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十級地震!陳至立作為被告在非洲親自出庭(多圖)
 
辛馨
 
2004-7-30
 

陳至立作為被告在非洲親自出庭

【人民報消息】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江姘頭陳至立雖然不是江澤民的第一個姘頭和唯一的姘頭,但卻是追隨江迫害法輪功在海外被傳喚到了法庭應訴的第一人。

大紀元7月30日報導,一群國際人權律師宣布,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在非洲國家坦桑尼亞被起訴,罪名是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實施酷刑和虐殺”。陳至立被指控利用教育系統對學生和教師進行反法輪功的政治洗腦。訴訟是7月19日遞交的。報導說,近日將有進一步的消息。

清醒清醒,今年不是1989年

四月二十六日是中國與坦桑尼亞建交四十周年的日子,有四十多年交情了。也許,陳至立以為坦桑尼亞是1989年的上海,可以象迫害《世界經濟導報》和其主編欽立本那樣肆無忌憚,以為可以象1989年那樣為江澤民粉身碎骨,有事一身扛,江當了核心,她也步步高升呢。2004年畢竟是2004年,世界局勢的變化太大了,看來這讓被稱為“歐美巡迴大使”的陳至立還適應不了。

有人奇怪:江澤民只剩一隻眼,視力不行,看問題顛三倒四,陳至立兩隻眼目前應該沒有問題吧?她不但要給老江找後路,也該為自己的未來想一想。

如果江澤民中國呆不了,逃竄到非洲都不肯收留,那江澤民提拔空軍司令有什麼用呢?坐著飛機往哪裏逃呢?

首次有中國被告在海外親自出庭

陳至立7月19日在坦桑尼亞被傳喚到法庭應訴,對於整個世界都具有歷史意義,打狗還要看主人,更不用說這是江澤民的姘頭。這是一連串法輪功學員起訴中國官員迫害法輪功案例中,首次有被告親自出庭。據稱,陳至立出庭在中國官員內部和中國駐外官員當中引起極大震動,尤其是駐外使館緊跟江澤民的那些外交官萬分驚恐。

7月17日,陳至立在坦桑尼亞展開為期四天的外交訪問。在中國國家副主席、江澤民的左膀右臂曾慶紅在南非雇兇槍擊法輪功學員事件後,過了幾天,江的姘頭陳至立就為收拾後事專程去南非,在那裏陳出席活動時,雇用華人黑社會武力阻擋部份中立報導的中外媒體進入採訪,隨後她去了津巴布韋之後,訪問了坦桑尼亞。

江澤民的幫兇陳至立就是在坦桑尼亞被法輪功告上法庭,並且被迫作為被告親自出庭聆訊。

兒子牽線老子荒淫

陳至立這種風光的日子不多了!

陳至立不是一般的女人。陳生於1942年11月,大學、研究生畢業後趕上「文革」,業務基本荒疏。鄧小平時代轉而從政。據媒體報導,陳至立和江綿恒在一個單位裏工作,江澤民擔任上海市委書記後,經江綿恒介紹認識了有夫之婦的陳至立,很快發展成不正當男女關係,上海市委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江澤民隨即利用職權把姘頭提拔為上海市委常委。1989年六四期間,江澤民在上海整肅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撤掉了當時上海宣傳部長潘維民,讓陳至立接替,引起公憤。

江澤民入主中南海的當月,又將她提拔為上海市委副書記。 1997年鄧小平去世後,江澤民大權獨攬後,陳至立進京任國家教委黨組書記、副主任;1998年至2003年3月任教育部部長、黨組書記;2003年3月任國務委員,專管教育口。在十五大成為中央委員。

陳至立任教育部長後,實權在握,強行推出教育產業化,導致前所未有的教育腐敗。

中國一名著名學者說:“教育產業化彷彿成了潘朵拉匣子,一打開,釋放出了不可救藥的貪婪和世界教育史上聞所未聞的教育的深度腐敗。”這名學者並發表多篇文章,分析教育產業化帶來的弊端:教育腐敗,職稱、文憑作假,學費上漲導致貧困家庭子女失學,抄襲、剽竊之風、權錢交易進入學校等等。

巨資資助他國,實施滲透

追查國際表示,陳至立擔任教育部部長一職後,更“利用與江澤民的特殊關係和獲得的特權,強行在中國教育系統推行江氏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

