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将成为中共的掘墓人
 
2007-7-31
 
【人民报消息】我想就什么是人权和军队必须国家化两个问题与各位听众们共同讨论。

我们都知道,自从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有他的权利,这个权利不是谁授予的,更不是某个政权恩赐的,而是天生就有的,所以我们叫天赋人权。我们每一个人的权利都是与生俱来的,衡量一个社会是自由的还是奴役的,有没有个人权利就是最硬的政治道德原则。人只有作为独立和平等的实体,而不是作为附属和等级的实体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独立性是人生自由的生存意义,对于任何一个社会来说,是尊重人的独立性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道德或平等的关键,而任何社会想维持一个稳定、和谐的社会秩序,关键就是法律要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在权利的分配上,要让每个人各得其所。历史学家和古罗马的法学家们说,古罗马法最知得赞美的就是保护个人和反抗国家。在罗马法看来侵犯个人、侵犯法人与侵犯社会、背叛国家一样都是犯罪,也就是说个人有反抗国家的权利。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有思想权、有说话权,有结社集会的权利也有示威游行反对政府的权利,任何一个独立的人,就有他的独立的思想。思想也是与生俱来的。思想没有政治的疆界,他也不会因为文化的不同而不同,更不可能被垄断、被压抑。

思想是全人类共同的遗产,思想与人权同样都是没有疆界的,所以主权不是迫害人权和思想的正当理由。而人权才是限制主权行使的正当理由。在当今的世界上,凡是承认自由主义价值,人权得到了尊重并受到法律保护的地方,那里就是一个文明社会,既有稳定与和谐,还有繁荣与发展。反之就是一个野蛮的乱世、末世,除了权势、暴政、腐败、欺骗、物欲、私欲以外就再也没有人了。江泽民对全世界说,中国人素质太差,所以中共给中国人的权利就是动物的生存权。诺大的中国,15亿人口都成了动物,务农知理之邦的中国人创造了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却在共党58年的荼毒下,被愚化、奴化成了低素质的动物。共党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公然侮辱中国人,实际上是向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出共党自身无人性和残暴。中国人民在这58年的野蛮暴政之下从来没有忘记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反抗暴政,侵犯基本人权的斗争。争取法制下的人权、自由和公正的斗争。以及通过争取自由权利去推动宪政、民主的斗争。

从1976年 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以来,发生在中国大大小小的罢工、游行、示威、抗议就不断的出现,而且次数越来越频繁,参加的人数也越来越多,规模也一次比一次的大,尤其近十多年来,已经逐渐形成了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抗暴维权的风潮。共党实行暴政,侵害了人民的稳定和谐的生活,人民就自觉地组织起来,反抗共党暴政,维护自己的权利。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但最好的老百姓的忍受也是有限度的。中共对国际社会宣布,裁减军队100多万,实际上就是把这 100多万军人换身衣服,换个名称,变成了武装警察部队和防暴警察部队,实行暴政的是中共,防暴警察的对立面就应该是中国政权,决不应该冲着抗暴维权的民众们。对人民的要求和声音,中共一贯的政策就是镇压与屠杀。那支叫做人民解放军的队伍,就是专职镇压和屠杀人民的队伍。从这个队伍中演变出来的武警队伍、防暴警察队伍当然都是继承了人民解放军这个光荣的传统,成为了两支专门从事镇压人民、屠杀人民的队伍。例如广东的汕尾事件,四川的汉元事件,哪次它们不是用坦克、冲锋枪去血腥镇压和屠杀的。

即无人性有不尊重生命的中共58年来实行暴政、杀人一个亿,中共不是暴徒,人民反而成了暴徒。走遍天涯海角也是没有这个道理。人们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共党的本性如此,所以共党是改不好的。从毛泽东开始已经被列入了上个世纪世界三大魔头之一,与希特勒、斯大林并列,可至今毛的照片仍挂在天安门上。毛的干尸仍躺在天安门广场上,接下来的邓小平是50多年前害死100多万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的主谋者和指挥者之一,更是18年前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大屠杀的元凶。为了不被后人掘坟鞭尸,邓小平就指定了汉奸江泽民作为他的接班人。江泽民是踩着六四的鲜血爬上宝座的,十几年毫无政绩可言,却把成亿的法轮功修炼人镇压、酷刑折磨、屠杀还要生摘活人的器官去谋取暴利。毛泽东、邓小平们始终坚持党指挥枪,军队必须无限忠于党,无限忠于党老板。

