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親人危難之際 特務惡行緊逼
 
──2006年8月12日絕食日志
 
2006-8-13
 
【人民報消息】只因將中共反動勢力殘酷鎮壓法輪功信仰者的血腥事實,以公開信的方式呼籲中共領袖胡錦濤、溫家寶正視並制止這種驚駭天地的暴行,我和我的家庭遭致迄今時達 259天的、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安全部、司法部主導下的非法打壓。其中,中國公安系統操縱下的、針對我及我一家的不間斷的跟蹤、監視、騷擾、恐嚇、圍困等一切非法及遠離文明的手段無不用盡其極。尤以最近幾十天來中共公安、特務針對我一家的野蠻惡行已至無處不在、無所不為的地步。

7月30日夜,中共特務在我的家門口、在我的親人面前施暴,險些奪我性命。而這是在十幾天的時間裏我所遭遇的第三次暴力毆打。8月4日,帶著渾身的傷痛,我趕到了山東東營市姐姐家裏,此時的姐夫已至生命的最後階段。

昨天下樓去醫院,發現車上貼了一張紙條,特務們又要耍蠻作惡了。他們以27號樓(姐姐家所在的樓)全體居民的名義,勒令我盡快的離開這裏,“否則”的後面是三個驚嘆號。樓下的居民告訴我的大外甥說:“他們(指特務)在你舅舅的車上貼了張紙條,不知要幹什麼?”姐夫生命的最後階段,中共特務們向我發出了這種有悖人性的威脅!

今天,特務們又假社區負責人之名告知我,不允許我的車停留在樓下,而特務的車和其他居民的車就都停在樓下。

我自幼喪父,家境貧窮程度難以詞說。大哥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令我們沒齒難忘。對大哥一家予力所能及的幫助成了我們在任何情形下都不敢忘懷的心願!我一家兄弟姊妹相互關愛之情是在當地令人欽羨的美談!

中共反動勢力非法停止了我的律師執業權利後,我喪失了像過去那樣在經濟方面幫助大哥一家的條件!最近,我出錢在緊鄰熊貓環島的大型購物中心“愛家”地下一層為大哥的兩個孩子買了兩個賣菜的攤位。為了實現這一目地,耿和奔走了近一個月。我們滿足了業主的所有條件,為了防止中共特務搗亂,在這兩個攤位直至交由大哥的兩個孩子經營十幾天後,由於大侄子有病,我才去看了一次!不出所料,中共特務的不光彩行徑也據此開始!我去過的當天下午,在那裏當保安的小侄子即被趕走,我們忍下了這口惡氣!他和他的哥哥一起去賣菜。8月10日,6名穿制服的警察走進了攤位管理辦公室,不幾分鐘,管理辦公室人員來找我的侄子說:“公安部來人下了命令,你們的兩個攤位必須強行收回,不准你們在北京賣菜。”更荒唐的是,因收留我四弟的兒子學習理髮技術,而遭致北京市公安局竟20名警察非法拘禁、非法盤問了十幾個小時的黃老板在那裏經營兩個攤位的侄子也同時收到同樣的命令,幾個孩子哭作一團。

耿和前日顯然是氣憤至極,她在電話中的原話是:“我們不能再忍了。對公安部步步緊逼的無恥惡行我們是一忍再忍,我們用血汗錢養活著這群畜生,他們整日就用這種見不得人的下流手段來傷害我們。孩子們靠賣菜為生,已經是這個社會上伏貼到地皮上養家糊口的人,這些畜生還是不放過他們!這次我豁出去要和他們抗爭到底!”對她的憤怒,流著眼淚的姐姐嘆息道:“即便是犯罪,也不能這樣株連九族!為什麼非要把人往死裏逼呢?”

把人往死裏逼的還遠不止以上。8月6日,我來到姐姐家的第三天,我趕到河口去看望在那裏的油田上班的兩個外甥女。當天晚上,住在大外甥女家裏,人還未坐穩,家裡的電話即被掐斷。更荒唐的是,當天晚上,家裏做飯的燃氣被停,家裏實在無法做飯。經多方考慮,我對此對外保持了沉默。8日上午,兩個外甥女又分別打電話給他們的媽媽,都哭哭啼啼的說讓舅舅再到她們那裏去一次,孩子們的理由是說,看到自己的舅舅渾身是傷,尤其是看到舅舅身邊不分晝夜的被二三十名不明身份的人包圍著,感到舅舅隨時都有可能被那些人給害死!說她們越想越怕,必須讓舅舅再到她們那裏住一夜,我大笑著答應了她們的要求。

8月8日下午,我在“魯BZ0234”、“魯E62396”、“魯 GS5588”、“魯EW1175”四輛特務轎車的“護送”下,再次趕赴至五十公里外的大外甥女家。車開到外甥女家樓下時發現,一輛車牌號被報紙蒙上的警車和前次在那裏負責跟蹤盯守我的“魯EE2212”、“魯EE3395”、“魯EE3326(或62)”、“魯E78082”五輛車已“恭候”在那裏。這次特務對我的“關心”較上次比更加的“無微不至”。當天天氣非常炎熱,我們剛進家門打開空調,不到一分鐘家裡的電就被掐斷!小外甥女的檢查發現家裡的電話信號也被掐斷。下午五時,孩子們張羅著做飯時發現,家裡的燃氣也被停供,我們被迫舉家外出吃飯!有意思的是,那裏是油田企業,做飯用的燃氣是由企業自己供給,從未出現過斷氣的情形。技術上必須斷供整棟居民樓的燃氣,才能達到斷供我外甥女家的燃氣的目地,如此一來,由我而被斷燃氣的消息在整棟居民樓、後又在整個小區傳開,鬧的樓下沸沸揚揚,許多居民整日好奇的等待在樓下,要一睹我這位“危險人物”的尊容。以至在9日下午,在我下樓準備離開時,樓的兩頭擠滿了好奇的居民。我不忍心就這般離開,走過去停下來,他們迅速的圍攏過來,在眾特務的圍觀下,我和居民們進行了一段很有趣的對話後才離開!

中共公安系統,在公安部主導下,以令人難以理喻、難以歷數的非法手段對我及我一家進行了歷時八個月的、系統的、不間斷的逼迫。其間,他們的不可理喻及野蠻手段無不用盡其極。但這八個多月來,我的揭露、批判始終停留在對該系統的個案、個體或某一群體的層面上。中共公安的頭子們可能將之視為我對他們的懼怕,公然變本加厲,發展至跳將之前臺,公然施以斷我親人活路的惡行,不僅對我個人施以數次暴力毆打,在我親人生命的最後階段,竟發展到斷我親人的家用電、電話和做飯用的燃氣的地步。

中共公安系統的最近行徑表明,我和我的親人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本身,即使得他們如梗在喉、寢食難安。表明了公安部這次露骨的派出大群穿著制服的去非法阻止我親人賣菜為生的惡行背後發力者已喪失了起碼的理智。,在此,我再次呼籲他們的理智,不要把我的那些原本不問世事的親人逼上絕路。要知道,將惡行做絕者,同時也是在堵絕自己的後路!

2006年8月12日 在中共黑幫圍堵我全家的第259天於山東東營姐姐家中

(根據錄音記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