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黨突破1000萬 紐約集會遊行聲援 (多圖)
 
2006-5-1
 




4月30日上午,逾千紐約居民聚集曼哈頓中國城舉行大型集會遊行。

【人民報消息】4月30日星期日上午,逾千紐約居民聚集曼哈頓中國城羅斯福公園展開大型集會,隨後遊行至中國城,慶祝聲援大陸退出中共人數突破1千萬人,並強烈呼籲國際社會幫助“法輪功真相調查委員會”進駐中國,徹底調查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集中營被活體盜取器官的真相,懲辦迫害法輪功的兇手。逾萬民眾及遊客在中國城觀看了此次遊行集會活動。

李大勇:1千萬退黨意味著什麼?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言人李大勇先生。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言人李大勇先生表示,自從2004年11 月大紀元發表特別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以來,退黨人數從每日幾人增至每日幾萬人,一年中從2005年4月時的1百萬,激增至今日的1千萬,標誌著“個體的精神解放最終匯集成一個民族的偉大精神運動。”因為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殺人機制不會隨著社會的不斷文明而改變,而“最近暴露的在全國勞教所和醫院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暴和邪惡已經遠遠超出正常的思維想象──那是只有魔鬼才能做得出來的邪惡。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中共自己有組織有系統的自願的邪惡到了和人類文明格格不入的從而最終解體的標準。”

李大勇指出,一千萬人退黨,“意味著中國人民的內心世界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意味著在退黨的人數已經涵蓋所有的人群而且數量巨大”;“意味著現在退黨幾乎沒有任何風險”;“意味著中國人民在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教訓後在徹底拋棄對中共的幻想”;“意味著中共的解體已達到臨界點”;意味著“以最和平的方式解體中共,平穩過渡到沒有共產黨的社會在最有效的進行。”

王文怡:和平美好與專制的中共二者永遠不可同在




王文怡博士發言。

因在白宮前向美中兩國首腦喊話而震動全球的紐約華裔病理學博士、法輪功學員兼大紀元記者王文怡女士表示,“在過去6年內,中共政權魁首江澤民以“610”為符號化的權力,一直持續的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鎖鏈、電刑、老虎凳、輪姦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中共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以及暴力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她說,更令人髮指的是,在兩位證人舉證後的進一步查證表明,“中共在中國不低於36處的類似蘇家屯的集中營裏進行著大規模的群體滅殺,加速和加劇了這種罪惡。”她再次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並指出,“專制獨裁的中共是人類自由民眾的死敵,和平美好與專制的中共二者永遠不可同在。”

謝田:中共已把鎮壓變成一種產業、商業,一種可以賺錢的買賣




大紀元時報副總裁謝田教授。

大紀元集團副總裁謝田教授表示,“中共已經把鎮壓變成一種產業,一種商業,一種可以賺錢的買賣。據日本一家資訊網站估計,中國一共進行了4萬7千起腎臟、肝臟、心臟和角膜移植,在這些移植中,中共收取的費用從6萬5千美元,到16萬美元不等。也就是說,在這期間,從法輪功學員的身體上,中共就有40億美元的進帳。它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完對信仰的迫害,把其所有的個人資產剝奪之後,又把他們的身體器官販賣,賺錢──這樣的血腥、殘酷,在全人類的歷史上都是沒有的。”

他提醒大家注意,在這樣的情況下,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卻沒有仇恨,沒有以牙還牙,只是把這一切事實告訴公眾,勸人類遠離中共。因為他們相信:善惡有報,天理昭昭;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所以希望大家仔細看看九評,讀一讀大紀元時報的報導。真正了解一下中共是怎樣一個集團。

汪志遠:隱藏的罪惡令人難以想象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言人汪志遠先生。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言人汪志遠先生表示,他是帶著激動和沉重的心情參加這個集會遊行活動的。激動的是,1千萬的生命已經覺醒;沉重的是,最近揭露出來的蘇家屯事件之背後,隱藏的罪惡遠遠超出善良人們的想象。

