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關鍵時刻 數軍區軍官集體化名退黨
 
2006-5-9
 
【人民報消息】據多方了解獲悉,《九評》、退黨訊息通過網絡、電話、傳真、電子郵件、廣播等多個渠道,在中國大陸軍隊中快速傳播,軍中不乏退黨(團)人士,更有數個軍區軍官集體化名退黨。目前,軍隊中退黨之聲高漲,震驚高層。中國軍人正處在歷史將賦予重大使命的關鍵時刻。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綜合報導,中共自去年以來不僅要求軍中學習所謂的“保先”與”和諧社會”,還要求全面重溫軍史,並多次發表內部文件加強控制,但是令行而禁不止,退黨效應和聲勢愈來愈大。尤其是近日瀋陽老軍醫披露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核心是軍事系統之後,軍界人士受到極大震憾。

“中國海外退伍軍人協會”負責人林正央先生透露,《九評》在軍中廣泛流傳,對軍隊的衝擊極大。大部份軍中都有網吧,基本連以上的軍官都配有電腦,幹部百分之百有電子信箱。而退伍軍人則是傳播的主要途徑之一,因為他們既是社會各個階層,同時又與軍中保持長期穩固的聯繫。

他以中國退伍軍人的身份呼籲:中國軍人正處在歷史將賦予重大使命的關鍵時刻,只有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徹底脫離這個邪惡的政黨,才能保持自己的軍節,對得起我們的民族,才能回歸我們的人性和神性。

著名時事評論家伍凡先生指出,從中共的內部文件中可以看出,軍中藏有《九評》和《退黨》等訊息。中共的命根子是軍隊,1000萬人退黨使中共恐懼日增。中共捆綁軍隊,是為了給自己壯膽和墊背。

他表示,軍隊的命運只有兩條:其一,擺脫中共邪黨控制,走“軍隊國家化”道路,作為中國改革的參於者和保衛者推進中國改革事業。其二,在《九評》和《退黨》大浪潮衝擊下,解放軍跟隨中共滅亡而瓦解,將有另一批官兵組建中國國防軍。

中共自發信號:軍隊不穩

在三退人數超過1000萬之際,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以“深入學習貫沏黨章 推進軍隊黨的建設”為題撰文刊在4月28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

伍凡指出,李繼耐專門管理軍隊內部思想狀況、安全保衛等,這篇登在共產黨最高級刊物上的重頭文章泄露了重大軍事機密,是中共軍隊不穩定的信號,暴露了中共軍隊內部的嚴重矛盾,並且暗示了以往的禁令收效甚微。

去年8月一個月內,中共連續以黨政軍三名義發了五個文件,要“強化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加強“各軍兵種、軍事國防系統幹部政治思想、政紀、軍紀考核、鑒定”,要加強“軍隊黨組織、政治部建設”,對“組織、參與或者支援社會上的遊行、示威、靜坐、請願、串聯上訪活動的行為,堅決予以嚴懲”等等。

伍凡認為,中共的這些舉動都透露出軍隊不穩定的強烈信號,軍隊中出現了要脫離的傾向,中共已處於深刻的危機感、恐懼感,但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唯一的就是用高壓政策。

軍人不滿增加

近幾年來,中國大規模軍人上訪、退伍軍人抗議時有發生,軍人不滿加劇。去年4月10日,中國大陸20省市大約1600名退伍軍官穿著軍服到北京上訪,在總政治部西大門前靜坐示威,引起海內外極大關注。

前上校軍官李契克指出,在軍隊中存在著一股不滿中共統治制度的力量。軍隊中有很多人,特別是基層官兵,非常厭惡中共的腐惡統治,不甘心為一個欺壓廣大人民、掠奪社會價值的強盜統治勢力去賣命、效力。廣大軍人與其家屬也在遭受中共統治勢力的欺壓禍害,他們是與中共統治勢力作鬥爭的潛在力量。

