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高官汇入退党潮 军中发出解体中共声音
 
2007-1-25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引发中国大陆空前规模的退党大潮,至今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人数已接近1800万。中共大势已去、解体已成定局,各级党政军官员纷纷为自己、为国家的前途寻找出路,他们通过不同渠道与海外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联系。
  
据大纪元记者王珍报导,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高大维博士总结2006年中国大陆九评与三退形势时指出:“中华大地民心觉醒,中共军心动摇,党心崩溃。中共邪党的解体已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逆转。”

《中共终局前的一天》

中共解体已成为大多数中国人的共识,各界开始讨论终结中共的具体方式。
  
不久前,前新华社驻巴黎特派记者、前法国国家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先生发表了一篇虚拟新闻,题目是《中共终局前的一天》。报导说:“以何许仁为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今日在北京召开特别党代会,正式向全党建议:告别历史,放弃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另立新型现代化政党─中国人民党。”
  
这条虚拟新闻引起部分人士的关注。吴葆璋在与《中国事务》总编伍凡的电话交谈中表示:我希望我所虚拟的故事能够实现。这个问题是我思考了很多年。也可以说我所虚拟的故事是给中共指出一条解决中国问题的道路。至于有多大现实的成分,在中共高层我不知道。据我所知,在中层司局级的官员中有把中共改成“人民党”的想法,人数还不少。 伍凡分析,这种人在高层中也有,现在比较隐蔽、没有公开而已。
  
前中共党魁毛泽东曾说过一句,现在看来的确是一语成谶:“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在苏共解体前,苏联也爆发了大规模的退党潮,当时叶利钦公开退党后,反而高票当选俄罗斯总统。
  
最近叶利钦在谈到苏共解体时表示:“这是一个已经被确定了的历史过程,一个无法逃脱的过程。我们都知道,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些历史上的强大帝国,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命运,苏联也是一样,它的解体已经被天定了。”
  
据现居莫斯科的评论人士吴兴观察,俄罗斯近期出台的一系列针对中国的新政策,以及俄罗斯高层官员讲话,他认为:俄罗斯可能觉察到中共即将解体。

中共各级官员纷纷退党

在香港、东南亚地区,最近出现了中国大陆游客整团、整车退党的现象,而出国旅游的相当部分人是中共各级官员。 李大勇博士说,中共高官比老百姓更明白中共政权摇摇欲坠的真实情况,他们现在主要通过出国和退党两条途径脱离中共。所以,有一些官员出国后就不回去了。
  
一位化名“清涌”的机关干部在退党声明中表示,他经常有出国的机会,2005年出国时鼓足勇气带回一本《九评》。2006年,他再次来到美国,看了大纪元等报纸,于是决定退出中共。他对贾甲公开起义的勇气表示钦佩。
  
高大维博士指出,中共一直在掩盖和否认退党潮,但中共高官最相信退党的真实性。中共已经不行了,这是他们的共识,他们当中很多人也希望通过三退方式和平解体中共。
  
中共最高学府──中央党校曾暴发25名官员集体退党事件,其中包括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及普通干部。他们呼吁其他的中共各级政府、机关各级官员,勇敢站出来退出中共,让中国更早跨进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美好富强的国家的行列。他们表示,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中,90%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此外,在大陆还曾发生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的47位前中共军官集体退党事件。这47位转业军官中,副师职1人,正副团职4人,正营职6人,副营职及以下的有36人。他们表示:几年前转业到地方后,经济政治待遇尽失,生活困苦,上访无门,在退党大潮的感召下,大家决定集体退党。

据高大维博士介绍,2006年7月,一名中共海军高层在用真名退党后(因安全考量已用化名处理),还给海外退党中心提出如何推进退党潮的建议。

国务院高级官员对中共绝望
  
退党中心发起人李大勇博士表示,据他所知,到现在为止,中共很高级别的官员退党还是通过化名。他们有的是自己打电话到退党热线,有的是委托心腹秘书或家属登记退党。他们对中共非常绝望。
  
一位30年代入党、曾在国务院和公安部任要职的高级官员,2005年3月以化名刘士退出中共。他表示:“经过这么多年的政治运动,一幕幕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在上演着,直到21世纪的今天。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彻底的对共产邪党绝望了。”
  
“我了解许多中共内幕,知道得越多越绝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讲得太多。”他说,其实现任许多中共领导人,对法轮功受到的迫害很了解。他对这些中共领导人的沉默感到痛心。

他最后表示:“为了我的灵魂能在另一个世界中安息,现特请我的晚辈代为我用化名,严正声明退出共产邪党等一切有关组织,彻底决裂,所有誓言全部作废!”
  
