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逼的村民自焚 官員連腳都不會麻一下!(多圖)
 
回智丹
 
2007-2-5
 



張耀龍一家三口在洋房前留影。


【人民報消息】就為了蓋個屋頂開大洞的網球中心,葬送了13,000畝的良田,讓3,000多戶幸福家庭,居無定所。

上面圖片中的張耀龍一家在新建成的洋房前合影時笑的多麼開心!但是,此情此景已不可能再有了。因為張家已家破人亡,洋房已被上海當局強制性拆毀成了廢堆,張耀龍夫婦被逼的自焚,而後又被以“故意傷害罪”判刑……馬橋鎮副鎮長張偉卻公開對村民們說:「我們一點也不怕!連腳都不會麻一下!這是‘毛毛雨’!」

閔行區馬橋鎮是個富饒的鄉鎮,農民以種植水稻為生,13,000畝農田主要是種植年產千斤的優質水稻。2000年2月,陳良宇任市長,把其中的3,000畝優質水稻田,強行讓農民改種綠化苗木,而坐落於馬橋的這些農民花園住宅更被上海媒體當作典型的政績來宣傳。不過,這個“政績”並沒有給村民們帶來任何好處,依然逃不過到處圈地賺的肥腸流油的上海幫的覬覦。

陳良宇從建造的上海國際賽車場獲得厚利後,相同手法,如法泡制,以興建閔行旗忠網球中心為名,對閔行區進行非法徵地拆遷。

旗忠村是上海的大邱莊,農民戶戶建有花園別墅式住宅。原本核發旗忠公司新建銀春路項目的拆遷許可證,占地面積247.62畝,拆遷80戶,但後來擅自擴大拆遷面積和戶數,在13,000畝土地上強拆3,000多戶農民住宅,且僅以每平方米800—900元價格補償,只有市價的十分之一。對於不願配合的老百姓,一律以流氓手段對付,放火燒毀農民私人投資的養殖場、打傷、燒傷、拘留、逮捕、非法關押不滿的農民。蓋了網球中心後,還有二十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荒置三年多,任其荒蕪,而無處可住的村民怎麼生存,陳良宇連想都不想。

被逼用“同歸於盡”保護房產

在原本拆遷許可證範圍之外的養殖場及民家,也遭到毫無任何理由的強遷強拆。2004年5月1日,拆遷單位縱火燒毀了位於拆遷許可證範圍之外養殖場,該養殖場是沈佩蘭一家投資20萬元經營,建於1986年並於93年領取工商執照。20年來,一家靠著養殖的蝸牛供給各大賓館、飯店,養活一家的溫飽。沒有任何理由,養殖場被多次停水、停電,供電線,電話多次被切斷,財產被盜,不管白天或是半夜,一群打手對養殖場的員工行兇並企圖讓工商局註銷其營業執照。

2004年5月26日,陳良宇的打手們,強拆了周憲偉才新建一年的農民花園住宅。之後打手們更將目標指向不在拆遷範圍內的馬橋鎮聯工村居民張耀龍的花園洋房,200平米的洋房僅願意以約50平米的房子價格65萬元賠償了事。

張家所住的花園洋房是辛苦多年,省吃簡用積攢的錢才蓋起的兩年新的花園洋房。張耀龍的妻子顧鳳芳是個勤勞節約,謹守分寸,恨不得把一分錢掰成兩半用的女子,這房子是一家辛苦一輩子的代價。但是2005年7月19日閔行區和馬橋鎮政府組成的“拆房大軍”浩浩蕩蕩包圍了張的房屋,對這座不在拆遷範圍內的洋房搗毀破壞。張爬上屋頂,準備同借雲梯強行上房的“特警”相抱跳樓,同歸於盡,用自己的性命誓死保護自己的家園,才令這群打手暫時作罷!

不到半個小時,嶄新的洋房被推倒變成廢堆。


今年7月29日,當局強拆張耀龍二年新的洋房。

當局派出大批公安,對付手無寸鐵的民眾。


一名老人被打傷。

強拆行動中,公安對同情的村民大打出手。

張耀龍的妻子保護房產被公安打傷。

上訪招徠更加殘酷的迫害

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規定:良田不准沒收;土地拆完後兩年內必須有投資。陳良宇完全違反了這兩條“規定”。實質上,中共制定的法律規定只是用來鎮壓人民,而不是用來限制官員的犯罪。這一點張耀龍夫婦並未透,所以,張耀龍從2004年起就多次向相關單位上訪維權,要求制止地方政府的非法拆遷,從國土資源部、監察部、上海市房屋舉報中心、土地資源管理局、檢察院國土資源部、建設部及最高檢察院等,但所得到的回覆卻是將《立案請求》轉回給閔行區地方政府處理。

讓做賊的捉賊,使舉報的村民遭到更加殘酷的打擊報復。這正是中共當局對付申冤訪民的招兒——貪官沒人管,打擊訪民有的是辦法。

一次次的上訪,一次次的失望,馬橋鎮的非法圈地野蠻拆遷依舊!

