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家楊建生:華人聲樂家的困境與希望(多圖)
 
2007-9-20
 

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電視臺將於10月在美國紐約舉行“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據大賽主辦方介紹,此次大賽的宗旨是為了促進文化交流,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的聲樂藝術。

大紀元記者辛菲9月20日採訪報導,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20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意義深遠,為海內外真正有志於正統藝術的華人聲樂家們提供了一個施展所長、全方位提升的國際大舞臺,也為在困境中上下求索的藝術專業人才弘揚東西方正統藝術開闢了一條全新的道路。

她說,正統藝術是神賜予人的、人和神溝通的語言,最重要的主題是歌頌神,表達對神的敬畏和感恩,這樣可以使人道德回升、精神昇華。隨著人類的道德和文化藝術的下滑,尤其是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華人聲樂家們在海內外的處境艱難,有的吃不上飯,有的將藝術當作賺錢的工具,有的甚至違背良心唱自己不該唱的,這是非常可悲的現實,對於藝術家來說等於是自毀。新唐人舉辦的聲樂大賽為正本清源、拋棄黨文化偽民歌、回歸正統民族歌曲奠定了很好的基礎,這是華人聲樂藝術家們的希望之光。


在2006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紐約主場,楊建生以其淳厚的歌聲,傳頌了一曲預示祥瑞的“婆羅花開”。該曲源於一件人間盛事:2005年,韓國的順天市海龍面須彌山禪院觀音佛像上開了十朵優曇婆羅花。“優曇婆羅花”的直徑只有1毫米,花形如鐘,淡白色,花莖細如金絲。爾後再次花開,均在菩薩和佛像的面部。(新唐人圖片)。


中共篡改和破壞民族聲樂

對於中國民族歌曲的現狀,楊建生表示,中國在49年之後進入了文化沙漠狀態,傳統文化被斬斷,沒有真正的藝術,都是為邪黨的政治服務的工具。中央樂團有一個寫作班子,每年到民間采風,采來的東西非常非常多,但是留下來的只是一點點。很多很多民間流傳的小調、植根於老百姓當中的文化都被扔掉了。我的師兄、總政指揮,扔掉的民歌就好幾大盒子。我們團有些作曲家拿作品給我們唱,說,這些東西我不會發表,因為發表不了,只有等將來。

她說,“而被中共留下來的民歌,都被篡改、嫁接,改頭換面加入黨文化的內容,中共盜用了其形式、曲調,中共這樣摧殘民族文化的例子舉不勝舉。”

例如人們熟悉的《東方紅》,它的原型是膾炙人口的陜北愛情民歌《芝麻油》,歌詞是“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嘛抽筋筋兒。三天不見就想死個人兒,呼兒嗨喲,哎呀我的三哥哥”。後來中共將《芝麻油》改成“騎白馬調”,“騎白馬,扛洋槍,三哥哥吃的是八路軍的糧……”。再後來,又被悄悄換成了對“偉大領袖”的感恩戴德。生活氣息濃厚的“芝麻油”只剩下了個“呼兒嗨喲”了。

“交城山”本是一首古老的山西民歌:“……交城的大山裏沒有好茶飯,只有攸面烤姥姥還有那山藥蛋”。華國鋒上臺後被改成了“交城的大山裏出了游擊隊,游擊隊裏有咱們華政委”。

《十送紅軍》來自贛南民歌《送郎歌》,歌中的妻子送郎出遠門,觸景生情,一唱三嘆,被篡改成了對紅軍的“無限深情”。原名為“繡荷包”的“繡金扁”被改成了“一繡毛主席,二繡總司令,三繡八路軍”,後被改成了“三繡周總理”。“南泥灣”也被改成歌唱“三五九旅”。


2004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楊建生女士演唱“中土情懷”。(大紀元)

聲樂藝術家在中國的滑落與困境

對於聲樂家在中國的處境,楊建生表示,在中共政權下,真正的藝術家是非常痛苦的,沒有你選擇的餘地,它要你唱什麼你就得唱什麼,它允許你唱什麼你才能唱什麼。很多藝術家沉迷在物質利益當中,被經紀人們牽著走,把藝術拿來賺錢。現在有的歌劇也很可怕,有時是變態的裸體,有時是陰森的妖魔鬼怪。

她說,“我當年一進中央樂團後就感覺很孤獨和沉重,因為表演、晉級等都要靠拉關係走後門,得去跟領導拍馬屁套近乎。我不幹這種事情,一天到晚就在琴房練歌,別人就說是“神經病”、“想幹什麼”。在二級上一呆就是10多年,直到94年出國。”

