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大澄清:共軍在韓戰中的醜聞
 
韓戰老兵
 
2007-7-17
 
【人民報消息】

幾個錯誤概念的澄清

1、是把美軍趕回了"三八"線? 還是自己沒有本事打過"三八"線?

中共及朝共的目標是“統一”整個朝鮮半島,美國的目標是保衛南韓。一場戰爭下來,一方達到了自己的戰略目的,另一方非但沒有幫助同盟達到戰略目的,甚至還要倒貼。朝鮮戰爭最大的贏家是日本、韓國和臺灣。美軍也得以在這三個地方駐軍,牢牢控制住了第一島鏈,徹底封鎖了中國大陸。直至今日,共軍死了人不算,竟然還要還軍火債,多麼“偉大”的“勝利”啊!

共軍根本沒有那個本事打過"三八"線。有一次遇到一個參與韓戰的大陸百姓,談起韓戰,他說:“我們沒想到上了美國人的當,他們是故意往南撤,我們不知是計,一味往南追,一到南朝鮮就知完了,南朝鮮都是沙土地,根本沒法挖工事,美國的飛機不久就鋪天蓋地的來了,投下凝固汽油彈,大家只有幹瞪眼等死,一會的功夫一個連就沒影了,只剩下我和被燒傷的連長及另一個當兵的,我們想請個功,就將連長背起來往後跑,誰知他竟然死球的了,功沒請著,還白白送上捨不得吃的糖塊。”

2、中朝勝利了嗎?

三年朝鮮戰爭打下來,北朝鮮的國土面積居然少了1500平方英里,而且失去的還是一塊富產天然氣的地區。1953年7月27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在聯合國的講話:“不僅美國,還有其他15個國家,也派遣軍隊到朝鮮去。”結果是,開始時幾乎席卷全朝鮮的共軍侵略者,被擊退到他們開始的地方,並且還要遠些。大韓民國凈得了1500平方英里的土地,這一地區包含有重要的天然氣資源,侵略者被完全剝奪了任何侵略得來的果實,並受到嚴重的懲罰。

3、陣亡人數及戰俘:

美軍的陣亡人數約為3萬3千人,據聯合國軍推測,共軍陣亡人數大致在40萬左右(有資料顯示可能是100萬)。“ 貪生怕死”被俘後又不用擔心回國後被清算的美軍,被俘7千1百多人,其中2千7百多人在被俘後死亡,美軍俘虜死亡率高達到了40%,突顯中共才是虐囚高手, 22人拒絕遣返,1956年後,只有16人仍然留在了中國。被吹噓為“英勇善戰、寧死不屈”的中共及朝軍被俘高達10萬5千多人。共軍被俘2萬8千多人,其中7千1百多人被甜言蜜語騙回國,之後被清算,2萬1千多人堅決拒絕遣返,“寧死也不讓遣返”,之後到達臺灣,享受“反共義士”美譽,受國民政府大力歡迎,安然渡過餘生。

4、毒性最大的欺騙國人的“搖頭丸”------“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 與錯誤的敵人打的一場錯誤的戰爭”。

中共媒體向來把這句話說成是美軍參謀長Bradley對韓戰的評價,令被中共黨文化洗腦過的一些中國人“陶醉”至今,其實是被中共用斷章取意手法給胡弄了。事實是,Bradley的那段話是在1951年5月15日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外交關係委員會前作證的聲明,那時韓戰剛打了一半不到。

麥帥因主張將朝鮮戰事擴大至中國,被杜魯門解職。麥帥回到美國後,在4月19日對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作證演說,主張將戰事延伸到中國本土,引起政府內外的震撼。不過麥克阿瑟的主張並不是派軍進攻中國本土,他所希望的是藉由海空力量施加壓力,迫使中共盡快妥協結束朝鮮戰爭。把戰事延伸到中國本土,這當然不是杜魯門政府的國策,於是當時的美軍參謀長 Bradley必須向國會解釋政府的立場。於是就有了這麼一段話:“在目前的情勢下,我們反對將戰事從朝鮮擴大到包括赤色中國。對赤色中國進行所謂有限度戰爭會增加我們所冒的風險,會將我們的力量耗費在一個並非戰略要津的地區。坦白地說,從參謀長聯席會議觀點來看,這個策略(指將戰事擴大到中國本土)會讓我們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敵人進行錯誤的戰爭”。原文如下:

“Frankly, in the opinio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this strategy would involve us in the wrong war,at the wrong place,at the wrong time,and with the wrong enemy。”

他用的“would”字,這是假設語氣,代表可能發生的事;所以他談的絕不是當時中共已經參戰、還在進行中的朝鮮戰爭,而是擴大到中國本土的戰爭衝突。

美國自始至終認為參與韓戰是一種正義,美國參與韓戰的老兵深以為榮,在美國各地有很多韓戰紀念館(碑),在美國的很多大學校園的紀念碑上還刻有在韓戰中陣亡的校友的名字,而在韓國的韓戰紀念碑上則銘刻著在韓戰中犧牲的每一位美國軍人的名字。美國前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曾說:

“在我辦公室的桌子上有一張從衛星上拍攝的朝鮮半島夜景照片。"三八"軍事分界線以北,漆黑一片,只有平壤有些螢豆之光。 而在南邊,韓國燈火通明,那是繁榮與自由的燈塔,3萬3千名美國人和成千上萬的其他人為捍衛這座燈塔而獻出了生命。”

5、中共為何從朝鮮撤軍?

