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突然改變 (圖)
 
2005-8-12
 
【人民報消息】

家變失戀 雙重打擊

剛上中學時,我是個天真、善良的女孩子。然而上到初三,家庭關係驟然變化,父母鬧離婚。隨著事態的發展,矛盾越來越無法緩和,鬧了一年終於離婚了。我十分討厭父母吵架,很快產生了叛逆心理,不聽父母的話,跟他們講話不恭不敬。後來無論對誰都沒有好臉色。我厭惡每個人,厭惡家庭,厭惡這個社會;以至於我恨別人,恨社會。

那時,我認為別人都壞,是這個社會造成了我的不幸。我認為天真、善良是錯的、愚蠢的。由於長期抑鬱和不健康的心態,年紀輕輕就交了男朋友,可是他非但沒有帶給我安慰,反而使我的心靈遭受了更沉重的打擊。於是我變得對什麼都不屑一顧,冷眼觀天,憑借著小聰明考上了不錯的高中和大學。

高三暑假,我和男朋友終於徹底決裂,這使我再一次受到打擊,在我受傷的心靈上,又加上了一條傷痕。於是我更恨了,我恨他欺騙了我。我為自己悲哀、不平,為什麼上天不公,偏偏讓我遇到他。我恨他,更恨父親,是父親讓我失去了家庭溫暖,被迫到外面尋求慰藉。那時我決心,一旦有復仇的能力時,我就報復他們,討回這筆債。

心中仇恨 無法克制

恨在我心中不可遏止的增長,使我認為人都是那麼偽善,他們欺騙了我,這個社會欺騙了我,我要砸碎這個世界。這種極端病態的恨心覆蓋了我天真的本性,我失去了真,善良也就無存了。從此,我很少有真心的笑聲,沒有真誠的友愛。我懷著不信任和防範的心理與同學交往,不願意主動幫助別人,甚至在別人有了麻煩的時候,我還暗自幸災樂禍,以求得內心的平衡。

即使表面上安慰著別人或幫助別人,也是顧慮到別人說我冷漠而勉強應付。最骯髒的是我妒嫉漂亮的女同學,暗地裏也希望她們遭遇與我同樣的經歷。在大學裏,我不認真學習,成天胡思亂想,無端的看別人不順眼。有什麼事,從來不忍讓,動不動就發脾氣,專找別人的錯,知道誰家裏生活幸福心裏就難受、生氣。

其實心裏也明白這對自己根本毫無益處,只會使我越來越病態,但仍然克制不住的恨。如果將來我取得一定的地位,說不定會採取什麼危險的舉動,只是因為當時我還只是個弱小的女學生,而無法下手,只能恨在心裏。就這樣,懷恨甚至成了不自覺的習慣。雖然讀了十幾年的書,也無法扭轉我的思想觀念。




越來越多各階層的人感受到法輪功“真善忍”的美好,包括校園中的莘莘學子。

法輪大法 洗滌我心

1996年2月2日,我接觸到法輪大法,我像個迷途多年不知歸路的孩子,一下子望見了家門。手捧《轉法輪》仔細讀的時候,書中字字句句震撼著我的心靈。我開始反省:仇恨是錯的;天真、善良才是對的。由於恨心,對自己、對別人造成了極壞的後果;懷恨可以導致更惡毒的行為,很可能傷害他人,危害社會,成為社會的罪人。

因此,我不再恨別人和社會了,不但不恨,而且應該感謝他們,要真心的感謝他們,因為那些痛苦的經歷正是我得法的機緣啊!我還知道了,從前我妒嫉漂亮女同學更是大錯特錯,由於自己吃苦,心裏不平衡就遷怒於無辜,是人中的惡者,對她們我真是非常抱歉。

真誠忍讓 感動親友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確實改變了。我不再嫉恨漂亮的女同學,也不再幸災樂禍了。我真誠、熱情的對待周圍的人,漸漸改掉了從前的壞脾氣、壞秉性。遇到有人對我發脾氣或態度不好,我都能忍讓。慢慢的同學們也樂意與我交往了。不僅如此,我還得到了一個無病的身體,體會到一身輕的感覺,精力充沛,臉色白裏透紅。

1995年,我得法以前,父親要求與母親復婚。當時,我出於叛逆心理,堅決反對,後來雖然不說什麼,心裏總是疙疙瘩瘩的,不時的發脾氣。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想,父親幾年來在外地也遭了不少罪,他有勇氣回頭,已是我們母子三人的大幸了。我應該按師父的話去做,多為別人著想,對父親要勸善,不能再耿耿於懷。這樣一想,對父親的態度好了,媽媽和弟弟也不計前嫌。他非常感動,任勞任怨的既工作又理家,全家人生活得很和諧。和家人談了我得法的轉變後,他們都支持我修煉法輪大法。

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們一家人。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我將永遠被恨心左右,最終成為惡人;我的青春乃至整個生命都會被恨心斷送掉,後果不堪設想。是法輪大法重新塑造了我的將來,也避免了今後可能發生的危及他人、擾亂社會治安的傷害事件。

摘自(明慧網) 有刪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