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上書遭打壓 胡江鬥爭 中共體制內部分化(圖)
 
2007-12-9
 
【人民報消息】 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民主同盟盟員郭泉,自11月14日開始發表了多封致國家領導人的公開信後,12月6日被學校黨委撤銷教務,調任資料員。12月7日晚至12月8日上午被當局抄家並刑事傳訊12小時。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郭泉今天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局對他的連鎖打擊,源於共產黨對自己執政地位的非法性和不穩定性的恐懼感,以及中共各派勢力之間內部鬥爭的結果。他說,中共不可能改良,只可能在一黨獨裁的道路上走到死,其力量和勢頭都在衰減。而他本人的觀點代表民意,因此更無所畏懼。

對於外界如何幫助,郭泉表示,“希望大家都來吶喊,讓更多的人覺醒,呼籲更多人站出來,像郭泉一樣不要懼怕,現在就要靠民眾覺醒來推動中國社會的進步,大家都來發聲,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也是對我的最大幫助。”

被指控“反黨”而被調職抄家

郭泉自述,7日晚10點多,南京市鼓樓區公安分局警察闖入家中,抄走了四臺電腦、系列文章《民主先聲》以及許多維權資料。當晚10點50分到次日早上10點50分,郭泉被押至公安局進行刑事傳訊。

郭泉表示,他們主要是核實那些公開信是不是我寫的,我寫完後通過何種方式發至境外媒體。他們還說,大紀元、自由亞洲電臺等境外媒體都是“敵對中共”的“反動媒體”,叫我不要再和這些媒體聯繫。

警察對郭泉稱,根據上面的要求,你不要再發公開信了。郭泉回答說:我會根據人民疾苦的實際情況做出我自己的選擇。

警察還重點訊問郭泉對法輪功和“九評”的態度。郭泉對警察表示,對法輪功的打壓,完全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違法行為。而且純粹是某個人自己做出的決定,這是非法的。他還表示,“九評”中講的事情、舉的例子,都是符合事實的,也都是經過查證的。

12月6日,南京師範大學黨辦主任宣布的決議稱,郭泉發表的文章反黨反社會主義,不符合中國憲法和教師法,並指控他與境外大紀元等媒體和“反黨敵對勢力”有聯絡。郭泉說,“當時他們問我有什麼意見和補充,我說沒有,我同意。為什麼呢?因為我就是反黨嘛!共產黨要不是這樣就不是共產黨了。如果我一直發表公開信而沒有受到他們打壓,那就是民主社會了。”

中共勢頭衰減 執政地位受威脅

從被撤銷教務到被抄家傳訊,郭泉認為,這是當局的連鎖打擊,源於當局的恐懼感,也是高層各派勢力內鬥的結果。

郭泉表示,通過談話,他們最關注的問題是我提出的:“前蘇聯解體是社會發展的必然,是人類歷史的進步”、“由人民來選擇執政黨”以及“取消一黨專政”等。

郭泉說,“其實這就是共產黨對自己執政地位的非法性和不穩定性感到恐懼。他們感到我的觀點對他們形成了攻擊和挑戰,對他們的執政地位造成了威脅。因為老百姓選擇別的黨,共產黨也就倒了,也算是一種消滅。”

郭泉表示,中共的做法不得人心,力量和勢頭都在衰減。

他說,“從我發出第一封公開信,過了這麼長時間,當局才做出第一個反應,這是值得我們觀察的現象。由於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狀況的監督,以及各界正義力量的聲援,中共的實時打壓也越來越困難了。整個國際社會在推動中國社會前進。中共的反應遲鈍了,勢頭在衰減。衰減是內在的,內在力量的衰減。他們同時不得不顧慮國際上的壓力。”