楊建生表示,後來越發的感覺壓抑和悲哀。由於那些無病呻吟的流行歌曲充斥整個市場,導致真正的聲樂家們吃不上飯。中央樂團的人去給那些小歌星伴奏、伴唱。還有的優秀的歌唱家在飯店裏給人唱。曾經有西方人說:在你們這兒真好,我們不用花錢到歌劇院聽,在這兒就能聽到這麼好的詠嘆調。多可悲啊。為了那點錢,不惜低頭賣藝。”

她說,“總之,那是一段屈辱的、不堪回首的日子。真正有人格、有氣節的藝術家在中國很難生存。那時只有兩條路:一是與他們同流合污,二是出國。我選擇了出國。在國外,哪怕要靠打工養活自己,畢竟我還可以選擇我想唱的,起碼我有追求真正藝術的自由空間。一個藝術家不能選擇自己想唱的,把藝術用於賺錢,甚至違背自己的良心唱自己不該唱的,那是很可悲的,等於自毀。”


楊建生與世界首席男中音歌唱家基諾貝基先生的合影。(大紀元)



楊建生與世界首席男低音歌唱家尼科拉-羅西雷梅尼先生的合影 (大紀元)

華人聲樂藝術家在國外的困境

對於身在海外的華人聲樂家的現狀,楊建生表示,散居在海外的優秀歌唱家太多了,我的師兄師弟、師姐師妹都有很多,中央樂團的出國的人都可以拉出一個團來。很多同學都改行了,做飯館、當保姆、護士的大有人在,還有的在地鐵裏、菜市場裏、街道上賣藝。真的很悲慘。有一個很優秀的男高音歌唱家,寧願背一書包土豆,不願打工,覺得降低藝術家的身份。雖精神可嘉但令人寒心。

她說,“極其拔尖的可以進入國際舞臺,雖然取得一定成功,但他們唱的不是自己文化的東西,而是西方的東西,就算到外面年頭長一些,但唱出來的還是似是而非的東西,所以國內的教授曾自嘲道:中國音樂界成了西方歌劇舞臺的訓練場。我覺得這是很遺憾的事情。”

楊建生表示,雖然西方世界對自己的文化非常愛護,有些正統聲樂是由國家全力資助和扶植的,但由於現代派音樂的衝擊,正統藝術家們生活也不是很容易,更何況我們這些外來的演員。

楊建生自述,“我剛到德國時開了一些獨唱音樂會,前半場是德國的藝術歌曲,後半場是歌劇詠嘆調,都是他們民族文化的東西,儘管我很努力,也查了許多資料,發音準確,但唱起來還是似是而非。這是非常被動的,音樂會開完加演返場時,加一兩個中國民歌。有人說,民歌更有意思,雖然聽不懂,但是我知道你大概在說什麼,從你的表情、音樂可以判斷出來。”

她說,後來有人建議我開中國作品音樂會,激發了我一種強烈的尋根的願望。於是我回中國20多天,找了50多首,包括“陽關三疊”等古曲,還有不同風味的民歌等。準備了半年時間開了幾場中國作品音樂會,當時的反映挺好的,人們第一次知道了中國還有這麼好聽的藝術歌曲。

楊建生表示,這套中國作品音樂會給了我一次大補課,從音樂和語言上認識中國正統文化的根源,我才開始探索血脈深處埋下的中華五千年文化深厚的根。

全世界華人聲樂家的希望之光

據大賽章程介紹,本次“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分為民族唱法和美聲唱法兩組(不包括通俗唱法)。以中國傳統、民族、經典歌曲,影視插曲和中外歌劇詠嘆調,以及藝術歌曲為比賽曲目。

楊建生表示,此次聲樂大賽的參賽曲目中的中國民族歌曲是正統的民族歌曲,這為正本清源,拋棄黨文化偽民歌,回歸正統民族歌曲奠定了很好的基礎,這也是在困境中的華人聲樂藝術家們的希望之光。

楊建生表示,自2002年成立以來,新唐人電視臺當之無愧地成為純正中國傳統文化的推廣者,將中國傳統表演藝術之精華及其所承載的信仰和道德內涵,不斷的推向國際舞臺。其主辦的華人新年晚會已成為全球最大的中國新年慶祝活動,蜚聲海內外,不斷將中國傳統表演藝術之精華推向國際舞臺,在全球媒體界、藝術界和輿論界都建立了其無可動搖的國際地位。

楊建生說,“道德和文化的回歸是一個民族復興的基石和保證。希望各界有志於弘揚正統文化藝術的同仁與新唐人共襄盛舉,復興傳統中華神傳文化、推廣優秀人類文化藝術,為促成中國正統文化的全面復興並帶動中華民族的真正復興而共同努力。”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