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國大典”被“惡搞” 再掀網議狂潮(多圖)
 
2006-8-28
 

油畫“開國大典”中加了一句絕門兒話:大飯鍋成立了!

【人民報消息】 據《長沙晚報》8月23日報導,湖南長沙書院南路廣廈新村旁的大飯鍋飯店將油畫“開國大典”作為背景,並在畫中加了一句話“大飯鍋成立了”,由此引發新一輪網民熱議“惡搞紅色經典”的狂潮。

大紀元記者辛菲綜合報導,最先引起廣泛關注的是惡搞《無極》的短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其作者胡戈今天在論壇上表示,“開國大典”已被中共改過幾次,做得乾淨利落不留痕跡,這種“正搞”由於其一本正經及其隱蔽性,會歪曲人們對歷史和文化的認識,因此具有更大的社會危害性。

新華網23日一篇題為“我國將立法禁止向未成年人傳播惡搞信息”報導稱,今天,《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首次提請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審議,向“惡搞”等不良輿論環境揮利劍。

有網民對此指出,幾張惡搞的圖片能讓有的人惶惶不可終日,積極的要封殺,要遏制,並且冠以堂而皇之的理由,他們就是怕被揭穿什麼,怕他們“神聖”的外衣被剝掉。可謂是不打自招。

“開國大典”幾經修改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開國大典》幾十年來幾經修改,如今已看不到最初的原貌了。當時在中央美術學院任教的董希文於1952年創作完此畫後被毛澤東“親切接見”。但在“高饒反黨聯盟”定性後,上級要求董希文修改《開國大典》,抹去高崗。

文革中,董希文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1969年,他被安排在北京鋼廠勞動,非人的折磨,外加翻鐵砂的勞累,使他的胃潰瘍穿孔,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二。1970年董希文被確診為癌症。

1972年,“四人幫”強令修改《開國大典》,要求把劉少奇去掉。董希文疑慮重重,內心非常痛苦。繼承父業學了繪畫的大兒子董沙貝要求替父親修改。董希文沒有同意,他說這幅畫是他一手畫的,他要負責到底。在革命博物館,《開國大典》再次被迫失去了歷史真實。

“四人幫”垮臺後,劉少奇平反昭雪,但董希文已去世多年,再也不能親自在《開國大典》上恢復劉少奇的形象。1978年,革命博物館決定再次修改《開國大典》,董希文家人不同意再改原作,於是修改便在臨摹圖上完成。

胡戈:惡搞的社會危害性遠小於“正搞”

胡戈今天在論壇上發表言論表示,我們應該警惕的,是隱蔽性強、危害性大的“正搞”,而不是那些無厘頭的“惡搞”。

他說,《開國大典》之前幾次被“搞”,某幾個領導人的形象被從畫面中刪除,“搞得很認真,一點都不像開玩笑的樣子,而且技術難度極高,絕不是像那個飯店一樣加幾個字那麼簡單,所以我認為這不是‘惡搞’,而是‘正搞’。 ”

“惡搞”──在油畫上拙劣地加上“大飯鍋成立了”幾個字,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所以它也就不會改變人們對歷史和文化的認知。

但是,“正搞”──在油畫上刪掉一個人,做得乾淨利落不留痕跡,更重要的是被搞了之後它仍然得到國家權威部門的認可。因此普通人不知道,青少年更是不知道,它能使人產生誤解和錯覺,對重大歷史事件產生認知上的偏差。所以,“正搞”由於其一本正經及其隱蔽性,會影響人們對歷史和文化的認識,因此具有更大的危害性。

他認為,包括《閃閃的紅星》在內的許多正規電影本身都有著“正搞”的成分。現在電視裡的清宮戲也算是“正搞”,由於它搞得一本正經,使許多觀眾對歷史和文化的認知產生了偏差,尤其是嚴重影響了人們對封建制度下的社會關係的認識。

網民熱議

網民普遍認為,惡搞是一種灰色幽默,是民眾對社會上的某些事和人表達無聲的抗議,把對社會的不公正不和諧以滑稽搞笑的方式呈現在觀眾的眼前。

“所謂惡搞就是搞惡,以灰色幽默搞惡。”

“‘惡搞紅色經典’等政治類的,比例最大,數量最多,說明對現實不滿的民眾非常多,正常渠道不能表達,是一種深壓抑的迸發。從附和惡搞的人數和數量來看,足見不滿人數之廣泛和眾多,憤慨之強烈,而我們的專家瓦匠們對惡搞是評判有加,卻對惡搞的原因視而不見、充而不聞。”

“我也是看著閃閃的紅星長大的一代人,現在回頭來看,這部電影究竟教給孩子什麼?鼓勵殘忍,提倡暴力,對‘敵人’絕不寬容,而所謂的敵人總是和‘組織’相對。組織總是溫暖的,比家還要好。所謂的經典,和人性中揚善的一面完全背道而馳。電影的結尾,小孩高舉柴刀復仇的鏡頭,更是赤裸裸的反映了暴力革命的宿命:結果了別人的性命,也終結了自己的人性。”

“為什麼幾張惡搞的圖片就讓有的人惶惶不可終日?他們在怕什麼?他們就是怕被揭穿什麼,怕他們神聖的外衣被剝掉,要是老百姓都過上好日子了充其量也像美國人一樣拿這些惡搞當樂子,其實有的人則不然,它們知道惡搞是一種抗議,是一種諷刺,所以它們心虛,幾張惡搞的圖片能讓有的人惶惶不可終日,積極的要封殺,要遏制,並且冠以堂而皇之的理由,可謂是不打自招,此地無銀三百兩。”

“在中國文革結束後,對四人幫也進行了惡搞,大量的漫畫和言語的諷刺表達民眾對四人幫的厭惡和憤恨。為什麼沒有什麼專家瓦匠來指責和批駁呢?因為是民眾大快人心的事情,是和上面一致的意見和態度。”

“惡搞是不滿、氣憤的一種發泄。沒有其他表達民意的方式,也許惡搞是特色之表達民意的方式之一。怕的都是一些無聊的人, 一些心裏有鬼的人, 一些背離人民的人,勞苦大眾不怕惡搞。”

“外國的“惡搞”比中國厲害,也沒見人家政府出來跳腳,怎麼到了我國就成為顛覆了?政治家們找找原因吧,英雄不會因為‘惡搞”而失色,腐敗不會因為‘惡搞’而生輝。”

以下是“閃閃的紅星之潘冬子參賽記”結尾的幾個鏡頭:



冬子,你現在是名人了。(人民報)



和我們一起走穴去吧。(人民報)



勞務費400,放心,是稅後的。(人民報)



冬子,你要記住,是青年歌手大賽改變了你的命運啊。(人民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