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問題 中國人在變 中南海在夢 (圖)
 
作者:高智晟
 
2005-7-27
 
【人民報消息】始於1999年7月20日的,中國政府法外對“法輪功”同胞公開迫害滿6周年之際,石家莊的法輪功修煉者郝秋燕女士已被當地政府非法野蠻關押了半年余,這實在是正在發生的真實。而她的丈夫--法輪功修煉者黃偉先生此時也被石家莊市人民政府非法關押著,這是這個政府從1999年起對黃偉的第二次非法關押。6年的時間裏,黃偉被非法關押的時間達5年余。這,也是迄今看不到任何改變跡象的、實實在在存在著的真實。

這對年輕的夫妻都受過良好的大學教育,他們生活的周圍人們對他們的評價幾近完美。在他們各自與我見面時,他們所共同表現出的平靜、修養、寬懷及對美好生活的信念,長久地縈繞在我的記憶中。從與他們的交談中,你看不到他們任何對這個社會的惡意。我和黃偉交談時,他那種溢於言表的對親人的至愛之情,感動我當場熱淚湧,他告訴我,每每聽到高墻外孩童的嬉戲聲,他就會長時間地閉上眼睛幻想他和妻子與孩子在一起的“情景”。當談到他的生父母及岳父母時,黃偉流下了眼淚,他說這並不完全是因為自己無法盡一個人的孝道,實在是因為他和郝秋燕的收入是這兩個家庭生活的正常保障。雙方老人都已年邁、體弱,又無基本生活來源。他說他永遠也不明白,政府關押他們對政府自身的價值,他的原話是“長期的關押我們,對我們個人及家庭而言是人生巨大的災難,對政府而言,也沒有任何益處,更何況這還是一種違反中國憲法及基本法律原則的關押”。他告訴我,雙方老人除了生活因他們無端的被關押而極度艱難外,最令他揪心的是,幾個老人的身體都不好,現在還得帶著他們幾歲的孩子!

而今天的中國大陸,類似黃偉夫婦般被非法長期關押的、具有法輪功身份的中國公民數以十萬計。

今年的二月份,我基於對一種真實的了解之念,曾在山東省一些地方,就政府始於1999年以來的、迫害法輪功過程中,對公民造成的傷害的真實情勢進行調查,真實的存在令人窒息。使人觸目驚心的並不止於已經發生了的傷及天害理的人道災難。身涉其中,你能真切地感到及看到的是這種災難現狀的持續繼延。就在我們到達較具金玉其表的煙臺市前不久,當地又有十數名無故的法輪功同胞被抓捕、判刑,原因僅是,不知是誰將一批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過程中,完全沒有了人性的惡吏的名字公布在網絡上,地方當局極度恐慌,如臨大敵,在危害國家安全的幌子下開始了大規模、長時間的抓捕,一批無辜的、但被當局早已確定為“思想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再度被投入監獄。

對中國公民而言,尤其對具有法輪功修煉者身份的中國公民而言,他們的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實際上是處在一種完全不能確定的恐怖的風險狀態中,任何為當局感到“不安全”,有時根本就是一些官吏的偶然的臆症,災難即會降臨。中國現政權存在的歷史表明,每每當局或一個領導人有了不安全的臆症時,為了消除恐懼,他們規律性的選擇即是抓捕一批“敵對勢力”者,所謂“將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當局一有恐懼感或臆症即要抓人,而今日之中國,當局在一年時間裏,心裏感到不恐懼的日子實在沒幾天,與之伴生的是,在一年的時間裏是沒有幾天不在濫捕濫抓。

實實在在讓人無奈及無助的是,近年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抓捕可以以任何理由發生,郝秋燕因為其為丈夫無端冤獄而請律師以幫助,被石家莊市政府以“思想不但不轉化,而且還很活躍”這種陰暗心理支配下將她非法關押至今。一些地方的法輪功修煉者因接受了我的調查即被關押、傳訊,有的甚至被毆打、折磨,還有的在接受我的調查幾小時後家裏即遭到野蠻查抄,以致使我不得不痛苦地中止了對真相調查的繼續。這個所謂的人民政權選擇對自由信仰者的野蠻暴力打壓惡行,倒也不是6年前才開始的一種變態嗜好。但肇始於6年前的在全中國範圍內的對法輪功信仰者的殘酷迫害,空前(但不一定絕後)地在被非法虐殺及關押者的數量、範圍、殘暴性及持續性方面,創下了暴力打壓自由信仰者的歷史記錄之最。6年過去了,沒有跡象表明各地方當局對這些信仰法輪功者的殘酷迫害方面有更張棄惡的一絲善意,黃偉夫婦的被繼續非法關押,同時期煙臺市的12名法輪功者、重慶的6名法輪功者被非法抓捕、關押即是各地方當局拒絕棄惡舉、行人道的最新例證。

