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啊!江澤民南巡有難言之隱(多圖)
 
姜青
 
2004-2-21
 
【人民報消息】外國人的腦子很簡單,直來直去的,而不少中國人分析問題就不一樣,常常能從表面現象看到本質問題。畢竟中華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

很多事情看起來是這樣,但實際上卻相反。比如江澤民的問題,看起來他有時很弱,有時卻很強,明明白白騎在胡錦濤頭上喝三令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胡錦濤絕不當面頂撞江


江看不見時胡把臉拉下來了。
在中共紀念毛的110歲冥誕的接待會上。在慶祝活動開始前不到一個小時,江放話說,他想參加接待會。主辦官員臨時聯絡其它八位包括胡在內的常委,希望他們出席來歡迎江,於是,所有的人都來了,只有胡錦濤姍姍來遲,包括江在內的每個人都在接待會上等他。結果,接待會開始三十分鐘後,胡傳來訊息說,他因公務在身,無法成行。胡搞了個小把戲使江沒有面子。但胡絕不當面頂撞江。

十六大,在江澤民的指使和策劃下,張萬年突然發難,讓胡錦濤當時對江繼續當軍委主席表態,胡表示同意,並說服大家同意;當陳至立不能進軍委時又是胡錦濤做說服工作;當胡錦濤最近被問及江是否今年離開中央軍委會主席職位時,胡說他不贊成江在今年退休,但他把這件事交給政治局投票。政治局絕大多數都是江澤民的人,少數服從多數,胡知道他同不同意,江也不會辭職,所以胡認為拒絕江辭職可以保住自己的位子,不讓曾慶紅有可乘之機。

鄧小平有威望不需要這麼折騰

最重要的是今年2月6日,中央軍委成立了「國土突發事件總指揮中心」,這個機構的權限非同小可,可以超越政治局常委會,也就是說江澤民可以沒有約束地想讓軍隊幹什麼就幹什麼。

問題是軍隊真那麼聽江話嗎?從鄧小平的所作所為就可以找到答案。


1997年江澤民還得給鄧陪笑臉
鄧當軍委主席時只是坐在家裏發命令、下指示、聽匯報。他有信心相信自己有那個威望,而元老軍頭們也確實都對他畢恭畢敬。江澤民可不象鄧小平活著時那麼瀟灑,為了怕警衛部隊象逮捕江青那樣逮捕他,連警衛部隊的頭兒都要自己當。

而且他在全國設軍委主席辦公室,目前已知的九處辦公樓,每處還要設一辦九室。因為沒有權威,所以江一定要事必躬親。有人說,凡是需要到處設辦公室的,恰恰泄露出處處的軍隊都不聽指揮;江澤民跳舞、唱歌、拉皮、栽毛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掩蓋自己的不行!

江澤民越不行越往高跳,跳得越高叫的越兇證明他越是不行,跳高是用來彌補自己的不行。江澤民的南巡是個很好的例證。

江澤民南巡跟著的人都有嚴重問題

先不說軍委主席南巡沒有軍委的人跟班,就看江澤民這次南巡帶的都是些什麼人?李長春、曾培炎、蕭揚等。他們所管轄的政府部門被中央嚴厲指責為問題嚴重。

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曾是廣東省、河南省委書記,廣東和河南的大問題都是中共身上久治不愈的大膿癰,更不要說他本人的敗壞作風被中紀委勒令檢查。李長春主管宣傳口,老百姓說什麼?除了日期是真的,全是假的。央視連續爆醜聞所引發的大地震不能不說明李長春瀆職很嚴重。

政治局委員曾培炎是江澤民的經濟師爺,朱熔基因為中國經濟崩潰而哭暈過去,曾培炎居然謊稱今年中國經濟有百分之九的增長。曾培炎在「部署全國建設領域清理解決拖欠工程款」工作會議中承認,中國清理建設領域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的工作面臨困難,目前在十個省市仍有一半農民工工資欠款未獲清償。有文章說連拖欠工資曾培炎都負責不了、解決不了,是否可以讓位給別人,讓能解決的人來解決呢?


最高法院院長蕭揚
蕭揚是中國最高法院院長,中國的法院不但釋放黑社會頭子、關押暴打無辜百姓,而且拘捕、重判信奉“真善忍”的好人。

據美聯社報導,去年11月18日晚間,遭到公安無理當眾野蠻施暴的吉林省副縣長吳媛(Wu Yan) 向樹林市人民法院(Shulin Municipal People's Court)提出控告,指控公安惡行,並要求二十萬美元的精神賠償和醫藥費、登報導歉,以及嚴懲公安並交出當天的錄像帶內容。

去年6月在重慶發生一案,當時警察當眾強姦了重慶大學女研究生、法輪功學員魏星艷,今年2月20日,新華社代表江澤民集團炒起了此案,他們不但失口否認此事,並且倒打一耙,謊稱這是重慶聚賢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庶民等人「編」出來的,就因「編」了個故事,還要把陳庶民等人重判,刑期長達14年。

這就是跟隨江澤民南巡的蕭揚院長的政績。法院現在成了中國最有油水的部門,由於法院的為非作歹、違法亂判,一些法院副院長、法庭庭長等竟被上告無門的群眾自行處決

江澤民南巡的難言之隱

北京是眾高官聚集之地,春節正是拉攏感情的好時機,太子黨說,要看哪個官兒最火,就看春節誰家門前車水馬龍。大年三十江澤民竟然去了深圳,這說明北京官場上已經沒有人想跟他套拉攏了,為了避免難堪,只好帶著老婆去見黃麗滿。真讓人唏噓。

江澤民這也叫“南巡”?

 
分享:
 
文章二維碼: