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哲学家的惊叹(图)
 
2007-4-20
 
【人民报消息】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研究所教授石朝颖,在看完神韵艺术团在台北的最后一场演出后表示,他最讶异的是天幕的设计,不单是传统的静态布幕,其中还有很灵活动画。他觉的神韵的舞蹈演员似乎有一种很深邃的精神内涵与修炼的根底,因而使得他们的舞蹈呈现出一种更高的境界来,而展现出令观众耳目一新、心头一震的舞台风貌。

从艺术美学看神韵

石朝颖是比利时鲁汶大学的哲学博士,留欧七年中不仅访游欧洲各国,并研读各类心理、宗教、哲学、艺术、神秘教派等书籍。曾任教于辅仁大学、清华大学、国立台湾艺术学院,目前是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研究所教授。

石朝颖在「现象学」上有很深的造诣,最近几年也在文化大学舞蹈系开设「艺术美学」的课程,因此对舞者的本身与舞者的养成都很熟悉。他说,文大舞蹈系在台湾很著名,技术很好,许多著名舞团的舞蹈演员是来自文化舞蹈系,但相较于起来,石朝颖说,神韵艺术团却表现得令人惊艳,这就很了不起。每个舞蹈演员的表情,每一个笑容,都是发自内心所散发出来的,似乎是来自一种很深邃的精神内涵,或者就是说有修炼的根底吧,因而使得他们的舞蹈呈现出一种更高的境界来,而展现出令观众耳目一新、心头一震的舞台风貌来。

石朝颖也去过中国大陆看过很多表演,如道地的蒙古人、满族人的表演,「但神韵艺术团的舞者,虽然不是西藏人,不是傣族人,不是满族人,但是却能够跳的如同西藏人、傣族人一般、满族人一般,这真的很难得」。尤其可贵的是,他感觉神韵的舞蹈演员甚至跳的比蒙古人还好,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就是因为一般的蒙古人跳蒙古的民族舞蹈,也未必能够把那个「蒙古神韵」、「满族神韵」、「傣族神韵」跳出来吧!

从古典到现代

当询问从哲学的角度,如何看待神韵的「创世」、「灿烂文明自天来」等理念?他回答,我一直觉的现代文明的一个危机,是所谓的「使世俗化世界」(Desacralized World),但落到世俗时,就在追求世俗的变,但变的背后没有一种「精神」去支撑的话,最后就变成只是耍一些花招而已。比如现代绘画也好、现代舞蹈也好,都是如此。

例如著名的宗教学家伊里亚德(Mircea Eliade,1907-1986)认为,宗教存在一个不可化约的因素,那就是「神圣」。「神圣」可以通过「世俗」来显现自己,成为与「世俗」完全不同事物,这就是所谓的「神显」(hierophany)。神显的形式多种多样,可以是自然事物,如石头、树木,也可以是像基督教那样的道成肉身。宗教的历史,就是由无数「神显」的实体所构成的历史。

从伊里亚德的角度看,中国文化就处处展现了佛家与道家的「神显」。石朝颖举例说,古典小说《红楼梦》开宗明义写的就是从仙界到人间的过程,脍炙人口的《西游记》表面上看象是在讲神话故事,但实际上它讲的是修炼人的一关一难。

所以石朝颖认为神韵艺术团回到古典(Classic),以中国古典舞来表现非常好,而且神韵的古典不是完全的复古,而是继承了古典的精神后再由现代的舞蹈演员展现出来。

现代艺术所面临的困境

石朝颖观赏神韵演出后兴奋的说,他最讶异的是天幕的设计,不单是传统的静态布幕,其中还有动画,而且是很灵活的动画。演出的内容从开天辟地、到大唐盛世、到南北朝的花木兰、到南宋岳飞、到清朝满族舞、到当代的天安门广场,而且还包括了蒙古舞、满族舞、傣族舞,整场演出等于是一部简明的中国文化史与舞蹈史,非常壮观。

石朝颖从艺术哲学与艺术美学的角度来看,现代艺术所面临的困境是,如何是属于现代人的艺术与舞蹈,但又把古典的精神找回来。神韵艺术团使用了高科技的天幕设计作为大型的背景,让所有的观众惊艳,让舞蹈专业人士翘首赞叹,这就是成功结合「古典」与「现代」的一个面向。

「从哲学的角度看,现代的东西看多了,就会觉的腻。古典的特色就是能够让人一再品味,你愈深入了解,愈深入探讨,就愈能体会到它的韵味,它的内涵。」


---------------------------------------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