江泽民又提出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中国军队的军魂的谬论。共党所实行的专制集权主义,必须就要有大批的无知和盲从的人作为工具,这才是中共统治的根基,所谓的党对军队,对武警,对警察的绝对领导也是建立在这个根基上的。换句话说,中共愚化、奴化人民,当然就要百倍的愚化、奴化军人和警察,否则中共就维持不了统治。回想1989年的春夏之际,在北京发生的那场反官僚、反贪污、腐败的民主运动。那本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请愿,要求与中共统治者对话,这是作为一个国民的基本权利,但却触及了独裁者们的神经,于是邓小平说出了借20万人头保20年江山的话,立即调动军队进京戒严、镇压。

根据张良的“天安门文件”一书所披露的资料,为了进行大屠杀,中共出动的军队一共有13个集团军,21个师和3个旅驻扎在武汉15空降军的43旅、44旅分别从开封、广水进京;驻扎在开封的第20集团军的58师、60师分别从许昌、登封进京;驻扎在河北省承德的24集团军的70师,坦克1师分别从滦平、蓟县进京;驻扎在山东莱阳的26集团军,137师从胶县进京;驻扎在石家庄的27集团军的79师、80师、81师分别从邢台、获鹿、邯郸进京;驻扎在保定的 38集团军的112师、113师、坦克第6师、号兵旅分别从保定、京城、满城进京;驻扎在辽宁营口的39集团军的115师、116师分别从盖县、锦州进京;驻扎在河南新乡的54集团军127师从安阳进京;驻扎在山西太原的63集团军的188师从山西的忻州进京;驻扎在张家口65集团军的193师从宣化进京;驻扎在山东淄博的67集团军的199师从邹平进京。在这些进京的军队中,以38集团军出兵最多,杀人最多。该军出兵的人数是29185人,汽车 1494辆,213辆装甲车和33辆坦克。

为了进行六四大屠杀,共党调动的兵力比 1938年国民政府为了打台儿庄战役所调集的军队还要多。在台儿庄战役中,国民政府的国军要消灭的是日本精锐的百元师团的3万5000人,而在六四事件中,中共要屠杀的却是天安门广场上10几万手无寸铁的市民、工人和学生们。六十多年前,中华民国政府的国军在抗日战场上浴血奋战,打败了日本侵率军取得了抗战的胜利。中国的军队赢得了自己的荣誉。可是18年前,曾在浴血抗战中从来没有与日本侵略者正面正式交过手的中共却调集了足以打一场大战役的兵力去屠杀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们,从而震惊全世界。这支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队为自己挣来了耻辱,从此永远蒙羞。屠杀人民,这就是这支军队的性质,他不是国防军,不是国家的军队,而是中共的党军,是为中共看家护院的家丁和打手。这支由工民组成的军队至今都是由人民在供养着,由纳税人的钱在供养着,而不是由中共的党费在供养着,却要绝对的由党来领导,而且随时服从党的命令去屠杀人民,共产党的天下,就是暗无天日,人民到哪儿去讲这个理呢?天安门的大屠杀,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没有人知道。

大屠杀过后,传言杀死了几万人,“美国之音” 和英国的“BBC”报道说杀死1万和几千人。中共官方播出了李鹏的亲信袁木,戒严部队的张弓,北京市长陈希同的发言,他们的说法是从刚开始的“一个人也没打死,只有23个人受伤”,到后来承认有300个人被打死。共党是从来没有说过实话的,在我们手里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数字之前,就让我们假装的相信中共一次,是有300个人被屠杀了,可受伤和致残的人又有多少呢?一场和平的请愿,就让中共从半个中国调来了13个集团军,20多个师、旅进入北京,又是屠杀、又是戒严的折腾了半年多,究竟在那场中共认为的动乱、暴乱者又是谁呢?就是中自己。

1989 年6月4号,是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可同一天又是波兰人民不会忘记的日子。这一天是波兰共党和反对派协议的选举日,压倒多数的选票,把波兰共党赶下了台,团结工会或得了大胜,占了上议院和下议院绝大多数的席位,从期结束了波兰共党对波兰的统治。波兰军队基于国家利益高于党派的认识,并没有打算制造暴乱或者是大屠杀,而基于军队忠于国家的理念,自始至终没有参与这一场政治体制的转变。同样也是在1989年12月13号,罗马尼亚西部的城市叫做蒂米什瓦拉市发生了反共产党的独裁统治的示威游行。罗纳尼亚共党先出动了警察和消防队去驱赶群众,接着就出动了直升飞机、坦克、装甲车去镇压,导致了147人被屠杀,335个人受伤,25个人失踪。齐奥塞斯库自信自己稳定了大局,就在12月的18号,去伊朗访问。可是在转天的19号,蒂米什瓦拉市再次爆发几万人的示威大游行,但这一次在该市的驻军拒绝向示威者开枪。于是在12月的20号,齐奥塞斯库匆匆回国,而国内的其他城市也爆发了同样的大游行,到了12月的 22号,军方再次表态决不向人民开枪。同一天,反对派就成立了救国阵线,并且接管了政府的一切权力。也就是在这一天,齐奥塞斯库夫妇在逃往中被群众认了出来,并被逮捕。12月25日,这对夫妇经过特别军事法庭的审判,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从其罗马尼亚的共产政权彻底覆灭,罗马尼亚军队的表现受到了全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赞扬。