法輪功信仰者的劫難已在官府遠離人性的煎熬中度過了六年,各地方當局迄今無停止繼續施暴的一絲善意,但期間無論如何還是發生了一些變化,我周圍越來越多的人們,他們當中包括了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越來越多的普通中國人,包括越來越多的體制內的工作人員,都開始認識到了政府依運動式迫害法輪功安排正當性的思考,與前幾年國內對有涉“法輪功”話題靜若寒蟬狀形成鮮明變化的是,有涉政府數年來以運動式對信仰法輪功同胞的法外迫害的質疑成了許多人自覺的話題。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政府對具有“法輪功”身份者的同胞、公民殘酷迫害的非正當性、非人道性以及非法律性。這種快速的、範圍極廣的變化與官府一陳舊習的不變化形成了異常鮮明的對比,著實耐人尋味。

國內著名進步學者郭飛雄最近有一篇文章叫《踐踏宗教自由就是踐踏人類文明的心臟》。中國社會情勢、中國人民思想及認識情勢,在近二十年裏業已發生了完全不同於“文革”時期的變化是必須面對的存在,當今的權力控制集團對中國社會的控制仍一陳“文革”舊習、惡習的沉重現狀也是舉世應當認清的存在。“六四”,對僅僅要求民主、自由的同胞大開殺戒的血腥味還未完全散盡,沾滿了無辜人的鮮血的權力黑手又拿起了屠刀,如果說“六四”的血腥、殘暴,是中國一場恐怖的災難經歷的話,那麼對“法輪功”者的血腥殘暴卻是一大批中國人的一種至今看不到盡頭的生活狀態。“對'法輪功'人員殘暴後果的嚴重程度一點也不亞於'六四'”,著名學者滕彪如是說。這在很大程度上代表國內大多數學者的看法。

在過去的六年裏,中國人再次看到的是一場運動,一場有組織的、系統的迫害運動。通過“610”恐怖組織對億萬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肆意抓、打、關、罰、解雇、強制轉化,利用整個國家的宣傳機器在社會上搞謊言宣傳、將個體行為整體化、製造仇恨,強迫全體公民反對法輪功。“610”辦公室類似文革時的“中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是一個有特權操縱從中央到地方所有黨政機關、公安、法院、勞改、國安和所有宣傳媒體的蓋世太保組織,是系統迫害法輪功、實施國家恐怖主義的總指揮部。該組織指令地方警員不受約束地酷刑折磨、性虐待甚至謀殺法輪功修煉者,還指使各地方政法委建立“強制洗腦班”,對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進行強制洗腦。“610”辦公室的出現完全打亂了中國的法制建設本已糟糕的現狀。

在“法輪功”同胞蒙難六周年之際,我們有必要用各自的方式來說出各自所了解的真實,說出真實不是為了指責政府,這並不是說政府在此問題上無需指責。說出真實,面對已經或正在發生著的真實,是一個文明社會理性化解歧見的前提,我們的政府正在努力實踐構建和諧社會,事涉數以千萬計的具有“法輪功”者身份的公民的災難、屈辱局面不徹底地結束,這種願望也僅能是一種夢境。

向人們的信仰開戰是最為愚蠢的,因為,這是在向人性宣戰,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哪種力量曾戰勝過人性的記錄,今後也不會有。迫害“法輪功”者六年前愚蠢地選擇了向人性開戰的惡舉,而人性從未被任何強大的力量戰勝過。據實而論,鎮壓法輪功已經失敗,與其堅持一個失敗的價值,還不如回到人性的軌道上,面對真實,也做一兩件符合人性的事,而不是堅持一貫的與人性為敵。

始於6年前的、至今仍被各地方當局竭力維持的迫害中,受到迫害和精神摧殘的不僅僅是上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親眷,全中國、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在為了推行鎮壓而進行的謊言欺騙中受到了無形的傷害。在不久的將來,真相必將全部大白天下,各國政府和人民都會在了解真相的過程中逐漸認清這場迫害使自己在道德、精神、經濟等方面遭受的巨大損失,我們有義務使外部世界盡早地了解真實。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