胡江鬥爭 中共體制內部分化

另外,郭泉表示,從當局對我打壓的時間和輕重程度的處理上,也可看出中共高層各派勢力之間鬥爭的跡象。他說,“我個人認為,打擊我的是江派勢力。我被教學崗位調到非教學崗位,這是胡錦濤對江派勢力的一種妥協。但是刑事傳訊是江派勢力直接介入。我曾經反覆提到,我手上資料堆積如山,他們就是來抄走資料、銷毀罪證的。目前為止,表面上是我受到打壓,但是還沒大到被勞教或判刑,所以胡那一派還是贏的。”

郭泉同時強調說,“但是,他們的內部鬥爭並不代表共產黨向人民屈服,也不代表共產黨要走向民主。”

他說,“中共不僅高層分化,而且體制內中下層也都在分化。傳喚和以其它方式打壓我的人都說:這是上面的意思,我們也沒辦法。甚至還有人講:我是完全支持你的觀點的,我們也不想找你,但是上面叫做的,我們是做給上面看的。這可見連中共體制內部都在分化。給我打電話支持的人裏面也有體制內的人。”

“這次傳訊我的警察抱怨說,他們的平均壽命都很低,身體高度疲憊,有的地方警察的平均壽命只有50多歲。他們還抱怨,一個晚上加班費才五塊錢。”

民心所向 無所畏懼

在調職以前,郭泉是15個研究生的導師,以及給4個本科班上課,調職後估計月收入減少四五千元人民幣。

對於被調職和抄家,郭泉表示,“這次打壓只是一個開端,可能還會面臨更多的打壓,但是我早已做好心理準備。我是‘老運動員’了,不是新出道的人。我從2002年底介入社會事務,不斷受到當局的查詢。我不知道我想做的很多事情是否都能做到,但是說到勇氣,我確實要比一般人大一些。”

自發表公開信以來,郭泉收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問候和支持。他說,“所有打電話的都是問候的,而且是贊同的。各個階層的,各行各業的都有。我敢說,我的觀點很有民意基礎,代表了絕大部份民意,因此更沒什麼可怕的了。”

郭泉表示,“只要一有機會上網,我還是繼續寫我的東西,處理全國各地寄過來的維權資料。”

中國社會進步需要民間覺醒推動

郭泉表示,通過這次打壓,讓我更認清:靠共產黨自身改革行不通了,是不可能進行改革的。他們只可能在中共一黨獨裁的道路上走到底,同時也走到死。

他強調說,“現在就要靠民眾覺醒來推動中國社會的進步,大家都來發聲、宣傳,讓更多的老百姓用各種可行的方式公開發聲,讓社會各個階層的各界人士用各種可能的方式站出來說,產生一系列連鎖的蝴蝶效應。”

對於民間可能參與的方式,郭泉表示,就是民眾採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共同抵制當局的打壓。

對於海內外近三千萬的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行動,郭泉認為,“退黨這種方式,對我們每個人心靈上都有巨大的影響和作用,這是根本性的轉變,是一種新生。”

郭泉多次公開上書

中共17大後,中國知識界出現公開上書潮。繼安徽政協常委汪兆鈞和企業家鄭存柱發表公開信後,郭泉於11月14日亦發表致胡錦濤、吳邦國的公開信,呼籲建立“全民福利條件下多黨競選的民主政體”。

隨後郭泉就中石油、中石化59萬下崗人員維權工作和中國的“勞動教養”制度等內容寫了第二封致溫家寶公開信,後又為中國工商銀行在“減員增效”、“改革政策”的中成為犧牲品的 13.8多萬職工發聲,12月5日郭泉就中國各地軍轉問題和軍隊國家化問題第四次上書國家領導人。

郭泉,男,1968年生。中國民主同盟盟員。曾任國企幹部、南京市政府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秘書、法院幹部。1996年畢業於南京大學社會學系,獲法學碩士學位。1999年畢業於南京大學哲學系,獲哲學博士學位。1999年至2001年在南京師範大學做博士後研究。

2001年博士後出站之後,留校任教。擔任文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歷任文學院研究生班主任、成人教育辦公室主任,院長助理、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學報編輯部主任等職務。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盡顯東方神韻

新唐人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