其實,是中共在朝共中培植親中的勢力──延安派,密謀搞政變,企圖幹掉金日成,被金日成事先發覺,將延安派密謀政變的事告到了蘇聯那,蘇聯隨後施壓讓中共撤軍。金日成隨後就開始清除異己,在1958年3月3日至6日舉行了朝鮮勞動黨第一次代表會議,金日成公布了有關延安派陰謀的詳細材料。揭露了黨中央第一副委員長金鬥奉支持崔昌益、樸昌玉“反黨宗派集團”進行“陰謀活動的罪行”,決定將金鬥奉、崔昌益、樸昌玉開除出黨。在一個月內,有兩千多人遭到整肅。

被告了狀的中共,極不情願的於1958年3月12由共軍總部發布撤軍公報,聲稱於1958年年底以前,共軍分批全部撤出朝鮮。之後,共軍從3月15日到10月26日,分三批全部撤出了朝鮮,本質上也就是被金日成趕出了朝鮮。

被中共媒體自吹自擂的所謂“著名”戰役

1、長津湖戰役:共軍10個師的王牌部隊,在兵力占優勢,又達到戰役突然性的情況下,讓美軍一個師的陸戰隊突出重圍。美軍陸戰隊竟然讓共軍王牌部隊有10倍於己的損失。共軍吹噓的所謂的全殲一個團,實際上是中共27軍在半夜誤撞到了美國步兵第7師31團的團部,把撿到的軍旗當作帆布用來包東西,後來 才發現是軍旗。 中共吹噓31團永遠消失了,事實上休整後一直在朝鮮,參加了以後的戰役,直到停戰。

2、四次戰役:美軍以海陸空立體火力,在漢江南岸打殘共軍吹噓的王牌中的王牌“萬歲軍” 38軍。38軍從此一蹶不振,在戰爭後期,竟然沒能攻下韓軍第9師守衛的白馬山,被韓軍殲滅竟達1萬5千多人,近全軍兵力的一半。

3、五次戰役:共軍兵敗如山倒,中共軍頭彭德懷向中共頭子毛澤東發的電報中稱:5月29日彭德懷電各兵團、軍及中央軍委。指出部隊“作戰指揮卻存在嚴重的缺點。對公路未控制足夠兵力和火力,而高級指揮機關過早離開部隊,使建制也紊亂。”這說明共軍軍、師指揮機關扔下部隊不管,只顧自己逃跑。 6月1日,彭德懷給毛澤東的電報中又稱:“三兵團損失很大,四處潰逃,企圖回國現象嚴重,現正派人分途攔擋歸隊”。共軍三兵團司令員是被中共媒體大吹特吹的“赫赫有名”的中共特務頭子陳賡,他指揮下的共軍竟然潰不成軍。

4、砥平裏戰役:美軍的弗裏曼團外加一個法國營一個炮兵營和一個坦克中隊,以火海戰術對人海戰術,重創共軍主力第39、第40、第42軍的8個團。 8個團傷亡高達5000餘人。僅40軍參加攻擊的3個團就傷亡1830人,其中359團3營的共軍幾乎全部被擊斃。美軍陣亡僅數百人。

5、上甘嶺戰役:上過中共的報紙,拍過電影,據說湧現出無數戰鬥英雄,是一個被中共媒體大吹特吹的戰役,實際上只是白馬山戰役的佯動。美軍發動上甘嶺戰役是為了減輕戰略地位更為重要的白馬山防禦的壓力,共軍直到美軍將上甘嶺換防給韓軍後,才徹底占領了上甘嶺。但此期間,美軍卻達到了拱衛戰略要地白馬山的戰略目的,韓軍第9師徹底粉碎了由共軍“萬歲軍”38軍發起的對白馬山的圍攻,斃傷中共軍達1萬5千多人,自身傷亡尚不到4千人。白馬山陣地是 1951年秋天聯合國軍發起秋季攻勢後,韓軍第9師從共軍第42軍手中奪去的,那時共軍42軍曾採用陣前潛伏的方式發起反擊,誰知剛一反擊得手沖上山頭,就被第9師的猛烈炮火所覆蓋。當時,第9師全力反擊,斃傷共軍主攻團423人,自身傷亡僅30多人,傷亡比例為1:14。隨後,第9師繼續與共軍42軍展開拉鋸戰,最終徹底擊潰了第42軍的反撲,牢牢守住了陣地。這一次是韓軍第9師即擊敗共軍主力第42軍之後,又一次大敗共軍主力──共軍“萬歲軍”第 38軍。韓軍第9師戰後被稱為“白馬部隊”,成為韓軍的榮譽部隊---首都師,該師的徽章也從此改為白馬圖案,該師參謀長朴正熙後來成為大韓民國總統。

