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廣生首次公開露面 爆中共驚人黑幕 (圖)
 
2005-8-8
 



中共前高官韓廣生首次公開露面演講

【人民報消息】據大紀元8月9日報導,8月5日,多倫多大學中國問題研究協會在多倫多大學的巴恒中心,成功舉辦了一場關於共產主義是否會在中國滅亡的研討會。加前副總理Sheila Copps等政要及中共前高官韓廣生到場演講,聽眾反應熱烈。

已經公開脫離中共的韓廣生,曾經擔任中國瀋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和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這是他首次公開露面並演講。韓廣生以其親身經歷揭露中共驚人黑幕,並指出,“中共的腐敗帶壞了社會風氣,使整個中國就像一個蘋果,從核心向外,一點一點地爛透了。”“脫胎換骨改弦易轍是中共的唯一出路。”

以下是韓廣生在研討會上演講的整理稿。

脫胎換骨改弦易轍是中共的唯一出路
 
幾個月前,《大紀元》發表的《九評共產黨》,非常深刻地揭露了中共的本質,在全球範圍內引發了退黨大潮,中共已經是處於風雨飄搖,“大廈將傾”的境地,封鎖闢謠,“保先”運動,都將無濟於事。共產黨作為一個反人性、反天道的怪胎,有其生長也必有其滅亡。

共產黨中有很多有正義感的有識之士, 渴望中共實行徹底的政治改革。回顧歷史,展望未來,可以得出一個推斷: 脫胎換骨改弦易轍是共產黨的唯一出路。

在經歷了從忠心耿耿到懷疑失望,再到徹底絕望這樣一個漫長而痛苦的心路歷程之後,我於2001年9月脫離中共並辭去了在中共擔任的黨內外一切職務,最近又公開退黨, 站出來揭露中共的醜惡。下面我要講的,就是我要脫離和揭露中共的原因,也是中共的現狀。希望我講的對大家真實地了解中共能夠有所幫助。

共產黨奉行的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

共產黨口口聲聲說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事實上,每當人民群眾反抗和背離中共的歷史關鍵時刻,你就會清楚地看到中共奉行的是黨的利益才是高於一切的。“反右”、“文革”等遠的事例不說,1989年鎮壓“六四運動”,殺害許多手無寸鐵的學生民眾,1999年至今鎮壓和殘害法輪功是又一次舉世皆知的浩劫。

以我出走前所經歷的鎮壓法輪功為例,中共從黨中央到全國每個省市的黨委成立了類似“蓋世太保”的“610”辦公室。之所以叫610是因為它成立於6月10 日,它的總負責人是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我所在的瀋陽市是市委一個主管副書記負責,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司法局、安全局等都算它的成員單位,加上各個區、縣局也都在鎮壓法輪功這一方面統一接受610辦公室的領導,也就是各級政府部門受黨中央指揮下的610的領導,超越憲法和法律對法輪功進行鎮壓。同時,所有相關指示,都是通過口頭傳達,沒有文字文件。

成千上萬的不過是為了尋求精神寄讬和強身健體而練法輪功的人民群眾,在沒有任何違背憲法和法律行為的情況下,不經過任何法律審判程序,就被投進了教養院,剝奪自由,強行洗腦,慘遭虐待,許多人被迫害致死,許多家庭家破人亡。

我所管轄的4個勞教所,通常關押大約1千名男勞教人員。鎮壓法輪功以後,其中3個勞教所額外關押法輪功學員,最多時達到近500名。我知道的在勞教系統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酷刑包括用一萬五千伏高壓電棍電擊,15歲的小女孩也不能幸免,還有強迫洗腦,長達3天3夜不許睡覺,用針扎大腿等等。

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他們的信仰,並強迫違心放棄的學員去轉化未放棄的學員,進行從精神到肉體的摧殘。還強迫他們進行奴工,生產聖誕樹、聖誕小禮品、小工藝品等產品,這些東西主要是出口。

雖然我盡力去保護法輪功學員,但所能做的也有限。

鎮壓法輪功,對中國也是一場經濟上的大流血。我所管轄的四個勞教所一年的費用,一般情況下是一千萬元左右(大約一百五十萬加元)。增加了法輪功後,包括增建關押場所,洗腦用的廣播器材、電視機,和管教人員的一些工作補貼,一年要增加七八百萬元的經費,增長了70%-80%,這還不包括瀋陽市的另一所關押法輪功學員,但不歸我管的馬三家教養院。公安系統鎮壓法輪功花費最多,估計是司法系統的兩倍或更多。這只是一個城市的兩個部門的一年的花銷,過去六年全國各省市鎮壓的總花銷保守估計是幾百億、幾千億元人民幣(幾十至幾百億加元),甚至更多。

有一些人不理解中共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其實問題的本質很簡單,就是中共出於它的專制本性,不能容許越來越多的社會基本民眾追隨李洪志先生而背離共產黨。中共為了維護它的一黨集權統治,既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韙,也不在乎雙手沾滿人民的鮮血。這就是共產黨的本性。

撒慌、腐敗是中共的特徵

共產黨口口聲聲說它的思想路線是“實事求是”,其實,世界上最不實事求是的就是中共。從中國古代史、中國近代史到抗日戰爭史、國共關係史,中共進行了多少篡改和歪曲?從各級領導的報告講話、報刊的社論文章到官方的統計數字,有多少真話?多少水分?

