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图片引发这篇文章(图)
 
作者:章天亮
 
2004-7-16
 

“二战”以后,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牧师为了让人类社会永远记住纳粹屠杀犹太人这一血腥耻辱,在美国波士顿竖着一块纪念碑,碑上铭刻了这样一段话:“当初他们(法西斯德国纳粹党)杀共产党,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这种可怕的现象正在中国发生着

【人民报消息】7月14日,北京永定门外的国务院信访办聚集了大约三、四千上访人员,这些人中有的是因为拆迁而无处安身,也有的因为失业而没有活路。国务院信访办这种上访规模实为近年罕见。

在1999年到2000年,国务院信访办也曾经出现过这种“门庭若市”的上访高峰,但是当时主要上访人员都是法轮功成员。上访当然是因为有冤要申,然而比较一下当局当时和现在对待上访人员的手段,人们不难看出许多类似之处。

当时法轮功成员去上访的时候,各地警察也被派驻永定门,看到为法轮功问题上访的就问是哪里来的,或者根据口音判断其籍贯,再立刻交给所属辖区的警察带走。如今上访人员叶国柱和刘安军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也说:“有许多截访便衣混在上访人群中,到处询问上访者来自哪里?是他们本地口音的马上就抓走。”

上访人员一旦被警察带走,最可怕的一幕才刚刚开始。天津蓟县有个企业家叫郑明芳,与地方官员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被对方撕毁,万贯家产被夺走,还背上了逾百万元的高利贷,结果她奔走上访,却被扣上法轮功的帽子扔进死囚牢,遭到警察毒打。法轮功在拘留所和劳改营中遭到的虐待更为残酷,花样翻新的酷刑有百种之多,至今已经有上千人被活活打死。

当初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司法部给各地的律师下达文件说,为法轮功做辩护的时候必须与政府的口径保持一致。广西百澄律师事务所的韦君律师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后险些被吊销律师资格,劳教三年,最后韦君不得不收回全部辩护材料。类似的是,为拆迁户仗义直言的律师郑恩宠因起诉上海首富周正毅而被扣上“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的罪名遭到起诉。

对法轮功,江泽民和他的专政机器大搞株连政策,一人炼功全家下岗,甚至朋友领导都受到牵连。对于其他上访人员当然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拆迁户叶国柱说:“我八十岁年迈的父母被他们强行扔到了朝阳、通州郊区三间房大队的三间破房里,摔得头破血流,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奄奄一息。他们的小儿子叶国强一个残疾人被政府逼得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相信党,长期上访,无人理睬,含恨、含怨跳入天安门金水河自杀,被中共的无耻集团抓起来侮辱并判刑。”

江泽民曾经说过:“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他气功组织。”黑老大的话没有白说,底下的喽罗也自然照办不误。

迫害从法轮功扩散到所有上访人员的头上是个很自然的过程。首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本身就是非理性的行为。法轮功没招谁没惹谁,本来就是炼功健身做好人,但是江泽民看著这帮人就不顺眼,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如今拆迁户上访,等于打搅了江泽民和共党高官们“闷声发大财”的好梦,自然是要大刑伺候。

另外,从“执法”人员来看,对付法轮功和对付拆迁户、失业工人、失地农民等上访户的是同一班人马。这些人在几年来一直被江泽民灌输“对他们要狠点,特别是上访,发真相甚么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能压制住,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约束,整死了人,不负责任。”的思想[1],早已心中没有任何是非善恶。只要黑老大给钱,还有什么不敢做的?真要是打死了哪个上访人员,直接说那个人是法轮功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了。

江泽民未必是没钱安置这些失业人员或者是拆迁户。他为了买得和瑙鲁建交一次性无偿援助1.3亿美元,给自个儿买个 “空军一号”还花了1.2亿美元,换成人民币够养活这些上访人员好几辈子的。给女歌星建大剧院花了近30亿元,真要盖成商品房,这些拆迁户也就都住进去了。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对付一个上访人员需要花钱雇两三个截访的,还要出车出装备,这些钱拿给上访人员早就万事皆休,但是江泽民偏不干,偏要耍无赖,偏要耍流氓。

在江泽民五年的镇压法轮功过程中,他利用掌握的权力和窃取的国库,把整个国家的法律体系都摧毁了,把很多执法人员变成穿著警服的土匪。这些打杀法轮功眼睛都不眨的警察仿佛变成了丧尽人伦天理、唯利是图的机器,难道见到其他人就又会变回菩萨心肠吗?

谁也别看著有人被迫害不言语一声儿,因为一只狼不会只吃这只羊,而不吃那只羊。对法轮功的一切恶行也都会顺理成章的扩展到其他人身上,那些现在还没有遭受迫害的,只不过是还没轮到而已。

注:

[1].摘自“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披露出来的一份秘密档:在镇压之初:江泽民对罗干(关于“法轮功问题”)进行的一次秘密谈话,其要点大意为:1. “对他们要狠点,特别是上访,发真相甚么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2.“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能压制住,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约束,整死了人,不负责任。不信我就治不了他法轮功。”3.“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穷),肉体上消灭。”4.“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就可以了嘛!”

原题为《非理性行为的自然扩张》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