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中共政權的又一次失態表現
 
——──即中共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208天
 
2006-6-21
 
【人民報消息】從今天的一個電話中得悉,胡錦濤先生在看了我關於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的第三封公開信後震怒,隨後並就制止針對這一信仰群體殘酷迫害方面作出了一定的主觀努力,我對此頗感欣慰。無論如何,我們對胡錦濤先生在面對我們同胞苦難時所表現出的個人內心的良善致以敬意。這一消息,也軟化了我原本擬就中共警察野蠻綁架盲人陳光誠七十多歲的老母和3歲幼子之暴行的對胡溫的批判文字。儘管依然嚴峻及慘烈的現實告訴著我們,胡先生的善意和努力並未在實質上改變法輪功信仰群體依然悲慘的命運,我們清楚,在現有體制下,任何個體的善意及努力的價值,都必會被這個冷血的體制沖消怠盡!即便是胡錦濤先生亦然!我們更樂於相信:胡錦濤先生同樣也明白這樣的道理。

“天下事最不公正者莫過於司法不公,而從事維護權利、推進正義事業之事反遭法律名義下的壓制迫害更是一國之恥辱。陳光誠先生給民意更給這個民族帶來了光榮,而眼下對他和家人的迫害不僅僅是對公民法律權利的悍然侵犯,也讓我們的國家蒙羞。我們呼籲:立即釋放陳光誠先生,賠償他和他家人的損失,追究所有肇事者的法律責任”!

最近,一個普通中國人的命運牽動著許多中國人的心。以上是賀衛剛教授關注陳光誠命運的一段文字。

當我看到這段文字的時候,不但陳光誠先生未能得到釋放,他七十二歲的老母及三歲的幼兒也遭到了那些“肇事者”的暴力綁架!情況糟糕至令人憤怒難以自持的地步。

當我獲悉北京、山東兩地的警察正在滕彪博士家的樓下針對這一老一幼施以暴力綁架並準備強行離開時,我和同樣憤怒難抑的李和平律師迅速匯合一起趕往滕彪家樓下。我們的第一本能即是趕到現場,制止兩地警察的這種野蠻暴行。但未待我們趕到,警察已暴力將滕彪壓倒在地,將陳光誠七十多歲的老母和三歲幼兒及陳的哥哥綁架而去。

滕彪博士稍後和我們見面後,說他揪心的難過事:在驚心動魄的暴力過程中,已被綁架到車上的、陳光誠的三歲兒子的哭叫聲。彭彪的揪心難過也成了我昨天一整夜裡的揪心的難過。極少睡不好覺的我昨天晚上失眠!徹夜滿腦子都在想像那受了驚嚇的孩子和驚恐難耐的老人是如何熬過那前後左右都是凶神惡煞警察的旅途長夜。

我在昨日的一篇文字裏特別提醒胡溫,不要繼續無視一切人類的尊嚴和道德底線,繼續姑息縱容反動勢力針對我們民族尊嚴的侮辱和挑釁。在過去一年多時間裏,中共山東省反動勢力對一個說出了他們犯罪真相的盲人幹出了一系列不再殘留人性的惡行。一個自稱是執政的群體,對這樣一個盲人,以完全是黑社會的地痞流氓的惡劣手法圍困了一年余,其間,這個群體對陳光誠一家的折磨、攪擾與迫害過程中所表現出的對人類道德共識的完全的不管不顧行徑至不可理喻的地步。縱然這樣,山東的反動勢力並無就此罷休之意,昨日對陳光誠老母及幼兒的暴力綁架,表明了他們已徹底的棄絕文明的破罐子破摔的絕望心態。

中共山東的反文明勢力過去一年多來在陳光誠的問題的失態表現,對中共而言,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範圍已造成了永遠不可挽回的極為惡劣的影響。其遭致了文明社會幾乎是一致的譴責和唾棄,山東的反動勢力對之可以完全無賴般的不管不顧,但胡溫卻沒有對此再繼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資本,我個人還是願意善意的確信,截止目前,針對陳光誠一家喪失人性的暴行,是山東地方反動勢力的作為,但我們相信所有的人都不願意看到你們二人在這樣的、正在發生的無視人類基本尊嚴與道德文明底線的暴行面前永遠的默不作聲。我們毫不懷疑,這些無良的地方官吏,在給中央“匯報”的材料中,一種會將陳光誠描述成是一個十分危險的、對社會穩定大局的惡意破壞者。這就像前年陜西省官僚集團在搶劫私營油井後,給中央“匯報”的“不這樣做將嚴重影響到黨的執政地位”一樣。但我想特別強調的是還有什麼樣的匯報文字能使你們相信對一個三歲幼兒及一個七十多歲老人的暴力綁架具有了合理性呢。這樣的綁架發生在你們主政時期,其責任應當歸與今天的這個政權,我想你們也不會反對這樣的結論,即:一個龐大政權,公開以黑社會手段綁架一個三歲幼兒和一個七十多歲老人,這不僅僅是一種失態的表現,這簡直就是一種無底線墮落後的神經錯亂的極致發作表現,我期望著你們盡快制止這種快速加深你們危險的、愈演愈烈的惡勢頭,理性直面今日中國所處的歷史階段及歷史現實,與全民族一道共尋改建之策。上蒼及歷史已給了你們足夠的機遇和耐心!

立即釋放陳光誠,保障他的母親和孩子的自由!

2006年6月21日 在有特務圍困的日子裏於北京家裏

(根據錄音整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