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下一步要做什麼?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8-23
 
【人民報消息】“當你現在的膽氣還不足以使你站起來的時候,你在心理上去拋棄中共惡勢力,不要再相信它的謊言,尤其是那些具有黨員身份的人,你盡快的退出這個邪惡的暴政集團,這是你能做的,而且在形式上你可以用你的假名!因為你不退出來,這個反動的勢力做的每一件惡事、包括對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一個名字!”──高智晟

高智晟律師被抓捕了。從今年的2月份開始,牽動著許許多多人心神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至今天,是高律師被中共抓捕的第8天,耿和和孩子被監禁的第7天。一切仍無消息。

在中共對高律師過去長達9個月的打壓和圍堵的過程中,作為一名和高律師長期保持聯繫的記者,我感受到了高律師在這個過程中不斷變化和提升的每一步。可以說,整整9個月,是中共自己精心打造、鍛鑄了一個徹底批判中共體制的維護人權、法治、自由、公正的、充滿人性光輝的戰士。

在9個月的過程中,高律師從尖銳地批判地方官僚腐敗黑惡勢力、呼籲中央權威,到直指中共體制;從遣句用詞稍有考量,到無所顧忌,以筆代矛,酣暢淋漓;從泣血呼號胡溫兩位長者的人性、勇氣,到頓首失望後的尖銳批評——期間的變化軌跡清晰可循。

很多人都在問,為什麼中共在此時抓高律師?我們怎樣才能幫助高律師?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我個人也在思考這個問題:中共此時抓高律師要阻擋他做什麼?高律師下一步要做什麼?他要回應什麼?他最關心的是什麼?

在8月5日和高律師的通話過程中,談到近期高律師所遭受的毆打、攻擊、排斥、帶給親人的不解、壓力及引起這一切的原因時,高律師說了這樣一段話:“我現在衡量一個人的人性的標準,我就是以他們對法輪功群體遭受迫害的態度上去衡量!在這個問題上,一些人表現的甚至不配做人!他們非常的會說話,非常善於言辭!”

在看到遭受著親人離別傷痛的過程中,高律師感慨:“我們批評這是一個不重視生命的社會,但是在親人的圈子裏面,一個生命的存留都是驚天動地!這正是一個社會最可怕的一面,對他人的、親屬之外生命的淡漠冷漠……

“這反映了我們人性中的兩面:當一個生命和自己有親緣或者在自己親友的圈子裏時候,人們明白人命關天的這個道理,明白這個生命的存留所給親人之間造成的如此刻骨銘心的傷痛。但是,一旦這個生命放到了他人的位置的時候,為什麼就不明白這個道理了呢?就不尊重他人了呢?這是這個社會最缺失的東西,一個結構性缺失的東西。”

他反問他的大姐:“我所關注的這個領域的生命,許許多多的甚至是非常年輕的生命,沒有任何疾病下就被奪走了,被我們批判的這些勢力和這些價值在製造著這樣的災難,姐姐,到今天,你們怎麼看待這些事情呢?”

在答謝美國聲援他的決議案中,他“狂傲”地指出:“如果這次美國的政府願意去實施這個議案的話,那就不應該把層面僅僅的停留在高智晟的層面上,因為高智晟的災難來源於對另外一個更大的受迫害的群體——法輪功的關注,才導致了我個人的災難。”

“今天的中國迫在眉睫的問題不是高智晟的命運問題,不是高智晟律師事務所恢復與否的問題。在以前我的文章中我曾經闡述過,對法輪功的迫害決不會僅僅停留在對這些自由信仰者的迫害,它遲早要擴展到整體的中國人的身上,我個人現在就在經歷著這種殘暴鎮壓的手段和過程,我們正在承受著這樣的手段和過程的熬煎!所以在我的文章當中,我曾經呼籲過:維權反迫害首先就應該堂堂正正的從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

在與歐盟副主席埃德華通話時,高律師卻又謙卑地用鞠躬來向這位歐洲人表達他敬意,因為“他關注的是更大的受害群體而不是我個人的命運,這才是問題的症結!對現在、包括未來做出同樣選擇和行動的西方政要及政府,我同樣會表達我真誠的敬意!就像在我文章中所指出的,這不是僅僅一個群體或一個民族的災難,這是整個人類的一個恥辱和災難!”

高律師自踏入了法輪功群體遭受迫害這一大陸的“禁區”之後,在關注著國內弱勢群體的同時,高律師持續地回應著每一件發生在法輪功群體中的事件:4.25和平上訪紀念日、7.20反迫害紀念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加入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真相調查團、王文怡事件……

下一步高律師要回應的是什麼?

在此之前,高律師曾委託我,幫助他提供在中國大陸因為擁有或散發《九評共產黨》而被抓捕和判刑的60或70歲以上老人的名單,他說,他要為這件事情寫文章。

當一位月薪高達3萬人民幣的機長因傳九評勸退黨遭到威脅而不得不申請避難的事件發生後,我們所熟悉的高律師要做的是什麼?

是的,高律師馬上就要公開的聲援袁勝,高律師馬上就要公開的談論《九評共產黨》以及帶來的退黨效應,高律師馬上就要為那些僅僅因為家裏放了《九評》的光碟或書籍便被抓捕判刑的白髮蒼蒼的老人們吶喊!

在過去的採訪中,他清晰的表達了他的觀點:“當你現在的膽氣還不足以使你站起來的時候,你在心理上去拋棄中共惡勢力,不要再相信它的謊言,尤其是那些具有黨員身份的人,你盡快的退出這個邪惡的暴政集團,這是你能做的,而且在形式上你可以用你的假名!因為你不退出來,這個反動的勢力做的每一件惡事、包括對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一個名字!”

但是讀者可以回顧一下,在高律師所有的文章中,還沒有一篇正式點評《九評》及退黨的文字,高律師在等待什麼?是高律師害怕麼?不是。是什麼?

高律師在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成熟的機會——就如同他自己的公開退黨聲明,是在他完成了為法輪功呼籲的第三封公開信後的第二天,向全世界宣稱:“十幾天結束啦!但我對中國共產黨的徹底絕望開始啦,它,中國共產黨!它把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無懈可擊、擲地有聲的一個選擇!

袁勝,給全世界再一次帶來了這樣的一個機會。所有人來關注《九評》和退黨!不管西方世界怎樣觀望,不管多少人在指責嘲笑,高智晟,這個不斷吸收著方方面面智慧的草莽英雄,都會在他看準的時機打出重重的一拳——高聲呼應袁勝事件,大聲談論《九評共產黨》、退黨大潮、以及中共因此而對法輪功群體實施的進一步的打壓和迫害!這決不是中國共產黨願意看到的!

於是,8月15日,他們終於下手了。

高律師下一步要做什麼?高律師希望我們幫助些什麼?我想這是每一個一直關注高智晟的人的都想知道和了解的。

作為記者,我會陸續公布與高律師的部份談話錄音,傳遞高律師真實的心聲。

在公布的錄音中,涉及了一些具體的人名事件,暫時不與公布,只希望關注高律師的人能真正的了解高律師的想法、觀點及願望。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