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公安政保科長詳爆鎮壓黑幕(二) (圖)
 
2005-7-29
 
【人民報消息】(明慧記者欣宇報導)(接上文)

* 4.25 之後不願官復原職參與調查 拒絕為迫害全面收集證據

記:您對4.25萬人上訪是怎麼看的?

鐘:我自己也參加了4.25上訪,就是為了向信訪辦反映一下意見。4.25後北京公安局派人到單位找到我,讓我回公安局,要我官復原職,要求就是讓我調查法輪功,做監視法輪功的工作,我拒絕了。我知道他們讓我回到公安局的目地是他們通過對我的多年的監視,認為我是了解法輪功的,還在參與大法的事情。所以他們讓我回去,明確說讓我回去後繼續做政保,對法輪功作全面的偵查和調查,當時我就告訴他們我不會做這些事情,他們很不高興。憑我多年政保工作經驗的直觀,我感到他們要全面調查法輪功,為全面鎮壓法輪功做準備。他們受到中央很高職務的人的指使,所以勁頭很足。4.25之後,公安的政保系統盡最大力量在全國開展全面偵查、調查,是羅幹布置的,

* 7.20 之後被隔離洗腦  精神迫害的痛苦難以言表

記:99年7月之後你又經歷了些什麼?

鐘: 7.20非法鎮壓開始之後,他們找我的單位,說我堅持修煉法輪功,為法輪功鳴不平,說我與海外有聯繫。結果我也被隔離、停職、開除黨籍、撤銷職務,做下崗處理。從99年之後我就失去了自由,被長期監控。他們對我進行封鎖。不讓我接電話。上班單位派了4-5個人每天監視我,我回到家,就交給派出所、電梯工、居委會的人看著我。

2001年我被送到北京大興的團河洗腦班,在北京勞改局的教育培訓中心內,被迫觀看官方製作的電視片。在那裏,他們採取的辦法是,表面上對你挺好,也不讓我們知道勞教所裏面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警察不說話,真正做工作的是在勞教所被轉化的人。當時我們沒有認識到這是轉化洗腦,他們找4-5個人來跟我聊,介紹他們的經歷,哪個大學畢業的,在什麼單位工作,什麼時候得的法,他們被抓到勞教所裏面了,警察對他們如何好,如何照顧關心他們,用他們邪悟那一套來灌輸我們。

出來之後,才知道那是洗腦班,那些人是已經被轉化了,用他們對我們這些黨政機關的、國家企業的人洗腦。他們也知道,對我們這些人,用武力酷刑不起作用,所以他們採取軟的、欺騙的手段。因為我們有些人學法不深,給迷惑了,我去之後才知道,他們已經辦了好多期班了,裏面有中央機關工委、北京市委和各大企業的人,每期30-40人,為期半個月,要求高轉化率。通過邪悟的人給我們灌輸那些邪悟的東西,起到了迷惑的作用。凡是學法不深的,都不太清醒,糊裏糊塗的簽了保證之類的,回去之後,才知道上當了。

那種感覺是很痛苦的。我回去之後,我不願意說那些事情。雖然我沒有被抓進監獄,被酷刑,但是被常年監視,還以關心的名義。這種痛苦比把你抓起來,受到酷刑,要痛苦得多。所以他們的手段是卑鄙和邪惡的,確實是很流氓。與此同時,還經常威脅我,抓住你對家庭、孩子、朋友的情這些方面的弱點,達到他們轉化你的目地。明白這一切之後,思想上是很痛苦的,那種痛苦無法言表。

* 為信仰自由出走新西蘭 公開揭露迫害又遭威脅

記:後來你是如何出國的呢?

鐘:當時我想出國,因為在國內沒有自由修煉環境。我找到單位,他們不批,不給我護照申請蓋章。在我申請出國過程中,國安還多次威脅利誘,說只要你提供法輪功動態,就放你出去。最後公安局還是對我不放心,說你煉法輪功,出國就不用想,你不用找我們了。

後來我通過朋友關係,費盡了周折,才輾轉到了新西蘭。我從網上才了解到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和海外的正法形勢,讓我感到非常震動,這是我在國內了解不到的。我向新西蘭政府遞交了政治避難的申請,辦得很順利,這裏的移民部做加急辦理,半年之內就辦好了永久居民身份。

我出來之後,仍然被中共監控,他們給我打電話,說我的安全有問題,我的家人會有危險。特別是我在網上揭露迫害真象後,他們直接打我的手機,說我們看到你的消息了,你這樣公開說話對國家安全不利,你的安全會有問題。還冷冷的問我,你的孩子在印度怎麼樣了,你的夫人怎麼不在家啊,原來的電話怎麼取消了。我幹了這麼多年公安,他們的話外音我一聽就明白了,他們在以我和家人的安全來威脅我。

* 揭露迫害才真正安全 迫害使中共自己導致解體

記:您這樣公開出來揭露迫害,是否擔心家人的安全?

鐘:我也曾經擔心他們的安全,但我了解中共的虛偽本質,我們在海外,要敢於站出來揭露他們的本質,揭露的越徹底,國內的人越安全,你越害怕,他越迫害你。多年來,很多人都害怕,唯唯諾諾的,他們越控制你。如果我們不敢站出來,就被他們利用了,他們更囂張。所以無論是海內外的人,都應該站出來揭露邪惡。

記:你認為陳用林所說的1000多間諜,這些間諜系統存在嗎?

鐘:我對海外間諜系統不是很了解。根據我原來從事政保工作的經驗,我認為陳用林所說的是可信的,陳知道的海外間諜情況只是一部份,他不一定全知道。他只是知道外交使領館系統的,還有公安的,國安的,安全部的,還有全國各個省市的,都要往這裏派線人,派間諜。陳所說的數字是他所知道,還有他不知道的,這個數字是遠遠不夠的。

記:你怎麼看天安門自焚等宣傳?

鐘:鎮壓開始之後,江澤民號稱要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但是後來越來越不得人心,很多民眾和幹部覺得鎮壓不對,應該平反。鎮壓維持不下去了。公安部門其他警察都明白了,認為法輪功沒有錯,而鎮壓是錯的,江澤民和羅幹才導演了自焚案,挑起不明真象的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鎮壓法輪功找藉口。而這個騙局的確為鎮壓升級製造了藉口,使得鎮壓持續了六年到今天,犯了無邊的罪業。

記:江號稱三個月鏟除法輪功,但六年後法輪功也沒被鏟除。你認為最後的結局如何?

鐘:我認為從中共開始提出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就註定了它失敗的結局。從現在的情況看,它的滅亡是必然的。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對法輪功的鎮壓從開始就註定了失敗。他們終究逃不脫正義的審判。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