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對周錦興發出死亡威脅
 
墨洪
 
2007-5-17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到目前為止,在周錦興事件之前,在海外確實發生過一起用“冥幣”發出死亡威脅的事件。事件發生在2006年1月底澳大利亞悉尼。據大紀元報導,2006年1月30日上午,澳洲大紀元時報的員工上班時發現辦公室大門上被人掛了一個塑料袋外面貼上一張白紙,寫有大大醒目的“冥幣”二字及左下角寫有高智晟的名字,並將高智晟的名字劃上框,上面用寫了英文Dead(死),塑料袋裏面裝的是剪碎的九評共產黨的內容。同時還貼了一張用下流英文寫成的一句話。在對高智晟律師死亡威脅的同時,也散發對《九評共產黨》一書的刻骨仇恨。整個過程被大紀元安全攝影設備全程錄像。從錄像中可以看到,其中二位女學生模樣的華人還拿照相機對著他們布置後的現場拍照。)

------------------------------------

拿起《華僑時報》的第三期“XX特刊”,赫然入目的是血紅的頭版上巨大的黑體字“死亡威脅”。《華僑時報》的社長周錦興在第三版上大書特書其收到恐嚇信,這恐嚇信不僅錯別字很多,而且弄神弄鬼的。據文章中說周錦興連續收到了三四封這樣的恐嚇信,有的還夾帶有冥幣。這些信中還明確提到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和蘇家屯集中營的事情,好讓人們把這恐嚇事件和法輪功聯繫起來,說法輪功學員在恐嚇他。

這恐嚇信偽造手法之拙劣讓人哭笑不得,試想,有沒有一個恐嚇別人的人會給被恐嚇的人留下自己的身份?如果真是這樣,加拿大是法制社會,周社長不如趕緊用這份 “確鑿的”證據向法庭起訴,請求立案調查是誰寫的“恐嚇信”,像法輪功學員起訴你一樣把誹謗威脅別人的人告上法庭,你太太也就不必如“XX特刊”所言驚惶不安了。

就像一個搶劫犯搶了錢,非要把別人的身份證留在現場,恐嚇者必是另有其人。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這恐嚇信的內容正好撇清了法輪功學員與這件事情的關係。那麼既然“恐嚇”發生了,如果不是周得了妄想症,在賊喊捉賊,又可能是誰在威脅周錦興呢?

從“恐嚇信”本身來講周錦興自己是受害者。法輪功學員作為周錦興《華僑時報》中傷法輪功的受害者,這些年的做法是採用法律手段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目前正在為《華僑時報》誹謗案上訴。既然要通過加拿大司法系統解決問題,也就沒有必要節外生枝,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給自己找麻煩。但我們可以看到,受到恐嚇的周錦興,不僅金錢上,而且心理上會更加依賴中共使領館的勢力,而周錦興對恐嚇事件的大力宣傳又同時幫助中共給法輪功造謠,為仇恨宣傳增加籌碼。仔細分析這件事情我們不難看出給周發“恐嚇信”,只有中共是獲利者。

周錦興在“XX特刊”中,以一副“愛國”鬥士的面目出現,反覆用各種方式表示,什麼對法輪功的誹謗是出於他對法輪功修煉者得一片“好心”,外加“愛國”華僑得一片“愛國”熱忱,“純屬個人行為,絕無背後支持,與中共無關”等等,並且指責法輪功受到“反華勢力”的大力支持,什麼在法輪功“鋪天蓋地的宣傳”中,海外華人只有他才敢說真話。這次又出了“恐嚇”事件,又為他增加了成為“革命烈士”的可能性和“悲壯”情調。

可讓我們看看與《華僑時報》相關的一些事情,發現周的背景並不像他自己所說得那麼單純。《華僑時報》因誹謗法輪功及法輪功創始人,被法輪功學員告上法庭已經 5年了。這個發行量只有幾千份的蒙特利爾的本地小報請的辯護律師卻擺出一副“不求最好,只求最貴”的做派,請加拿大最貴的律師為他的罪行辯護。這錢哪裏來的?據中共官方網站消息,周這兩期專門誹謗法輪功的“XX特刊”一出版就是十萬多份,還免費在全加拿大發行。誰為這“特刊”掏腰包?是什麼“勢力”支持?

“XX 特刊”除了造謠中傷,歪曲事實外,還挖出許多垃圾舊聞,比如美國的AFF協會,在2001年的時候受中共宣傳的欺騙,把法輪功劃分為X教。可是後來該協會通過調查了解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在2004年AFF協會邀請法輪功學員演講,還把中共的代表關在了門外。《華僑時報》卻拿著2001年的消息大談特談,根本不尊重新聞的時效性,這和造假新聞有什麼區別?做為新聞媒體有哪家會這樣拿自己的信譽胡鬧?如果不是被“包養”了,怎麼會不惜“自己砸自己的飯碗”?

翻翻這第三期“特刊”,比起第二期來不僅字大行稀,而且和第二期重覆的內容很多,這足以證明周已經是黔驢技窮。周在文中哭訴自己沒錢、難以為繼。用了至少三版的版面征稿、斂財和做廣告。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不精打細算,合理安排版面來節約開支,卻沒話找話、浪費紙張,非要出夠了32 版不可,是不是有什麼指標任務要完成?

以上線索和周錦興“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闢謠,都讓人看到了中共的影子。

跟著中共黑老大是很危險的。當年,農民相信中共會讓他們“耕者有其田”,結果中共建政後,最貧窮的就是農民,在“三年大饑荒”中餓死了三千萬人。工人相信中共會讓他們 “當家作主”,結果現在被迫下崗,養老醫療的權利都被剝奪。知識份子們相信中共允許“百家爭鳴”,鳴放了一陣,結果一場反右下來,被整的家破人亡。就連為共產黨打下江山的“元帥”們,能夠善終的又有幾人?六十年下來,中共恪守借刀殺人,卸磨殺驢的原則。“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九評共產黨》)。

“XX特刊”雖然完成了每期32版的出版任務,但這樣的質量,卻很難達到中共所要求的洗腦效果,主子的不滿也就可想而知。

借了黑老大的高利貸,周錦興時時刻刻都受自己黑後臺的恐嚇和催促,惶惶不可終日。在這樣的壓力下,周社長儘管是個文人,也不顧斯文掃地,造謠不成就罵人,罵人也不好使就想動手,可是這裏是加拿大,動手觸犯法律,所以不敢,乾脆坐在大街上滿地打滾,破口大罵,拉著“警察叔叔”的手說自己受到了騷擾。他這樣的表現不過是在宣泄對自己黑後臺的恐怖造成的心理壓力,同時向主子表一表忠心。

查查共產黨的歷史,它是“在對‘階級敵人’實行暴力中產生的,之後則在對自己人的暴力中維持存在。”(《九評共產黨》)建議周錦興,既然收到了恐嚇信,就要對黑老大小心點了。哪天它要是覺得你沒用了,對你下黑手,那時後悔就什麼都晚了。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