追查國際指教育系統目前可以查到的就有61人因修煉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

報告中說,“陳至立多次召開各種會議親自部署對法輪功的迫害,以教育部名義發文,在全國所有大、中、小學的教師和學生中,大搞‘文革’式的人人表態過關;強迫教師學生觀看誹謗、攻擊法輪功的電影;在大、中、小學強制推行反法輪功的‘百萬簽名’運動,脅迫學生簽參與這場由少數人發動的迫害;通過教育系統將攻擊和誣蔑法輪功的內容編進中小學教材及各級考題,甚至高考和研究生的試題中;將中央電視臺等媒體陷害法輪功的節目作為師範院校學習內容,在未來的教師隊伍中進行煽動仇恨的灌輸,以達到長期精神控制的目的。

“由於迫害本身的非法性以及國際社會的抵制,陳至立領導的教育系統對法輪功的迫害由公開漸漸轉入隱蔽。”“2002年7月3日至4日,陳至立出席教育部組織召開了全國教育外事工作會議並講話,講話中透露駐外使、領館教育處(組)在打壓法輪功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江澤民、陳至立的授意下,各國使領館在海外的華人社區中,大面積推廣迫害。

該報告稱“陳至立以出國‘文化、教育交流、考察’名義,無償巨資資助他國,實施滲透,目的是把對法輪功的攻擊和迫害推向國際社會”。

魏星艷重大案情震驚中外

最典型的例子是28歲的重慶大學研究生法輪功學員魏星艷的遭遇。由於被懷疑在“世界法輪大法日”期間在重慶大學校園放法輪功真相的氣球和條幅,魏星艷於5月11日在校園中被綁架。5月13日晚,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裏,警察當眾強姦了魏星艷。

之後,魏星艷絕食抗議,看守所強制對她進行了灌食,導致她的氣管和食管嚴重創傷,不能講話,生命垂危。魏星艷目前仍然下落不明。本組織已立案追查這一令國際社會震驚的案件。案發後,重慶大學校方和重慶市當局,不僅不追查迫害女大學生的兇手,反而非法重判5位向海外曝光這一事件的法輪功學員,刑期最高達14 年。

許多堅持信仰的學生被拒之校門之外,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博士、碩士或對國家有貢獻的專家、學者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經受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殺。

陳至立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中“公民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財產狀況、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機會”條款。

煽動仇恨,利用青少年搞群眾運動

灌輸謊言毒害青少年

陳至立利用國家教育資源對幾億青少年灌輸謊言和仇恨宣傳,通過煽動不明真相的青年學生參與反法輪功的群眾運動,達到其消除法輪功信仰的目的。例如,2001年1月22日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之後,2月1日,由陳至立為首的國家教育部黨組、共青團中央聯合下發的通知(教黨[2001]1號),要求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教育工作部門、教育廳(教委)、共青團委員會,教育部直屬高校廣泛開展反對法輪功的活動。接著,全國大規模學生群眾運動開始了。

據中國的官方報導,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時間裏,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王茂林、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趙勇等直接指揮下,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直接被利用參與反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 多場。

2001年2月,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1500多個青年社區,在不明真相且被脅迫利用的青少年學生的帶動下,發動了1200多萬社區居民簽名保證“不信、不傳、抵制” , 通過利用青少年,將所謂反“法輪功”聲勢推向社會。

挪用教育資源打壓、詆毀法輪功

在大規模打壓法輪功的幾年中,陳至立動用大量國家資源,挪用於本該用於發展中國教育事業的資金,傳播謊言、攔截法輪功真實資訊、並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例如陳要求高校加強對網路封堵技術的研究開發工作,集中力量開發新的互聯封堵軟硬體技術,為網上封堵有關法輪功的任何資訊提供技術支援。在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法輪功的“講座”、圖片展、文藝演出、社團活動,出版詆毀法輪功的刊物並向社會散發等。

陳至立將學術殿堂變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場所,指示各級各類高校“充分發揮高校知識份子集中、學科門類齊全、理論與科研力量雄厚的優勢,在深入揭批‘法輪功’……、宣傳馬克思主義唯物論和無神論、普及科學文化知識等方面起到突出的作用。”脅迫高校中的知識份子拋卻學術道德,為政治需要,提供迫害公民信仰自由的理論和思想基礎。

江澤民最後的時刻即將來臨

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作為江澤民的馬前卒在非洲國家坦桑尼亞被起訴,並作為被告親自出庭,這給江澤民和江氏集團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這標誌著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