的人們未能得償所願。

一年半以前,我在一次聚會中聆聽了美國現任商務部長Carlos M. Gutierrez的演講。他本人是共和黨人,所以演講中很多都是解釋小布什的經濟政策。那些數據在我印象中已經很模糊了,但有一句話卻異常清晰——他說你不會因為沒有發生的事情而獲得認可(credit)。他進一步解釋說,我們的很多行動都是必要的,由此讓我們受到恐怖攻擊的可能大大減小。但是你不會由於避免恐怖襲擊而獲得認可,因為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本來就沒有考慮過這個恐怖襲擊的問題。

我聽到這段話的時候非常感慨。誰都知道中國有個大醫學家叫扁鵲,但是扁鵲自己說:“我不是最好的醫生,我的哥哥才是。我是在人有病了之後給人治好病,而我哥哥是在你還沒得病前就告訴你如何避免得病。”如今兩千多年過去了,扁鵲哥哥的名字早就湮滅不可考,而扁鵲卻名滿天下、千古流芳。

法輪功恰恰因為其和平的精神,而吃下了天大的苦。否則,中國必將陷入動蕩與復仇的暴力中。恰恰因為中國表面的“和平、穩定”,近年來投資者和各國政府才從中國收獲無數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有時候又是以故意犧牲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權為代價),這樣看來,這些人是不是客觀上從法輪功的痛苦承受中分得一杯羹呢?

同時也恰恰因為中國表面的“和平、穩定”,大多數人就像遺忘了扁鵲哥哥的名字那樣,忽視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樣的現實,在讓知情人深深佩服法輪功的同時,也對這種不公感到深深的遺憾。

馬丁·路德·金博士在演講中說——和平並不僅僅是沒有衝突,而是正義的展現(Peace isn't merely the absence of conflict, but the presence of justice)!如果諾貝爾和平獎的評選委員會能考慮到這個因素,這個獎才會頒發給最配得到它的人。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