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兵團武裝反抗中共 烏魯木齊驚現巨量雷管炸藥(多圖)
 
2005-8-9
 

建設兵團初期開荒種糧異常艱苦
【人民報消息】為了給自己留後路,中共於1950年命令駐疆軍隊開展大生產運動,繼而於1954年10月,命令駐疆人民解放軍大部共計17.5萬名官兵就地集體轉業,組建生產建設兵團。

這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前身。那裏生活異常艱苦,一切要靠自己的兩隻手,在荒漠上自給自足。

後來,這裏成了中共流放人的地方,聽話的軍官留在大城市,而那些不聽話的官兵轉業就送到那裏去吃苦。另外,中共把城市裡的無業遊民、流氓小偷夠不上級別送勞教的也往那裏送,報導中說的「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是兵團事業初創和大發展時期。兵團以轉業官兵為基礎,匯集來自全國各地的大中專畢業生、城鄉青壯年」裡的「城鄉青壯年」實質就是指的那些人,不過現在這些人還有幾個活著就不得而知了。那些「大中專畢業生」沒有一個是當官的孩子。讓他們去的時候說的都是天花亂墜,戶口一銷,到那裏傻了眼哭死也沒人理。


農七師師部
六十年代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可不是個好名稱,說難聽點,那裏就等於是流放。文革後期中共以「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名義,把城市的學生都流放到農村和生產建設兵團。後來中共同意在農村的學生可以回到原來的城市,但去生產建設兵團的人就無出頭之日。這一直是個歷史遺留問題。上海人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特別多,那時可以探親,可是當初的中學生,現在已經成了爺爺、奶奶輩,他們的父母都不在世了,這就意味著他們沒有任何理由再踏進上海一步,更讓他們心焦的是他們的後代,將必須永遠留在那遙遠的西北邊陲。

據官方報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已擁有百萬職工,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特殊的穩定的群體。講規模,現有250.12萬各族職工,組成14個師局、174個農牧團場以及720多個獨立核算企業。其中有6家上市公司,有2所大學和1所農墾科學院,有國家級的石河子經濟技術開發區。2000年總人口242.8萬人,占新疆的12.6%,10個人裏就有1個多漢人;國內生產總值180億元,占新疆的13.2%;生產的糧食占新疆的13.6%,棉花占46.3%,油料占24.9%,甜菜占36.2%,果品占18.7%,棉紗占36.3%,棉布占45.4%,建築施工產值占26.7%,進出口總額占33.3%。


兵團司令員張慶黎
全國人大代表、中共中央委員、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司令員張慶黎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簡介》裏說:兵團當然不是軍隊,只不過長期沿用了軍隊的組織形式和職務稱謂而已。否則,怎麼會有我和政委這樣的不穿軍裝、沒有軍銜、領取國家公務員薪水的司令員、政委呢。我想借這個機會告訴各位,為了發展兵團經濟,方便兵團對外交往,避免誤解和訛傳,中央批准兵團對外使用「中國新建集團公司」名稱,對內繼續使用兵團的名稱,體制、性質和任務不變。

情況介紹的已經很清楚了。那麼問題就嚴重了。

據中央社8月1日報導,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告訴中央社,鑒於近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員要求移民到原籍地未獲准,和所引發的兵團武裝衝突事件不斷發生,驚恐於“十一”期間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可能發生武裝暴動,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日前急赴新疆烏魯木齊進行安撫。

既然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司令員張慶黎在2001年就已經說明,他們是手無寸鐵的,但為何今年“十一”中共的國慶節,卻會發生武裝暴動呢?政治局常委黃菊居然平生第一次被派去新疆進行「安撫」,這問題已經火燒眉毛、水火不相容了!


農九師師部很漂亮!
中央社8月9日近一步報導,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今天向該社表示,為確保今年十月一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五十周年大慶順利,中共近日調動2500名全副武裝的警力,在首府烏魯木齊市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巡邏和清查槍械行動,以及加強對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監控。

2500名全副武裝的警力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不管對付誰,這麼多人端著槍在烏魯木齊市轉悠,誰能有心思慶祝什麼周年大慶呢?

信息中心引述消息透露,清查槍械行動進行至今,已有標準公務用槍八十六枝、各類子彈四千二百八十五發、炮彈一枚、地雷兩枚、手榴彈七枚、信號彈二十發、炸藥一千八百五十公斤(3700斤炸藥,這不是鬧著玩的)、以及雷管十一萬八千五百二十六只被查獲。

被查獲的雷管就有近12萬只?沒有查獲的還有多少!


中共的坦克車履帶不是吃素的!
信息中心說,為了防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在五十周年大慶期間發生武裝裝暴,中共公安部近日將三十輛吉普車,以及二千五百輛警務車鎖匙移交給兵團公安系統,並要求他們形成“大街有巡警、小巷協防、單位保安、樓群守望”的全方位的格局。

從圖片和文字資料中我們可以看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已經從無到有,但從中共的嚴陣以待可以看出,黨民關係的矛盾已經從「人民內部」演變成「敵我對立」了。黃菊親去說軟話,透露出中共方面實力極弱,否則機關槍一突突根本不用廢啥話。

看報導,若是為了生產建設兵團歷史上遺留下來的返城問題,恐怕相信的人太少了,老職工不可能豁出老命幹了三十多年這會兒才想起要為此玩兒命。恐怕還有些中共說不出的問題,那就是積怨甚深,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遠在邊陲的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特殊的穩定群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都反了,中共哪裏還有活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