伍凡曾在軍中服役8年,他說,軍人待遇低,升職慢,退伍後生活沒有保證,所以軍心很不穩,相當數量的現役軍人要求轉業、退伍,甚至逃離部隊。

“由於中共絕對領導軍隊的這一本質,官兵的權益得不到憲法保護,還要遭受黑幫黨規的約束和壓榨,這必然引發黨軍間、上下級間、官兵間,和軍民間日趨增多的沖實,軍隊官兵和中共之間矛盾重重。”

“另外,軍隊也不是真空的,民間維權浪潮也通過退伍軍人和軍人家屬直接影響到軍隊中官兵的日常生活和思想意識形態。”

伍凡指出,李繼耐撰文的目的就是要強化黨紀軍法嚴控軍隊,這正好暴露軍隊內部的矛盾是多麼嚴重。至今還搬出幾十年不變的教條 --- “黨領導軍”,這是毫無作用的,僅是自欺欺人罷了。當今的中共領導人連中共中央委員會和省部級官員都管不住,還能用口號教條來絕對領導帶槍的官兵?!

“軍隊國家化”聲浪高

近幾年來,中共軍內不時有人發表反對共產黨絕對領導的文章和講話,要求“軍隊國家化”。

亞洲時報文章曾報導,一些曾經到美國念書的軍方將領,據說相當認同“軍隊國家化”的方向,期望軍隊走向更專業化的道路。但是,中共則認為這種思想會危及其“一黨專政”的地位,因此極力反對。

今年3月4日,中共國務院下屬的經濟體制改革研究邀請近40名內地學者,就中國市場化改革進程舉行“西山會議”,北京大學教授賀衛方在會上公開提出推動多黨制、軍隊國家化、新聞自由等政治改革的言論。

中國著名法律和經濟學家曹思源先生和馮蘭瑞女士都表示同意這些觀點。曹思源更指出,有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

伍凡指出,“西山會議”表明中共氣數已盡。中共比“六四”時期更分裂,面臨更大的困境,沒有強人能處理這些困境,因此“西山會議”應運而生,期望能找到引導中共走出困境的道路和方向,無奈沒有共識,仍在困境中打轉,正步向絕境。

他表示,當整個中國社會己變革到要把中共邪黨拋棄的時候,《九評》和《退黨》繼續在軍內傳播時,中共軍隊該往何處去?當中共邪黨自身都難保時,怎麼可能再關照軍隊打手呢?中共軍隊中的改革派看到了這個趨勢,因此,他們提出要推行政治政革,實行“軍隊國家化”,軍隊服從憲法。

退伍軍人大規模集體退黨

去年7月1日,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等地的47位前中共軍官集體退黨。據河北省部份企業軍轉幹部組織者透露,目前在中國大陸許多地區,企業軍轉幹部正在組織集體退黨,已經形成一定的氣候,人員日趨增加。

他們表示:幾年前轉業到地方後,經濟政治待遇盡失,生活困苦,上訪無門,在退黨大潮的感召下,尤其是在中國大陸街頭張貼的公開退黨聲明的鼓舞下,大家決定集體退黨。

據大紀元採訪數位退伍軍人獲悉,自上個世紀80年代始,中共開始大裁軍,許多前中共軍官只好被擠到企業,中共當局從那時開始直到現在仍然在高喊著政治、經濟“ 兩個待遇不變”的口號,但事實證明只是一句空話,工資開不起,醫療無保障……

自2002年開始,近百萬企業軍轉幹部開始向上級反映情況,要求落實“兩個待遇不變” 的政策,走上了艱難的維權上訪之路,受到層層阻力,甚至遭到監視和迫害、隔離審查、變相的控制。

他們表示,儘管廣大企業軍轉幹部付出了無數的艱辛努力,但是由於中共邪惡固有的本質,維權人士已成為當今中共的專政對象,在投訴無門、伸冤無地的情況下,廣大軍轉幹部更加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因而紛紛組織集體退黨。

許多退伍軍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以親身經歷寫下血淚的控訴:

