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殤日上海“狗”的三大素描
 
棣梓
 
2007-10-2
 
【人民報消息】今天剛剛收到便民短信稱:市公交行業十一期間將投放1.36萬輛公交車,以確保市民出行。可是,每個上海市民都能順利出行嗎?那些至今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們能順利出行嗎?那些被非法監控不能走出家門,甚至被綁架到賓館的不同信仰者和異議人士能順利出行嗎?他們都是上海市民,並且是真正為城市發展貢獻力量的專家學者,技術人才,莘莘學子,工人農民,家庭婦女,每到重大活動,正常節假日,就成了他們被非法看管的日子。

表面上公交車投放是在關心市民,可是在暗地裏迫害進行著……。

迫害者素描之一:半夜三更,偷偷上門,臉帶奸笑,騙你開門

這十六個字,是至今仍堅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者的真實寫照。他們往往心虛膽顫,但又外表強硬,當你質問他們姓名證件時,他們不敢應聲,害怕留下迫害證據,但又不願放棄迫害,所以顧左右而言他,或色厲內荏,或乾脆逃之夭夭。

迫害者素描之二:狡猾偽裝,偽善欺騙,為達目的,軟硬兼施

非法監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者往往不穿警服,而是便裝出現,裝作在路邊閑坐乘涼聊天的樣子,乍一看,還真不容易分辨。但是,只要法輪功學員一出門,他們就一躍而起,面帶笑容,企圖跟蹤。還會說上幾句:我也是沒辦法,為了吃口飯,你就幫幫忙配合我吧。同時,他們一改以往在後跟蹤的方式,改為在旁伴隨,看似兩人出行,實則監視迫害。但表現的更為隱蔽,主要是害怕引起其他民眾的注意,掩蓋他們迫害的事實。

迫害者素描之三:麻木冷漠,惟利是圖,是非不分,甘被利用

這十六個字才是迫害者的本質。人一旦惟利是圖,就容易失去理智和正常分析問題的能力。幾乎所有仍在堅持迫害的人經常說:我不管你法輪功是好是壞,我只管聽上級的指示辦事,還有一句就是保住自己的飯碗,這句話不是每個迫害者都會明說的。但他們會說共產黨給我錢,我就聽它的話!

是共產黨給的你錢嗎?整個共產黨的組織機構沒有從事生產勞動這個職責,它主要是搞鬥爭,制定各種條條框框來維護它的統治,所以這個機構是不創造任何社會價值的。所有的價值,是廣大的民眾辛勤勞動產生的,然後通過各種苛捐雜稅上繳給邪黨管理下的政府部門。買東西有消費稅,收入有所得稅,儲蓄有利息稅等等。稅收一部份用於面子工程,被官員貪污卷逃,一部份被用於迫害國內民眾。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天24小時非法監控法輪功學員一個月的開銷究竟是多少?一個輔警的每月的工資平均為2000元,大約需每天三班15名輔警參與監控,一個月僅用於這些人工資的開銷就是30000元,還不算這些人的獎金、加班費、吃飯和交通費。而每到重大活動節假日,究竟整個上海有多少無辜民眾被非法監控呢?這樣一筆開支是從哪裏來的?用民眾的稅收,其中包括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同信仰者和異議人士交納的部份,反過來用於迫害這些無辜民眾,迫害者還要對共產黨感恩戴德,對真正供養著他們的民眾迫害監視。究竟是誰給的你飯碗?

同時,這些迫害者們在迫害期間沒有創造任何社會財富,他們放棄了維護社會秩序的職責,而是死死看管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普通民眾,阻礙著這些人創造社會財富,妨礙他們的正常生活。由此可見,這種迫害不但不產生社會財富,反而消耗著社會財富,阻礙社會財富的創造,起到的只有負作用。

是非不分,是因為道德的缺失,沒有了正常的道德標準,人就會無惡不做,這正是共產黨多年來運動洗腦所要達到的目的。然而,一個沒有了道德標準的社會人群對誰是有利的呢?你能保證自己不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嗎?共產黨不會因為其它理由而迫害你嗎?

要知道共產黨的每一次運動都是挑出5%的民眾來迫害,而這個5%的人群是不斷變化的。今天是地主,明天是資本家;今天是走資派,明天是紅衛兵;今天是反革命,明天是革委會主任;今天是老幹部,明天可能就是迫害老幹部的公安警察。

被利用者的最終下場是可悲的!清醒吧!為了自己和家人的明天,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