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忠誠節儉 知足不貪
 
清言
 
2007-7-6
 
【人民報消息】岑文本,字景仁,是唐朝鄧州棘陽人,儀表堂堂,善文辭,貞觀元年時任秘書郎,後升任侍郎、中書令等顯職。他為人謙遜,崇尚節儉,忠誠謹慎,不貪戀功名利祿。

岑文本非常節儉,他顯貴後,其住處仍舊非常簡陋,室內沒有床墊帳幕之類的裝飾。他對貧賤的人也總是以禮平等相待。岑文本從來不談及家業有關的事,有人勸他經營產業,岑文本感嘆說:“我是漢南一平民,空手進京,所期望的不過是做個秘書郎、縣令而已。如今沒有汗馬功勞,僅憑文墨而位居宰相,俸祿已經很豐厚了,承受那麼重的俸祿,已經很不安,哪裏談得到再置產業呢?”勸他置產業的人感嘆著退下了。

魏王得寵時,宅第非常奢華,諸王中沒有能比得上的,岑文本上疏給太宗,認為應當崇尚節儉,對魏王應有所限制,太宗認為他的建議很好,賜給他布帛三百段。任職時間長了,他得到的賞賜很豐厚,但都交給了自己的弟弟主管。

岑文本節儉而不貪戀享樂,不貪圖私利,所以能對朝廷一片赤誠忠心,恭敬謹慎,因此太宗非常信任和倚重他。

晉王為太子時,很多大臣都在東宮兼任官職,太宗想讓岑文本也兼任,岑文本辭謝說:“我憑借平庸的才能,所居官職早就超過了自己的能力,只擔任這一個官職,還擔心錯誤多得數不清,怎麼能再愧列太子的屬官,來招致人們的非議呢?請允許我一心侍奉陛下,不想再去東宮希求恩澤。”太宗這才作罷。

岑文本剛升任中書令,相當於宰相,他不是高興而是面有憂色,母親問他原因,岑文本說:“我既非功臣又非故舊,承受了朝廷過多的寵信和榮耀,責任重、職位高,所以憂愁。”有人前來慶賀,他就說:“今日只接受慰問不接受慶賀。”

很多人官位唯恐不高,錢財唯恐不多,以至為了這些身外之物而去做違法損德的事,最終的結果卻是身敗名裂,一無所有。所以有德君子推崇“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的處世原則。 看來岑文本就深知這個道理。

岑文本後來跟隨太宗征伐遼東,太宗將軍務大事都托付於他,岑文本總是籌算不離手,最後心力交瘁,在走到幽州時突然發病,太宗親自去看望並流下眼淚。去世後,太宗下令追贈其為侍中,廣州都督,謚號憲,陪葬昭陵。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