“由於受了共產黨的邪說的欺騙,我1947年加入共產黨,在戰爭期間出生入死為其賣命,當初共產黨奪到政權時採取了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奪取政權後,就把我們農民列為二等公民。我們村的幾個老黨員和老共軍復員軍人,由於在戰爭期間為共產黨賣命,得了一身病,幾乎都失去了勞動能力,我們沒有任何生活來源,復員軍人那點待遇不夠吃藥的錢。在共產黨執政的幾十年中,我們大部份時間是在貧困中度日。當初共產黨告訴我們吃苦在前,遭罪在後,我切身體驗到這個黨是只講奪權,保權,不講良心的邪惡政黨。“改革開放”學習了人家西方國家的治國方法,生活變得好了一點,這個黨又腐敗的不行了。自己不得民心,生怕別人得民心,學生反腐敗錯了嗎?它們在天安門大屠殺,群眾煉法輪功錯了嗎?共產邪黨把做好人的善良人抓到牢裏去上刑,我又切身體驗到共產邪黨的本質和殘暴,中國共產邪黨的政權是沒落的政權,我感到做共產邪黨的一員是一個恥辱,我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邪黨。感謝大紀元網站給我這個發表退黨聲明的機會。 ”

“我是一名退武軍人,回家的當農村幹部幾十年了,病又多,生活無作,無人管問,為共產黨奮鬥幾十年是這樣的下場,我堅決退出中國共產黨。”

“作為一名復員軍人,為共產黨守過江山,到頭來什麼都沒了,看清楚了他們的真正面目。”

“我是一名退伍軍人,我深知共產黨不把人命當回事,我現鄭重聲明退出黨、團、隊。”

“我是一名退伍軍人,參加過89年在西藏的所謂“平暴”,差點丟命。受中共邪黨的欺騙,我加入過少先隊、共青團,最後加入了中共邪黨。最近,聽了好朋友講到 “九評”的一些內容、中共行惡的歷史和中共現在的暴政,我漸漸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在西藏當兵時,受惡黨欺騙,參與所謂“平暴”。當時,部隊對藏民十分殘暴。有些被捉住的藏民是被裝入麻袋裏,放到飛機上,然後飛機飛到大河的上空,將這些裝入麻袋裡的藏民丟入激流中。當時被欺騙說是處置暴民,現在才知道這是對藏民的犯罪,是對中國人民的犯罪。天滅中共,已在眼前。我鄭重聲明:退出少先隊、共青團、中共邪黨及其操控的一切組織。”

軍中不乏退黨人士

據消息人士近日透露,有數個軍區軍官集體化名退黨。

伍凡指出,《九評》、退黨對軍中影響巨大。如果沒有影響,中共就不會那麼緊張的一再三令五申,就是要恐慌心理造成的。由中共軍隊的數個內部文件,包括去年的“新30條”便可看出,軍中藏有《九評》和《退黨》等訊息。

林正央透露,《九評》在軍中廣泛流傳,對軍隊的衝擊極大。大部份軍中都有網吧,基本連以上的軍官都配有電腦,幹部百分之百有電子信箱。而退伍軍人則是傳播的主要途徑之一,因為他們既是社會各個階層,同時又與軍中保持長期穩固的聯繫。

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不乏中國大陸各個地區現役軍人的退黨聲明。去年3月1日,中國軍工系統46名黨員聲明退黨。

“人民子弟兵是保護人民,還是黨指揮槍去做一黨的專制工具,這一直是困惑我的問題,通過親人慈悲呼喚,知道這個惡黨原本邪靈惡魔,連活體取百姓器官賣錢、這樣讓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也做出來,決定退黨,與妻女一同退團退隊。作為軍人,只要人民需要,我的槍只會指向惡黨。 ”

“我是一個軍人,接到海外電話之後,知道共產黨的本質,知道離共產黨滅亡的時候不遠了,因此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黨所有的組織。”

“我是一名在職軍人、讀完九評深知中共邪惡。特聲明退出邪惡黨、團、隊及其一切邪惡組織。 ”

一名少校軍人寫道,“我看了九評後,我認識到我以前真的被騙了,我決定正式退黨,不再跟邪惡組織為伍!”