1991年,苏联发生了8.19事件。苏共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派军队进入了莫斯科,而克格勃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叫做阿尔法的分队被派去逮捕叶利钦,当时除了分队长一个人以外,其他的队员都拒绝执行这个命令。进入了莫斯科的军队和坦克包围了当时代表了苏联民主力量的中枢-俄罗斯议会大厦。叶利钦走出了大厦,跳上了坦克车,做了简短的演说后,坦克就调转了炮塔炸毁了苏联共产党苦心经营了70多年的独裁王朝。苏共缔造和依靠的红军,这一天成了苏共的掘墓人。做了70多年苏共党军的红军,就在1991年的8月19日这一天转变为国家的军队。在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两国,都是军队在接到了共党当局镇压民主力量的命令时,军队采取了完全不理睬的态度,不干预国家政治,独立于各个政治党派之外。这就是十分成熟了的国家军队的表现。于是两个国家和平而自然的从共党专制制度下进入了民主制度。

蒙古在转向民主时,被世界形容为一次天鹅绒般的革命。因为在这场推翻共党的革命中,从头到尾没有激烈的对抗,没有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没有放火烧毁汽车,也没有打碎一块玻璃的事情发生。蒙古的军警们宣布尊重人民的意愿,而菲律宾军队在民主力量于专制政权的斗争中,公开的站在了民主的力量的这一边,公开反对专制政权,强迫独裁者马克思交权。而在印度尼西亚,军队在整个民主革命的进程中,一直保持中立,由于没有得到军队的支持,前独裁者苏哈托不得不交出了政权。两个国家政体的转换都是在和平的过程中完成的。这些实例都是值得中国的以党的绝对领导为军魂、警魂的的党军和党警们深思的。其实在89年六四的大屠杀过程中,进京部队中也有类似的实例,比如说38军军长徐勤先拒绝执行进京戒严的命令被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一兵撤职,该由副军长张美远代理军长。徐勤先军长先被软禁后被判刑,关押在秦城监狱,在受审期间,他坚持自己做法是正确的,这就是一个军人应有的良知表现。

而28军在6月4日早晨向天安门广场开进时被北京市民们在苜蓿地拦截住了,军长何彦然站在装甲车前一看说了一句遍地青纱帐,政委就接上来说十万青年十万军,两个人拒绝了部队继续前进的命令。第39军116师的徐峰师长,6月3日接到了命令要不惜一切手段到达天安门。徐师长与参谋们换上了便衣先去查看形势,当他知道有的部队已经开枪杀人了,便一头钻进了师部的通讯车里,然后对大家说,我们没有收到上级的任何指示,记住了。后来,徐峰师长就因为拒绝执行命令被迫专业,而39军军长,傅秉耀也因执行名利不利而被调往新疆军区。在被调进北京的20多万军人中,至少有几千名官兵在得知屠杀真相后,脱下军服、扔下枪支离开了军队。这些人的人性中的道义和良知战胜了党性和所谓的军魂,保持了人性的完整。

他们都是真正的人,都是令人永远敬佩的人。其实每一位党军、党警都是来自社会上的一个普通的家庭。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形是什么样子,人人都心知肚明,中共要维持他们的政权,要军警保卫他们,所以对军警们的吃喝待遇薪水上都不错,到了复员转业以后,情形又是如何呢?从越来越多的复转军人们成群列队、逐级上访、告状、游行示威、抗议等等活动,复转军警们实际上也同样被迫加入了抗暴维权的大潮中来了。中共的暴政同样也侵犯到了复转军警们要求受到公正对待的权利和生活的权利。在中国,我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不是中共专制制度的受害者。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从自身的权利要求受到尊重和法律的平等的保护做起,中国就真正是属于中国人的了,中国就有希望了。

(希望之声)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