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规划委局长姚莹为什么猝死
 
孟圆
 
2007-6-19
 
【人民报消息】些年来,很多被中共的无神论毒害而不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的人总是质问法轮功学员:“报应在哪儿,我怎么就没看见?怎么一些打击你们的人还活的好好的?”在此给大家分析一个例子,帮助大家看清这个报应究竟存不存在。

2004年底,刚刚升任北京规划委员会局长的姚莹,还没来得及坐稳位子,就猝死在家中,年仅55岁。他死前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20年来还坚持每天打太极拳。虽然北京的局级干部很多,但姚莹主管城市建设,因大权在握而非常有名,他的死让北京基建圈子,无论是腰缠万贯的开发商们,众多的设计师,还是施工企业,都感到十分震惊。

姚莹原本是个好学生,在北京101中学,成绩不错,还是校排球队的二传手。可惜生不逢时,赶上了文革,成了“老三届”的一员。文革开始后,他先是和其他红卫兵一样到处串连,在一次阻止武斗时,他亲眼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贺某惨死。紧接着他就在中共的号召下“上山下乡”,受尽中共运动的苦。

1978年,风雨飘摇的中共为自己的生存,不得不给人民一点正常的生活,终于恢复了高考。姚莹在积压了十几年的无数考生中胜出,幸运的进入了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工民建专业,成为了全班最老的学生。

此后他一路顺风,1982年毕业后,姚莹得到一份当时非常令人羡慕的工作。1995年,任首都规划委员会副主任的他,是北京市区中心地区规划领导小组组长兼办公室主任;北京市所有的重大建设项目,都要经过他的审批。1999年至2000年,担任北京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协调组组长。原首都规划委员会与北京市规划局合并后,他担任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2004年下半年,姚莹升任局长。

在他们这代人里姚莹真的很幸运,火箭般的升迁,主管的又是资金流量巨大的房地产业,在任何人看来,似乎他前途一片光明。

可就在升迁几天后,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回家后,躺下才十分钟就死了。一年后,他二十多岁的儿子也在家中猝死。因为断了血脉的香烟,姚莹的妻子不得不看婆家的脸色,生活富裕却并不快乐。他们小女儿丹丹聪明漂亮,刚上了重点高中,可是小小年纪却不幸的成为姚莹去世时守在身边的唯一亲人,变成了单亲孤儿。

中国老话讲,善恶有报,为什么姚莹一家会遭受如此不幸也是有原因的。

法轮功学员的99年4.25中南海上访刚过,中共一边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对全国百姓说从来没有阻止过法轮功学员炼功等掩人耳目的话,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另一方面却已经在中共内部布置对法轮功的迫害,在高层传达各种对法轮功的不实之词,一方面为镇压法轮功做力量的准备,到7.20时中共机构的骨架已经被洗脑,可以统一行动进行镇压;另一方面激化政府和法轮功学员的矛盾,只等7月20日对法轮功大抓捕引发法轮功学员再次大上访,造成法轮功学员“闹事儿” 在先,中共7月22日非法“取缔法轮功”在后的假相。

99年5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筹备中,姚莹作为首规委的党总支书记,就在一次团员大会上开始批判法轮功,把法国15世纪的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对99年7月九大行星排成十字架、地球有大劫难的话说成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说的,还有其它一些对法轮功的诽谤,这些说法后来全都出现在7月21日开始的中共媒体的大规模宣传里。并点名批评当时的北京勘察设计管理处处长——法轮功学员李百根。

李百根原是退伍军人,中共的军队管理非常混乱,军官用特权压制人性。李百根在那样的环境下,不仅得了一身病,又经常用吸烟来试图减轻精神压力,烟瘾很大。修炼法轮功后他戒掉了烟瘾,病全好了,工作上尽职尽责。这些姚莹在开会污蔑法轮功时也公开承认,但还是执意要执行迫害。