“我是一名軍人,現在軍隊也是非常腐敗,從上到下。要想升遷,就必須請客、送禮,或者有背景。而不是依靠真正的才幹和技術上去。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中共腐敗、專制,把國家的軍隊變成黨軍,為維護其專制統治,並不斷迫害老百姓和民主及正義人士,甚至連法輪功這樣的精神修煉團體--以提高自身道德及品性為目的的一群仁者進行迫害。在此,本人鄭重聲明:退出共青團和中共邪黨的一切附屬組織。 ”

“我是個軍人,今年23歲,參軍後入了黨,像我這個年齡的人,生活在黨文化的社會裏。通過所見所聞的許多事情,感到我一向很崇敬的黨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不為老百姓的身心利益著想,專橫霸道,沒有理智,而且表現的很虛偽,邪惡。我聲明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包括黨、團、隊,並且宣布入黨時舉著右手,對著血旗的宣誓全部作廢,徹底與共產惡黨決裂,重新選擇自己今後要走的路。”

“我是一名軍人。1980年,我做完闌尾手術十天,就參加了部隊澆注混凝土路面的重體力勞動,因而落下了嚴重的後遺症。97年我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通過幾個星期的煉功,多種疑難雜症大大減輕,身體變的一身輕。我看了九評,立即寫了退黨聲明在大紀元網站發表。”

“我是一名專業軍人,我在中共邪黨文化灌輸下長大,曾經參加過少先隊、共青團組織,特別是在部隊裏還入了中共邪黨。在看了《九評共產黨》後徹底認清了共產黨的自私、虛偽、殘暴的邪惡本質,以權謀私、貪污腐敗、違背憲法、踐踏法律,流氓本質、壞事幹絕,已失去民心、人心。當我知道了中共邪黨在2001年就在“肉體消失”的滅絕人性的指導下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時,我更是一刻也不能再耽擱。特此鄭重聲明,從即日起退出邪黨以及邪惡的共青團、少先隊等一切組織,廢除對它的一切承諾和誓言,清除獸記。”

“我是一名現役軍人,連級幹部,我看了九評以後,現在徹底認清了共產惡黨的邪惡本質,貪污腐敗、殘害百姓、褻瀆善良、欺騙人民,它是一個反天、反地、反類的邪靈,是一個真正的邪教。共產惡黨由暴力奪權上臺,為了維持政權大搞政治運動、迫害人民、危害社會、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給百姓帶來了空前的災難。中共在瀋陽蘇家屯集中營的罪惡充分說明中共是當今世界上最邪惡、最大的恐怖組織,這樣的罪惡不滅,天理何在?天理難容!共產惡黨犯下了滔天罪行,是天要滅共產惡黨,在這生命攸關的時刻,我決不給共產惡黨當替罪羊。我聲明:退出共產惡黨、共青團、少先隊及一切附屬組織,為自己選擇一條光明大道。 ”

呼籲軍人退黨

伍凡指出,中共的命根子就是軍隊。1000多萬人宣布脫離中共,軍人也有很多,而且人數還在天天上升,使中共恐懼日增。中共加強對軍隊的控制,就是為了牢牢把軍隊和它捆在一起,一來給自己壯膽,二來給自己墊背。

分析人士曾節明表示,軍隊應該站出來和中共決裂。否則中共要濫用你們到底,蹧蹋你們到底,玷汙你們到底,要你們把那口鎮壓人民、屠殺同胞的大黑鍋背到底。

林正央認為,中國要走向真正的民主、自由、富強,首先要使軍隊擺脫“黨務軍”的命運。

他以中國退伍軍人的身份呼籲:中國軍人正處在歷史將賦予重大使命的關鍵時刻,只有退出共產黨、 共青團、少先隊,徹底脫離這個邪惡的政黨,才能保持自己的軍節,對得起我們的民族,才能回歸我們的人性和神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