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個可能誰都知道了的新聞 (圖)
 
作者:雲上天
 
2005-7-10
 



(圖片由作者提供)

【人民報消息】數學裏有一門解析幾何,今天我試著解析解析中共組織部罕見的新聞發布。先說個可能誰都知道了的新聞“中央電視臺7月3日晚上8時44分開始,被插播了九評和百萬人退黨的消息”

「中新網7月7日電中組部副部長李景田今日上午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透露,前一段時間境外的個別網站發布了所謂數以千計的黨員要求退黨的消息,還刊登了一些人的退黨聲明。據調查,這是別有用心的人造的謠言。」

解析:有一句名言,主子讓奴仆坐下,奴仆感恩戴德的說:“謝謝,站慣了。”中共官員一張嘴如果不是謊話,就太反常了。首先,說什麼“透露”,還用你透露,退黨大潮都退到快三百萬了,還要你透露什麼?

其次,“個別網站”,到網上一查,一傢伙出來八十萬條相關條目,這是“個別網站”?說什麼“據調查”。從2004年12月4日開始,大紀元網站公開刊登了人們的退黨聲明以來,到今天已經七個多月了。誰調查的?怎麼調查的?說“別有用心的人造的謠言”,誰是別有用心的人?七個多月了,什麼都沒說出來,負責調查的官員按共產黨的規矩,是不是該槍斃了?

最令人捧腹的是“前一段時間境外的個別網站發布了所謂數以千計的黨員要求退黨的消息”,看到這裏,真令人叫絕了。當年畝產三百斤可以沾點油墨就變成了“十三萬斤”,那叫共產膨脹術;沒想到,邪黨玩魔術還是全套的,一個“縮骨術”,二百七、八十萬的聲明,敲敲麥克風馬上就剩下幾千了。在這裏,在下斗膽獻一策,請中組部正部長再開一次新聞發布會,我估摸著,正的玩魔術應該更高明吧,再敲一敲麥克風,鄭重宣布:“經進一步調查,迄今為止,沒有一個人聲明退出共產黨,所謂退黨聲明,其實都是入黨申請書,被別有用心之人給篡改了。”

結論:對共產那玩藝兒說的話,連一個字都不能信。一不留神就又被騙了。

「同時擔任中央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領導小組副組長的李景田說,據對其中一些所謂刊登聲明、要求退黨黨員的情況進行了解,發現或者是查無此人,或者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為一些早已定居國外的人編造的故事。

他舉例說,謠言裏包括一位著名的作家,叫孟偉哉,說他已經退黨了。孟偉哉聽到以後十分氣憤,已經向有關媒體聲明,自己並沒有退黨。」

解析:對一些聲明人進行了解,這是昏話。總共就幾千,全調查一遍有個十天半個月也就齊活了,為什麼只對其中“一些”進行了解呢?何況,三個就可以說是“一些”。至於提到了“著名作家孟偉哉”還什麼“十分氣憤”,好不容易開個新聞發布會,怎麼愚蠢到連孟本人親自出席發布會,親自“氣憤一番”的好戲也沒設計出來呢?當然,即使一個什麼“名人”出來說一番話也什麼證明不了,誰知道頭一天夜裏有什麼樣的大刑曾經“伺候”過呢?

說“查無此人”,多新鮮哪,人家退黨網站上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寫著呢,用筆名、小名、化名都可以。就是表示一個心意。你查什麼“無此人”哪?再說了,當年那位著名的女“共產黨員” 張志新“只是說了“希望黨能健康發展”的看法,就被關到死牢裏受盡欺淩,侮辱,精神崩潰後還要割斷喉管再槍斃,現在,我退黨讓老百姓知道,捫心無愧就得了,憑什麼要告訴你啊,等著讓你收拾啊。

「李景田還說,中國共產黨在領導全國人民進行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過程當中,取得了輝煌的成就,正吸引越來越多的優秀人士不斷加入到黨組織中來。」

解析:中央電視臺曾經播出過一個節目,是為“希望工程”搞的。帶來了一個農村的7歲女孩子。大概是想通過女孩子的親身感受,來說明“希望工程”的意義吧。

主持人問女孩兒“你第一次來到北京大城市,你怎麼想啊?”

女孩兒純樸天真的說:“我可高興了。我出來的時候,我的媽媽告訴我要聽話,我的媽媽還,還給了我----塊錢!”

當時在場的十、二十個人都落淚了。

一個七歲的女孩兒,一個從來沒有離開過媽媽的女孩兒,一個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充滿土坷垃的土窩子的女孩兒,媽媽多珍重啊,媽媽給了她“一塊錢”哪!

中共統治中國五十多年確實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女孩兒手裡的“一塊錢”不就是鐵證如山嗎?!

順便說一句,就是在中央電視臺裏,儘管曾經造過無數的謠言,可是還是有善心未泯之人哪!

「2004年,全國申請入黨的人數是1738萬人,比2003年增加了135.7萬人,增幅為8.5%。2004年,全國共發展黨員241.8萬名,比上一年增加18.3萬名,增幅為8.2%。(據中國網網絡直播文字整理)
http://www.sina.com.cn2005年07月07日10:37中國新聞網」

看到這裏,閣下是不是對“無恥”這個詞有了更加深刻的體驗了?既然說共產黨那麼“偉大”,你李景田還去當什麼“保鮮”領導小組副組長啊。一塊臭肉,你還保得哪門子鮮哪?!

僅從中國大陸媒體部分報導中的數字粗略算一算,在最近幾年,單單是少數已經曝光了,已經被撤職了的銀行官員來看,包括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交通銀行、農業銀行、華夏銀行、中國人民銀行、中國投資銀行、海南華銀、貪污的金額已經達到了“161億”元之多了。相對於1999年國家財政總收入 “11444億元”來說,就這麼一批銀行的小官僚,已經吞掉了整個國家一年收入的百分之十四了!

中共的貪官可遠不止銀行裡面的那一小群哪。

這麼“偉大”的黨,連申請入黨人數的增幅都和國民生產總值的增幅差不多。看起來這個數字的統計也是委讬財政部門幹的。當然,這個數字很可能比其它什麼數字來得“真實”一點。因為,在大學裏可以整班整班的入黨,就跟高中畢業時,差不多的畢業生都得入團一樣了。再逼急了,連幼兒園裡的也發展進來,甚至連嬰兒都可以算上。只是絕對不能耽誤了那些紙醉金迷的傢伙們喝“嬰兒湯”。

老百姓常說,這個小流氓!那些地痞無賴啊,市井癟三啊,流氓之小也;今日中共的所作所為,只好冠以一個“大”字,大流氓者也。

有一點要聲明的,這個流氓並不特指該副部長。其實,能混到副部長的職位,如果不是買來的官,如果不是鉆門子倒洞溜須拍馬爬上來的,那說不定還是很有一些本事呢。只可惜,生不逢地,又認錯了招牌,空有一身學識,也只好為他人作嫁衣裳,當個傳聲筒,跟著睜眼說瞎話。我想,也夠難為他的。

我就在想,這位副部長先生回到家裏,面對已經成人的兒女,還能被看得起嗎?他兒女面對其各自的朋友時,本來可以作為炫耀資本的老爹,恐怕也就失去了往日的岸然,而成竊竊私語中的笑料罷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