看來要改寫的不是美軍的作戰史,而是中共媒體偽造的所謂共軍“光榮”“革命”戰史。

停戰以後,共軍在北韓無惡不做

下面是1954年到1956年間發生的一些較嚴重的事件,這些事件是共軍內部的傳達文件中披露的,對外以前是屬於機密。

文件中披露:

“第一,從1954年到1956年8月,共發生志願軍扣押或侮辱朝鮮政府人員、人民群眾的事件355起,其中最嚴重的是幾次扣留朝鮮黨政高級負責人員,以及擅自搜查、逮捕朝鮮人員並進行非法審訊的事件。1955年10月21日,志願軍某軍所屬部隊曾將到部隊駐地附近打獵的朝鮮外務相南日大將等一行數人滯留兩小時。南日的隨行人員將證明掏出,向志願軍一個排長介紹說:“這是南日大將。”這個排長竟然說:“不管你是誰,進入我們的禁區就不行!”南日曾不滿地問道: “朝鮮停戰以後,不該再有禁區,為什麼你們這裏還有禁區?”在此前後,還曾經發生過滯留樸正愛、朝鮮的內務相方學世及蘇聯專家等幾次類似的事件。”

“1956年6月,志願軍某師教練汽車不給在他後面行駛的一輛朝鮮吉普車讓路。吉普車從旁邊超車,志願軍車上人員喝令人家站住,吉普車未停,志願軍車上一個班長就用手槍向前車方向打了兩槍,吉普被迫停車。志願軍車上人員隨即跳下車來質問:“為什麼不遵守交通規則?”,氣勢洶洶。朝方車上人員是江原道黨委員會的副委員長,他對超車表示道歉,問志願軍車上人員屬於哪個部分,志願軍車上人員不予回答,開車揚長而去。 ”

“1956年3月,志願軍後勤部二分部供應站助理員楊振華等5人,到勝湖裏購物,宿於朝鮮國營旅館。晚上出去看電影時,放在旅館內的文件、行李等被盜。楊等向當地內務機關報告後,朝方對此非常重視,多方設法查詢。但楊竟毫無根據地懷疑是朝方的旅館人員所盜,就將旅館經理捆綁,要送往朝方內務機關。經朝方內務人員解釋,楊把經理釋放。但幾天後,楊等又把旅館中一名招待員拖至野外,加以捆綁,用手槍逼問文件、行李等物所在。因沒有結果,楊等再次把旅館經理捆綁,押在爐灶間,直到朝方內務人員聞訊趕來才把人放出。 ”

“第二,從1954年到1956年8月,據不完全統計,由於汽車肇事、槍走火、強姦行兇等事件,朝鮮人民共傷亡417人(自志願軍入朝以來,總的數字已達1,000人以上),其中以車禍傷亡數字最大。志願軍後勤部汽車某團的汽車曾在寬七公尺的公路上肇事,死一傷四。這類嚴重事件,大多是由於在行人密集的地區不減車速、不遵守交通規則所導致。志願軍後勤部汽車某團的一個司機,用槍嚇唬小孩,不慎走火,把一個14歲的朝鮮女孩擊斃。而這個女孩的弟弟在我部隊搜山時又誤被擊斃。當地朝鮮居民說:“志願軍打死一個又一個,像打麻雀一樣!””

“1954和1955年,共發生強姦殺人事件20起。最嚴重的如:1954年11月,某軍班長李自祥強姦朝鮮婦女不遂,用刀砍死母女二人,砍傷一人,並放火燒房,企圖滅跡;1954年10 月,某軍衛生員曹伯慶,強姦時被人撞破,殺死男孩一名,傷男女四人。1954~55年中,共發現強姦朝鮮婦女案件68起,通姦的數字則數十倍於此。僅在1956年上半年中,全軍共發現強姦、強姦未遂和通姦案件208起。”

“特別嚴重的是,這類事件甚至發生在個別師團軍官中。由強姦、通姦而產生的私生子為數不少。有時部隊移防,朝鮮婦女就背著私生子找到部隊,影響很壞。僅某軍某師在1955年移防時就曾發現私生子13名。”

“第三,1955至1956年間,志願軍修建營房中,全軍占用的耕地總數大約有800多萬平方公尺。有些單位為求營房集中,講排場,曾發生過叫當地居民移墳、拆房的情況。有些田地被占的朝鮮人民,雖然得到了補償,仍很不滿意,含淚去別的地方開荒。 ”

“第四,個別人員利用回國機會違法走私,牟取暴利。如志願軍政治部的敵工助理員金王祿曾在國內買了價值700多元的顏料,企圖到朝鮮高價出售;軍交部軍官王宏被新義州的不法華僑利用,由安東購買大批盤尼西林、鏈黴素等藥品,企圖走私出口。僅在1956年5~7月中,經安東市海關查獲的軍事人員走私案件就有13起。”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