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這個德國人必須被轟出大陸(多圖)
 
陳東
 
2006-12-8
 

德國人盧安克和孩子們在設計屯裡的小路。(孩子的衣服是借來照相的)

【人民報消息】中共有它的怕和不怕。凡是能用錢和武器擺平的,中共都不害怕;凡是錢和武器都使不上勁兒的,中共都害怕。

面對要求反腐敗的學生和民眾,中共用坦克和子彈一夜之間就解決了問題,流血沒什麼可怕的,中共說它的血旗就是鮮血染成的;面對漢源上萬民眾暴動,除了派出軍隊鎮壓外,找幾個為首的重判,秘密處決,殺一儆百,對此中共也是怕不了幾天就過去了;對頻頻發生的礦難事故,就更不怕了,發點撫恤金,撤換幾個小官員,開幾個整頓會就擺平了,並且何祚庥在理論上也已代表黨做了對不幸根源的總結:“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 ……

最近在互聯網上,傳播著一個讓中共害怕的真實故事。一個在中國邊遠山區生活了6年,只身一人深入中國山村從事義務教育的默默無聞的年輕德國人,最後在中共的驚恐和農民的呼喚聲中,被迫離開了中國。

中共眼裏德國人盧安克極其可怕

「中國」是有著五千年文明史的古國,她的一切都與建立了57年殘暴統治的中共政權沒有任何關係。這個22歲時到中國旅遊就愛上「中國」的現年38歲的德國人盧安克,從1999年起,只身一人深入中國山村從事義務教育。做著讓中共、讓陳至立愈顯醜陋的善事。

據香港媒體報導說,盧安克先到中國留學。後來曾因在內地免費義務教德文,被公安罰款3000元人民幣,理由是未辦“就業證”;2001年開始,盧安克一頭沈入廣西最窮最偏僻的東蘭縣坡拉鄉廣拉村,一個不通電話、不通公路、只會講壯族土語的山村,在那裏他還是免費義務教導村童講普通話、學習文化。


盧安克自費幫助中國窮困山村農民修路。
國庫的錢都哪裏去了?
善良的盧安克和村民相處愉快,幫村民犁田、割禾、打谷,為村民設計脫粒機,並將德國家人匯給他的錢用來為當地修路,終於使山村有了一條寬0.6米、長不足300米的水泥小路。他還教村民改造居住環境,人畜居所分開。

這簡直是在打中共的嘴巴,當黨官們都在往自己腰包裏摟錢的時候,當江澤民把國庫相當於200億人民幣的美金存入加勒比海的中資銀行時,這個「已經奔了小康的」山村竟然沒有一條不泥濘的小路!「陽光雨露」了半個多世紀,為自稱又當爸又當媽的中共管轄的最窮最偏僻的地區修路的居然是一個德國人,而且是把家人匯給他的錢用來為中國人民服務!中共並不會為此而害臊,但它頭疼!

對於中共來講,就怕你不壞,就怕你黑社會不猖狂,這樣新華網和殃視才有資料迷惑讀者和觀眾:「中共正在治理國家」!善良和無私對中共來說簡直是原子彈。

“負有特別使命的間諜”

有人把盧安克在廣拉村的錄像片放在網上,看過感觸很深。盧安克說看到孩子們在打架,沒有去責備他們,他說這是那裏孩子唯一的娛樂活動。於是他花了半年時間寫了一個教導孩子們做個善良人的劇本,由大家來表演,並用錄像機錄製下來,這引起了山村孩子們的極大興趣。“電視劇”演完了,孩子們自覺自願的不打架了。

這個德國人在中國農村的教育方式向大陸人展示了與中共截然相反的道德和行為標準,這讓教育全體國人相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好人沒好報“的中共害怕。

報導說,不久前,協助盧安克進入中國的德國“華德福教育基金”駐廣西辦事處因到期未獲中共當局延續而關門,他為能繼續留在中國幫助山村的孩子們,於是向中共駐德大使館申請加入中國籍。


盧安克著作《與孩子的天性合作》
中共讓助「華」得「德」得「福」的德國“華德福教育基金”關門了,因為凡是做好事都被認為是動搖共產黨政權的根基,所以有人指申請加入中國籍的盧安克是“負有特別使命的間諜”,你能說這話不一針見血嗎?

而且,只有在這個時候,中共的法律特別起作用。中共官方表示“愛莫能助”的理由是,「按中國法例,只有在國家一級機構工作4年以上,或為中國作出特殊貢獻的外國人,才合乎入籍條件」。

報導說,今年8月,簽證到期的他只好暫返德國。他的離去引起輿論關注,民間響起呼籲他“回來”的聲浪。

這聲浪說明,盧安克的無私行為贏得了人們的認同,民眾開始感到助人不求回報是件美好的事,是美德,值得尊敬和效仿。毫無疑義,這呼籲的聲浪越大,越說明當善良和傳統道德精神在人民心中復甦的時候,任何力量也難以把他挖除。這正是中共垮臺的基礎。

(人民報首發)

購買新唐人聖誕晚會票
購買新唐人中國新年晚會票
各國文字介紹併購買新唐人中國新年晚會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