7月29日,“拆房大軍”趁張耀龍上訪不在家時,直接對張家進行暴力強遷,出動比上次更多的人力,包括閔行區人民政府、信訪辦、房地局,馬橋鎮人民政府、信訪辦、派出所、特警、動遷辦人員,共近30輛車,打定主意摧毀這個家。張妻被打傷,大面積瘀血,軟組織挫傷,身上瘀血點有十幾處。張的女兒及哥哥非法被抓及拘留3個多小時,30多個同情居民的聯防隊員也抓起來,把他們的手機都搜去,以防他們走漏風聲。

半個小時左右,張耀龍省吃儉用辛苦建造起來的洋房變成了一片廢墟。建造溫馨舒適的家,頃刻之間毫無理由的消失了。家中一點一點積起來的一萬一千八百元錢現款不翼而飛,女兒考上了大學,馬上開學所需的學費也沒了,全家一瞬間成為無以維生的貧民。原本張耀龍在上海華銀電器有限公司的工作更因不配合動遷工作,早被無理的解除勞動關係,全家給逼上絕路了。

走投無路被逼自焚

無家可歸的張氏夫婦,從強遷當天起至12月19日,夫婦倆只好遷住至村委書記陸順芳的辦公室。在144天期間張夫婦承受拆遷辦村委(包括陸順芳在內)經常性的刺激言語,無可奈何的顧鳳芳曾向多次向陸順芳下跪求情,要求解決住房,同意減少補償費。陸強硬地回答:「你現在想通了?想解決問題了?你再去上訪呀!去北京呀!去找趙明維權網呀!叫他們去解決呀……」 並且口出狂言:「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誰厲害誰當道!」折磨兩人至崩潰的邊緣。

可別小瞧了陸順芳這個馬橋鎮聯工村村支書記,身價2800萬元,擁有二架直升機、一艘遊艇、一座賓館,供浙江嵊州嵊泗島旅遊景點使用,專供陳良宇式的高官、權貴們享用,是上海閔行區的“紅樓”之一。陸順芳有錢有勢、呼風喚雨,積極的協助鎮政府違法拆遷工作。

2005年12月20日早晨8點30分時,走投無路、憤怒絕望的顧鳳芳不想活了,把汽油澆在自己的身上點燃後縱身跳樓,嚴重燒傷,腦殼碎裂,多處骨折,三度燒傷。但不知怎麼回事陸順芳和張耀龍的身上也都一起著了火,受了輕傷。燒成重傷的顧鳳芳被公安關押在提藍橋監獄,不允許任何人探望,包括自己唯一的獨生女;而只受了輕傷的書記陸順芳在療傷期間花掉了納稅人400萬元。

死人只是毛毛雨

馬橋鎮那麼多的村民洋房被強拆,張耀龍夫婦被逼的自焚,幾乎出了人命。但是,副鎮長張偉在拆遷會議上對村民說:「你們不要以為聯工村出了事情我們就害怕了,告訴你們,其實我們一點也不怕!連腳都不會麻一下!這是‘毛毛雨’!現在沒有幾家強遷(指被強制拆遷的農戶不多),下次若有人不肯拆遷的話,就統統強遷!張耀龍家是件小事,如果發生再大的事情我們也不怕,而且還要加快拆遷速度……」

雖然陳良宇被“雙軌”了,但是中共並沒有放過以死抗暴的張耀龍夫婦。2006年12月19日張耀龍、顧鳳芳夫婦以“故意傷人罪”於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審,法官根據中共制定的“法律”被他們判一年及兩年半徒刑。

馬橋的悲劇不是唯一的案例,因為非法徵地強遷,讓百姓無家可歸的案例,在中國數不勝數。2003年上海的周正毅強拆東八塊;2006年7月南京發生了拆遷自焚事件;同年8月雲南發生3,000農民為抵制非法徵地、拆遷靜坐在漫灣水電站上,阻止其開工;9月15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安徽農民為抗議非法拆遷而自焚;10月中旬,四川省川西洞口鄉發生當地農民抗議非法徵地、拆遷而堵塞公路7天……

馬橋鎮副鎮長張偉這句「我們連腳都不會麻一下!這是‘毛毛雨’!」不禁令人想起四川大竹縣縣委書記王偉“不就死了一個服務員,屁大點事。”以及何祚庥的那句名言:“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什麼是喝血社會,這三句話是最有代表性的答案。


*************************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出精選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場售票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