原来姚莹是个讲哥们义气的人,但是错误的把这个特点用在了工作中,喜欢拉帮派。李百根低头干事,从不接受任何一派的拉拢,姚莹觉的他始终不能进入自己的“圈子”,便想借助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来把李百根的职务撤掉,换上其他愿意与他结帮的人。

迫害开始后,姚莹多次召集各中共党总支干部找李百根“做工作”,多次把李百根的“严重问题”在北京规划委员会工作会议上提出,但每次其他规划委领导都说李百根“没什么问题”,所以李百根始终还在处长的职务上工作。无奈2001年中共大规模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李百根早已在迫害发生时被姚莹上报了,所以警察直接到勘察设计管理处的办公室去抓人。但李百根从警察眼皮底下逃离了,从此四处漂泊,并流亡到海外。几年来不知吃了多少苦,辗转了多少国家和地区,也无法和女儿相见。法轮功学员李百根所受的这些迫害,姚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迫害发生前,首规委的官办公司北京首都工程公司的建筑师李昕是首规委的团总支副书记,也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在迫害前后的会议上都听到姚莹用中共对法轮功的诽谤误导大家,特别是这些年轻人,李昕在迫害刚发生后便写了一封长信,以私人信件寄给姚莹,善意地澄清事实,一个个剖析中共造谣的手法。中共所造谣言中那些无中生有、移花接木的做法,经历过文革的姚莹不会看不懂,但姚莹却把这封私人信件的事通知李昕的公司,要求处理。但李昕所在公司的领导或是因为“六四”支持民运而被从北京市建筑设计院的院长高位上“处理”掉的人,或是经受过“文革”批斗的老专家,其他人也有正义感,不愿随和中共的迫害,所以只是对付了一下这个“领导要求”。但是因为在迫害刚一发生,公司的党支部书记就已经把她的名字按姚莹的要求汇报了。所以后来李昕还是经受了来自警察系统的一系列迫害,身体致残,还被劳教。对于李昕所受到的迫害,姚莹也有责任。

人世间人无完人,能成为中共的领导干部,没有私心更是不可能的事,对此没人会强求谁做到完美。但如果在中共对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法轮功的迫害中想要借助中共的邪恶势力成就自己的心愿可就极其危险了。姚莹在贪污成风的首规委和规划局的领导位置上本来还没有受到大家太多的指责,可是偏偏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作出了错误的抉择。不难看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所利用的都是人性中恶的一面,而想利用中共发动的镇压法轮功运动达到一己之私,无疑是引火烧身。

姚莹原本也是一个中共政治运动的受害者,明白搞运动整人是多么可耻的事,现在却想利用另一个政治运动达到自己的个人目地,实在是可悲。试想如果他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能够保护自己系统的法轮功学员,或者哪怕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凭他的能力和阅历,一样可以成为局长,就不会因为对别人的迫害而被上天撤去了生命中的福份,以致一升迁就猝死,即使真的命中有难,还会因为帮助过大法弟子而受到天理的保护。更不会因为对别人家庭造成的痛苦,连累了自己的家人。

八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向参与迫害者以及全社会发出警世良言:善待法轮功学员得福报,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很多人因为看到参与过迫害某些人还活着而不相信。其实很多报应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着,只是很多人不明内情、或没有把这些奇怪的事与其人对法轮功的态度联系上看。

如果反过来想一想,这些年以不正常方式离世的人中有多少是受中共的毒害而仇视法轮功的?其人有没有直接或间接迫害过法轮功?就不难发现其中的规律了。象姚莹一样,很多报应并不是在他参与了迫害之后马上出现的,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这样一个以事务性工作为主的人也在参与迫害法轮功,所以就以为没有看到对法轮功迫害的恶报。但难道都要等到自己认为的报应都到了眼前才去相信吗?

象姚莹这样既是中共运动的受害者,又成为中共迫害的害人者的人到底有多少?希望这些人的家人能看到此文退出中共,有朝一日,去要求中共偿命。

世人啊,为了您和家人的幸福,再不要和中共这个恶魔为伍啦!


---------------------------------------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