还有中共国务院某办公室的一名官员,以化名“华天明 ”退党,他在退党声明说:“无可奈何当打手!!!!对不起了,中国人民!!唯望共产党早点死亡。”

军中发出解体中共的声音
  
2006年5月,中国军队有识之士以“军中声音”的名义连续向海外网站发出八篇文章,详细地阐述以和平方式或政变方式解体中共的策略,以及解体中共的3个模式。
  
文章说,“目前海内外对结束中共一党专政的统治的愿望非常迫切”,“中共将以何种形式解体呢?不外乎两种,一种是由下而上,这种是可怕的,由下面起义必将是几年的内战……另一种是由上而下,就是中共内部某上层人士宣布中共解散,或是局部政变,另组新党执政……后一种是和平转型,对国内经济、民生方面冲击最小,谁都乐而见之。”
  
“军中声音”分析:“中共内部如要宣布解体中共,必然是突如其来的政变类型,即便是胡锦涛或是谁越过他宣布,也估计是联合军方共同政变。”
  
“军中声音”呼吁海外华人、专家学者及民主力量创造内部和外部条件,为解体中共及未来中国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这些工作主要包括:让大多数中国人了解中共的本质,抛弃中共。当以某种方式解体中共发生时,媒体和民众能迅速认同并配合。同时要做好后续治国方案,稳定中国的局势。对国际社会来说,要及时发表声明支持解体中共的举动,立刻承认过渡政府。

“军中声音”不简单
  
作为对“军中声音”的回应,现居海外的十几位中国学者伍凡、袁红冰、唐柏桥、李天笑、盛雪、黄翔、谢田等于2006年7月创办了“未来中国论坛”网站,为“军中声音”及其关心者提供交流的平台,现在注册会员已有3000多人。
  
“未来中国论坛”发言人伍凡先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军中声音”的文章发表后,解放军总政治部一连发了5个文件,要防止军队政变,可见是有对应的。“军中声音”不是泛泛之辈,他们是有动作的。但他们是谁?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也没有与他们联系。
  
伍凡说,中共军方改革派一直有声音要求军队国家化,要求走西方国防军的道路。如何证明这一点呢?

他说,首先,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发表过文章,《解放军日报》也发表过社论,批判中国军队走西方化的思潮,一再强调军队要服从党的绝对领导。这就证明军队里有一批人,而且是有相当地位的人有这种要求,所以才需要总政治部、解放军日报写文章回应。第二,中共军中一位中将曾在网上发表过文章,明确要求政治改革。而这位中将敢于这样写并发表出来,而且没有受到任何处份,高层肯定有人支持他。
  
伍凡指出,“军中声音”有可能是中共军方改革派的代表人物。

三退走向公开化
  
《九评共产党》发表不久,中国大陆就有一批维权及民主人士公开真名退出中共组织,如胡佳(北京)、曾宁(贵州)、东海一枭、黎小龙、薛振标(广西)、李建辉(南京师范大学学生)、 冷万宝(吉林)、王文江(辽宁)、全力(黑龙江)、 张明及黄晓敏( 四川)、许万平(重庆)、冯建新( 新疆)、丁贵雄(内蒙)、刘飞跃(湖北)、沈良庆( 安徽)等。
  
2005年12月13日,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公开发表退党声明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高律师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透露,大陆一位将近80岁的离休老干部托友人在大纪元网站上以真名发表了退党声明。后来他得知别人有一个16位查询密码而他没有,感到不放心。友人上网查到了他的声明全文,打印出来给他看,与他手写的原稿一字不差。但是老人还是放心不下,他想得到一张退党证书。当退党服务中心告知,如果把他的名字印在退党证书上寄到大陆,会存在一定风险。他托友人回覆,既然敢用真名发表声明,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这么大年纪,一切都无所谓了,尽可以把名字打上,也可留给子孙作纪念。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高大维表示,2006年退党的一个特点就是,许多大陆民众开始使用真名。三退走向公开化!
  
鉴于现在中国大陆很多人主动要求以真名三退。2006年12月28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表“顺应天意民心 尊重实名三退”的公开信。
  
公开信指出,从即日起,退党服务中心将顺应民心,对于主动要求真名三退的世人,必要时提醒他们可能存在的风险,并以尊重他们自己的选择为主,敬佩他们在特殊的历史时期显示出的强大道德勇气。但退党中心仍然不主动要求使用真名。
  
两年前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和大纪元郑重声明均已明白向世人指出,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退出中共是不与邪恶为伍的精神觉醒,是“天灭中共”到来时生命的自救,也是中华民族和平过渡到没有共产党社会的最佳方式。



---------------------------------------------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出精选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场售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