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司法现代化历史上新一页──国务委员被告出庭
 
作者:史达
 
2004-8-1
 
【人民报消息】2004年7月19日,中国前教育部长、现任国务委员陈至立在访问非洲坦桑尼亚期间遭起诉,罪名是在中国教育系统“谋杀迫害法轮功”;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陈至立被迫去法庭应讯,成为中共高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在海外被起诉的多桩案例中亲自出庭的头一例。

事实上,这也是中国现代历史上,在位高官中在法庭上作为被告出庭的头一例,是中国司法现代化历史上新的一页。陈至立在坦桑尼亚被起诉,是2000年以来法轮功在世界各地对江泽民及其党羽曾庆红、罗干、周永康、李岚清、刘淇、夏德仁、潘新春等进行起诉案中最让江氏集团担心的一件事。因为坦桑尼亚,一般国内高官以为,是中国在非洲最好的朋友,是世界上逃避控告的最安全地段。

其实不然。

坦桑尼亚,全名叫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The United Republic of Tanzania),是位于非洲东部海岸的一个小国,全国面积94.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领土的十分之一,人口3千5百万。坦噶尼喀及桑给巴尔两国都曾是英国的殖民地,1960年代初坦、桑相继按照联合国决议自治后独立,1964年合并成立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中国在当年与其建立外交关系,并在国民经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为其修建铁路;一般中国人认为,坦桑尼亚是中国拉拢第三世界贫穷国家最成功的例子,是中国在非洲最好的朋友。

但是,坦桑尼亚曾是英国殖民地,在英国良心发现、帮助其建立独立国家后,坦一直也是英联邦的成员国。在经济方面,英国和其他英联邦成员国仍然是坦的最大贸易伙伴;其实,由于历史的原因,英国对于坦的经济援助,无论从数量和真诚方面,都远远超过中国。西方的议会制、民主选举,特别是司法独立、司法公正观念在坦桑尼亚得到普遍认同;而且,坦桑尼亚人民风纯朴,大多数人有信仰、信公正、信人权自由,社会结构单纯,司法人员也相对具有敬业精神。

显然,邀请陈至立以中国国务委员身份来访的坦桑尼亚总统和政府,对于陈的被起诉,没有办法凌驾在本国的司法公正之上,对法院走后门;也许他们也根本没有搞清楚邀请的客人是那种有可能犯了人权命案的人,所以也不会为了面子去为陈说情,甚至,因为他们人性的正直还在暗中促成公正判决。

据大纪元专访报导,在陈至立原告国际律师团中有义务为人权案打官司的非洲律师。其中一位最年轻出生在非洲一个律师世家的律师,其爷爷、父亲、母亲,还有几位叔叔舅舅都是从事律师行业的,其中母亲曾经当过18年的法官,全家又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这位年轻律师为了公平不顾生命安危、为民作主,了解到法轮功被虐杀而无处伸冤的真象后几乎是义无反顾、拔刀相助。

这位年轻律师等,就是存在于非洲的中国古代道义大于利的士者的现代化身。

至于陈至立本人,因为与江泽民的个人暧昧关系被升为教育部长后,曾忠实执行江的全面腐化、大力推行“教育产业化”的方针,如此,教育不再成为教人语德,而是在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中,全面堕落中华文化中德才兼备的教育路线。同时,让许多家贫的优秀儿童失去受教育的机会,把养育后代从家国的责任中堕落成榨钱的工具。

在江氏全面残酷镇压法轮功时,陈更是积极的把政治的残酷斗争伸向学校、伸向学生、教师。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消息,据不完全统计,仅2003年一年至少有210所中国大专院校的435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送各类“转化班”、劳教所和精神病院。教育系统官员以剥夺教师工作权利,剥夺学生升学权利为要挟,实施系统的迫害。自1999年,仅清华大学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师、博士、硕士、大学生被非法关押,开除工职、学业,或直接送入劳教所。追查国际指教育系统有61人因此被迫害致死。

其中,重大魏星艳案更是震惊中外。28岁的重庆大学研究生法轮功学员魏星艳由于被怀疑在“世界法轮大法日”期间在重庆大学校园放法轮功真象的气球和条幅,于5月11日在校园中被绑架,5月13日晚,在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的一个房间里,警察当众强奸了魏星艳。案发后,重庆大学校方和重庆市当局,不仅不追查迫害女大学生的凶手,反而非法重判5位向海外曝光这一事件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刑期最高达14年。

这些在陈统管下让人发指的严重违反人权的作为,当人们知道她的这些劣迹后,国际友人真的就会把她当作朋友?

其实,江泽民眼看著其相好不得不去法庭应讯“丢脸”,实为不得已。可以设想,在这以前,坦桑尼亚政府和司法人员不知收到过多少次来自江氏处词严厉的外交照会,或者肥腻诱人的亿万银票,原告国际律师团可能也被威吓跟踪,甚至杀手已经上路;但是,江氏可能远远没有这种道德底线去相信天下竟然还有见色不淫、见利不移、见危不退的正人君子的存在。当人们看清了江和陈的真正面目,会有谁会真正为他们罪行开脱呢?

随著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在中国的严重违反人权的迫害真象、越来越多的正义之士站出来,江泽民及其成员“丢脸”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多,他们在世界上逃避法律追诉的空间也将会越来越小。

如果连非洲都不能再去了,他们还能去哪儿呢?加上在国内的窝内反,他们真的是在世界上无立锥之地了,你说他们能不急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