通過追查國際一個多月來的調查,他們已經有足夠的證據強烈的證實:一場群體滅絕性大屠殺正在中華大地上進行,從2000年開始,高峰期在2001年至 2003年。遇難者的數量及死亡的慘烈令人難以想象。中共的勞教所、監獄、工檢法部門和軍隊、武警、洗腦班、拘留所……等等政府部門都參與在其中,因此是一起由中共政府系統組織的群體滅絕罪行。對此,追查國際已先後出了三個報告。

目前,一個由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調查真相委員會”已成立,在辦理赴中國的簽證時,所有簽證申請都受到中共的刁難。他希望所有人都來關注、參與這件事,制止邪惡,把所有罪犯繩之以法。

黃翔:她的聲音不僅是她一個人的聲音,其中也有我的聲音!




著名詩人、作家黃翔先生。

著名詩人、作家黃翔先生表示,他首先要和大家分享一個好消息:美國筆會的主席,在聲援王文怡、譴責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呼籲書上,已經簽了名。第二屆紐約國際藝術節上的許多作家、文人也都簽了名表示關注和支援。

他說,“我理解王文怡,所有飽受極權專制迫害的正直的中國人都理解王文怡!她的聲音不僅是她一個人的聲音,也是所有因信仰和言論自由而蒙受迫害者的聲音,其中也有我的聲音!如果那樣的時刻、那樣的場合是我、無論是作為一個人還是一個詩人,我也會同樣別無選擇的這樣做!”

他還朗誦了一首他寫於1976年的詩“中國,你不能再沉默”,勉勵所有中國人站起來,向中共暴政說“不!”

徐水良:反共是當今世界的主流




網絡文摘主編徐水良先生。

網路文摘主編徐水良先生表示,無論是歷史還是現在,都證實著一個事實:中共政權,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政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這一點,並退出中共。他說,有人說,反共不是主流。可事實上,今天的中國,全國人民的心裏都不再相信共產黨,包括它的黨員,越來越多的人在反共。今天的中共,僅靠的是軍隊的維持。當軍官們也明白了真相,鼓起勇氣揭竿而起的站到百姓們的一邊的時候,中國人盼望的那一天就會突然來臨!“所以,反共,才是當今世界的主流!”

唐柏橋:中共走向末日的一天快要到了




中國和平會主席唐柏橋先生。

中國和平會主席唐柏橋先生表示,今天是一個值得喜慶的日子,我們應該慶祝中共走向末日的一天快要到了。儘管有蘇家屯事件,儘管我們看到還有很多悲劇在中國發生,但是大家都應該從電影《魔戒》中獲得啟示。他說,為什麼會是由一群帶著魔戒的孩子,想辦法把魔戒銷毀,從而使魔鬼最終被消滅,世界獲得平安?“就是他們必須很純真,沒有私心雜念,沒有自我;這些人才有這樣的能力,而不是那些號稱強大、有權術的人。”他說,今天,帶著魔戒去毀滅中共的人,是哪些人?就是那些法輪功學員!還有民主黨的朋友們,那些異議人士們,還有高志晟們。這些人,就將帶著魔戒,將中共徹底毀滅。

他說,“我們看過皇帝的新衣的童話。一個小孩,說皇帝沒有穿衣服,開始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說,後來,人人會心而笑,最後皇帝無地自容的離開;當年的齊奧塞斯庫,在臺上講話的時候,開始只是被臺下10幾個人噓了一下,可10幾分鐘後,他便退出了歷史舞臺。將來中國的事情,也是一樣的簡單!如果不信,大家拭目以待。”

他說,在美國,許多僑團出於對中共的恐懼,至今仍被中共使領館牢牢控制著,特別是福建同鄉會,生活在兩個政府的統治下,這些人要想一想:跟著中共是沒有出路的!

最後,他希望當慶祝2000萬退黨的時候,大家不是在紐約,而是在北京──在中國的國土上。

此外,來自中國民主黨世界同盟的40多位黨員也參加了當天的活動。他們表示,“中共作惡多端,它的末日已經到了。中國民主黨世界同盟願與一切愛好和平的組織與團體一道攜起手來,共同迎接一個民主、自由、人權和法制的新中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