在奪取政權的過程中,中共打著反獨裁、要民主、要自由的旗號,欺騙了很多滿懷正義感的青年投奔延安,獻身賣命;奪取政權之後,中共一直恬不知恥地向少年兒童以至全國人民灌輸“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只有共產黨能夠救中國”、“中國共產黨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等等謊言,欺騙人民效忠共產黨。我就是一個被共產黨蒙騙,曾經衷心熱愛、竭力追隨的人。

當你從噩夢中醒來,發現你所崇拜的原來是個惡魔,它讓你所做的與你的良知背道而馳的時候,那種發現被欺騙、受愚弄的感覺真是憤悔交加、痛不欲生。

共產黨口口聲聲說“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沒有自身的利益”。實際上,共產黨的腐敗程度超過了世界上任何一個執政黨。用中國老百姓的話來說,如果讓所有的官員排成一行,全部認定為腐敗分子會有冤枉的,如果隔一個人拉出一個來,會有漏網的。

1999年瀋陽市發生的全國聞名的“慕馬大案”,包括前市委書記、市長、常務副市長、市政府秘書長、副秘書長、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國稅局長、財政局長等等20多個高官紛紛淪為階下囚。那情景,就像雪崩、象塌方、象多米諾骨牌一樣,令人震驚,發人深省。

共產黨的腐敗,不僅表現在許多官員利用職權攫取金錢,還突出表現在吏治腐敗和司法腐敗。在中國的官場,買官賣官現象相當普遍。一句非常流行的話是:“不跑不送,向下流動;只跑不送、原地不動;又跑又送,立即重用”。吏治的腐敗還滋生了一些神通廣大手眼通天的人物,他們或是領導的秘書或是有錢的老板,靠著人脈,操縱幹部調動任免,謀取好處。瀋陽市就有一個叫劉向黨的個體戶,原瀋陽市委書記進京拉關係都要靠他從中牽線,由此他也把這個市委書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司法腐敗是中共腐敗的必然結果和重要表現。在中國,一個普遍的現象是幾乎所有的大款、包括黑社會分子,都在黨政、司法機關內有其代理人、保護傘。這些黨政、司法官員利用權力干涉執法,使那些大款、黑社會分子遇到經濟糾紛時,無理可以變成有理,敗訴可以變成勝訴;觸犯了刑律,有罪可以變成無罪,監禁可以變成保外。

本人在公安機關工作時,最痛切的感受就是,表面上你的作戰對象是刑事犯罪分子和黑社會分子,可是打來打去你發現實際上是在和內部人打,這些內部人有比你官小的,更有比你官大的,他們形成一種勢力,足以使你心力交瘁,甚至粉身碎骨。本人曾經親自指揮抓捕過的瀋陽市最大的黑社會頭子劉湧就是一例,原瀋陽市市長慕綏新是他的大哥,原瀋陽市中級法院院長劉實是他的乾爹。在這些官員的保護下,劉湧為聚斂財富肆無忌憚地打砸砍殺,非但不受法律制裁,反而當上市人大代表。

中國的現實就是這樣,許多地方可以說是暗無天日,老百姓伸冤無門,怨聲載道。中共的腐敗也帶壞了社會風氣,使中國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整個中國就像一個蘋果,從核心向外,一點一點地爛透了。

高壓治國 人民離心

中共的憲法中規定公民有種種的自由。可事實上,在中國,廣大民眾、普通黨員以至黨員領導幹部,對共產黨已經是不認同、不信任,不擁護,離心離德。為了維護危機四伏的統治,中共對廣大民眾,實行高壓的警察治國,封鎖境外信息,壓制言論自由,甚至民眾與境外的通信,也普遍受到國安部門的秘密檢查。

中共對它的各級黨政官員特別是高級官員,也是不信任、不放心。副局級以上的官員,電話通訊普遍受到監控,以至一些官員除了公家配備的手機,自己還另有一部;副處長以上的官員不得持有因私護照,因公出國回來後護照立即收回。

中共通過秘密監控手段掌握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的經濟或作風問題,作為把柄。如果你和以江澤民為首的黨中央保持一致,就不查你;反之,就會用掌握的把柄將你置於死地。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對境外的國家和地區,特別是一些發達國家,中共也是不遺餘力地收集其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方面的情報。除了人所共知的使領館人員、一些記者負有這些使命之外,在中國的商務考察團中,至少有一半成員是中共官員,包括政法機關甚至是國家安全機關的官員。2002年12月,我就在東區唐人街附近的一家中餐館中見過遼寧省國家安全廳的官員。

結語

既然共產主義的幽靈已經不能在任何一個地方徘徊,既然共產黨這三個字已經是殘暴和欺騙的代名詞,既然在中共內部已經沒什麼人相信共產主義了,既然中共已經允許資本家入黨,那麼,中共就已經不再是無產階級或工人階級政黨,沒有必要再掛羊頭賣狗肉。

決策者莫不如把共產黨改為人民黨,並真正實行民主、自由和法治。這樣,中國免遭戰亂,中共黨員免遭人頭落地,中國人民免遭生靈塗炭。這樣,全世界將拍手歡迎。這樣,中華民族有了大幸,中共決策者也積了大德。何樂而不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