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岳父在元朝时结下的怨缘
 
小莲
 
2007-2-10
 
【人民报消息】我的岳父对别人都挺热情,但就是对我妻子不好。多年来妻子心里一直不好受,同时又对此感到很困惑。自从妻修炼之后,不管多委屈都能做到尽心的善待老人家。妻说,人与人之间的各种恩恩怨怨都不能放在心里,更不能以怨报怨。

前些天,妻忽然问我:“你说,我父亲与我有什么怨缘?要不然他对邻里和朋友都很好,为何单单对我那么的不好,他曾经为了一点小事而拿刀砍我,但我好象当时就有神保护,使之没有得逞。后来还又出现几次。那其它方面更不用说了。简单的说,我不明白父亲为何拿我当成仇家一般?而我从小就没有像别的女孩那样体会到那份天经地义的亲情——父爱。”我当时笑了笑,此时的脑海里出现这样一段场景。我说,关于你与我岳父的怨缘,我现在只能知道这些:

在元朝中期的一年夏秋交替的季节,在现在的河南郑州附近的一个城镇上,住着一位年纪大约近三十岁的刘姓年轻人。他在街道上路过,遇见一群阔少在欺负一个贫苦的老婆婆。那个老婆婆在那里卖家里产的蔬菜。他们把老婆婆的菜篮子揣倒,将老人家推倒并痛打一番。这个刘姓年轻人会一些武术,而且是一个很有血性的汉子,于是他走过去将那群阔少打一顿,其中有一个人被打的最重,再加上他刚刚在妓院寻花问柳出来,身体很虚弱,在加上被刘姓青年这么一打,很快就奄奄一息了。那些人一看他被打成这样就赶忙将其抬回家找郎中医治去了。刘姓青年也就回家去了。

不多时,县衙的捕快来到这里,先是调查一番,然后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刘姓青年的家。進屋一看,原来是十年前,在此地十分有名的富商的家庭。这个刘姓青年的父亲原来是做盐买卖的,家里很有钱,大约在十年前,其父本想到淮河南边买些盐回来卖,于是几乎带走了家中的所有银两。怎料想,在乘船过淮河时候遇到强盗,而且来了一阵大风将船掀翻,于是其父与那些强盗就都被滔滔的河水所吞没。十年来,他就与母亲相依为命,不管怎样,他的家庭比一般的贫苦人家还是强的多。他父亲临走前给他定了一门亲事,但倒霉的是,六年前那家的闺女得急病也死了。

那个捕快進门就说,刘夫人,你儿子今天可闯了大祸了,他把太守的儿子给打的快要死了,所以县太爷命我等来缉拿你儿子归案!“那个小子欺负卖菜的老婆婆本身就是不对。”刘姓青年说。“太守的儿子本身是不对,但你将人家打成那样也有过嘛!”“今天跟小的走一趟吧,这是县太爷的吩咐,不要为难小的啦!”这个捕快说。“娘,孩儿去去就回,没什么大不了的,好汉做事好汉当嘛!捕快大哥我们走吧!”刘老夫人流着眼泪望着自己的孩子被差役带走。

到了县衙,才知道,那个太守的儿子回去后,还有一口气,等找来一个郎中看过,并用过一副药之后,由于郎中过于害怕将药物下错了,太守儿子马上一命呜呼了。这下太守特别的生气,马上传令将这个郎中杀掉,而且又给县令施压一定要刘姓青年的命。于是县令迫不得已将刘姓青年关入死囚牢,待秋后问斩。

这个县令虽然畏惧太守的命令,但是还是有些善心,比如经常关心刘老夫人和刘姓青年。但是因为这个刘姓青年的确罪不该死,所以他非常的憎恨这个县令。心想,如果我有来生这个仇一定要报!

这个县令就是我今生的妻子,而那个刘姓青年就是老岳父。

当我讲完妻与岳父的这段怨缘,我相信妻的心结解开一些了。

*************************

听我的,看新唐人晚会,你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出精选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场售票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谁有幸参加这个舞蹈大赛,谁有大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